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古籍全录

古籍笔记

古籍讨论

第四十三回 水面放走贪花客 树林搭救老妇人

[ 打印 ]
将本文分享到:
且说白菊花同着飞毛腿高解、病判官周瑞三人一路行走,扑奔南阳府。

可巧正走在金风岭,白菊花与二贼商量:“天气已晚,咱们到山上瞧瞧邓大哥去。并且还怕周四哥也在这里哪。”周瑞问:“是我四哥么?”白菊花说:“正是,皆因我们由周家巷起身,还有柳旺哥哥、张大连、房书安,一同上南阳。在半路分手,我上了一趟鹅峰堡,涉了一个大险。他们说在前面等我,也许在此处庙中等着我一路前往。三飞毛腿说:“上准提寺呀!我与邓飞熊有仇,我们见面打起来,反累你们相劝。”白菊花说:“你们有什么仇恨?”高解说:“皆因我得了大环刀的时节,立了一回宝刀会,聘请天下水旱的英雄。他见帖下去,我绝不恼,他不该当着我的朋友辱骂我,到如今我们二人未能见面,早晚见面之时,我们二人得讲论讲论。”白菊花说:“这是一件小事。大哥,咱们一同进去,见了邓飞熊的时节,连我带五哥与你们解说解说,叫他给你赔个不是,就算完结了。”高解说:“不行,我若上山,岂不是给他赔不是来了么?”周瑞说:“你若不肯上去,晏贤弟你辛苦一趟,把邓大哥陪下来,你们二位在这里见见,难道说这还不行么?”白菊花说:“就是如此。可有一件,我要一人上山撞着白眉毛,那时候可怎么办?”高解、周瑞齐说:“我们在这里等候,我们若遇见往上跑,你要遇见往下跑。”白菊花这才上山,不料真应了他们的打算。可巧没走山门,白菊花蹿墙过来,并没有看出一点形迹,连叫两声邓大哥,没人答应,以为是大家全都睡了。忽听哼了一声,又是死约会,不见不散,就听“飕”的一声,一点寒星直奔喉嗓而来。晏飞是吃过徐良的苦的了,一听是山西口音,就把那一团神看住了徐良。忽见他一抬手,就知他是暗器。果然,见他一发暗器,自己一回脸,当哪嘟一声响亮,那枝镖坠落在房上。又纵身蹿下房来,意欲逃跑,早见徐良迎面一刀砍来。白菊花无奈,只得亮剑招架。随动着手,徐良说:“今天看你乌八的往哪里跑?依着我说,早早过来受拴便了。”白菊花尽惦记着要跑,忽然卖了一个破绽,蹿出圈外,一直扑奔庙外去了。徐良尾于背后,跟将下来,出得庙外,直奔山口。白菊花直奔树林,找那两个朋友,到树林高声嚷叫:“二位兄长快些前来,小弟仇人到了。”喊了半天,并不见有人答应。徐良紧紧跟随,哪里肯放。白菊花一瞧这两个朋友不在树林,只恨得暗暗咒骂。直跑到天有五鼓,方才见着前面一道小河挡路,白菊花心中欢喜。徐良在后面,也瞧见了这道小河,就知道今日晚间拿他不住。果然,白菊花行到此间,“哧”的一声跳入水中去了。徐良说:“便宜你这乌八的,放你逃生去罢。”气哼哼往回便走,又到庙中。

此时江樊三人等得着急,总不见他回来,也是替他担心。徐良回到庙中,见着江樊,把追白菊花的故事对他们学说一遍。江樊说:“可惜可惜,总是他们不该遭官司之故。”徐良又下山,到苇塘找着那老夫妇,把他们带上山来,见了翠姐,连他们的驴带包袱,俱都找着。一家三口,全给徐良叩头,等着天光大亮,俱都起身去了。又有那些妇女也都背着包袱与大众磕头,逃命去了。复又叫江樊下去,找本地方官与此处的地方预备木笼囚车,装上三股差使,知会本地面武营官兵护送。将死尸俱都抛弃在山涧。树上那个人,也放他逃生去了。庙内还有许多妇女的东西,俱都入官。庙中重新另招住持僧人。所有死去的兵丁,棺木成殓,准其本家领尸葬埋,本地方官另有赏赐。江樊的伙计也是用棺木成殓,由本处送往石门县,邓太爷另有赏赐。徐良把此事办完,方才起身,投奔南阳府,暂且不提。周龙等那些贼陆续全部跑下山来,一直往西北,皮虎乱打呼哨,慢慢大家全都凑在一处,就是不见房书安、邓飞熊、自然和尚。少时,又见黄荣江、黄荣海、李宾,还有三四个伙计,喘吁吁走到跟前说:“众位寨主,邓师傅死了,房爷被老西拿住了,不定死活。”大众叹息一回。周龙说:“咱们也就走罢,少时他要下来,咱们也是不便。”说毕,大家又跑。张大连说:“站住!站住!你们都吓晕了么?”周龙说:“什么?”张大连说:“上南阳府怎么往北走起来了。”皮虎说:“对呀。”复又往南,周龙说:“大家可留点神,瞧着那小子。”正说之间,皮虎说:“你们瞧前边,那里趴着个人哪,别是他罢?”众人俱都不敢往前再走。又听哼了一声,险些就把大众吓跑。细细听来,却又不像。原来是房书安在那里趴着,皆因自己眼前一发黑,腿一发酸,“噗哧”一声栽倒在地,人事不醒。约有二刻光景,被冷风一吹,悠悠气转。皆因他没有鼻子,才哼了一声,就把大家吓了一跳。众人切近一看,却是房书安。他一瞧见大众,不觉呜呜噎噎的哭起来了,说:“张大哥,你害苦了我了。”众人听着,又是要乐,又替他惨。乐的是,人要没有鼻子,说话实在难听;惨的是替他难受。张大连说:“我怎么把你害苦了?”房书安说:“要不是你冲着我说三侠五义,我焉能落得这样光景。”张大连说:“你说的他比你晚着两辈。”房书安说:“不对哟,我说比他晚着三辈哪。幸亏这位祖宗手下留情,不然把我这个前脸砍下来,尽剩下一个脑杓子,还活个什么意思,这可真就是没脸见人了。”张大连说:“咱们闲话少说,急速快走才好。”房书安说:“我可实在的走不动了,哪位最好背我几步。”众人异口同音说:“谁能背你?”房书安说:“别人不行,黄家兄弟还不行么?你们兄弟两个是我带出来的,难道说哥哥就没一点好处不成?你们自己也摸着良心想想。”二人刚才要背,张大连使了个眼色,说:“可了不得了,那个削鼻子的又来了!”说毕就跑。大家一齐撒开腿,把个房书安吓的也是爬起来就跑,直跑了约有一里多地,众人方敢站住。房书安“噗咚”一声,坐在地下说:“哎呀!可累死我了。”又问:“他真来了么?”张大连说:“我瞧着像他,原来不是。”房书安说:“韩信哪,你小心着萧何罢。你有多么损!”张大连哈哈大笑,说:“起来走罢。”房书安还叫黄家弟兄背他,黄家弟兄无奈,只得搀着房书安缓缓而行,大众奔南阳府不提。

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
古籍资料
提示:
  • 欢迎加入古籍QQ群:71582190,本群只谈古籍,勿论其他。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昵称,如:论语.飞翔,杂学.心在远方。
  •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0以上,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
  • 如要搜索本页,请按 Ctrl+F 打开搜索输入框。
相关古籍原文(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
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 10-1000
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以便网友理解。
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欢迎指正。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