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古籍全录

古籍笔记

古籍讨论

第三十九回 老纪强全家丧命 白菊花独自逃生

[ 打印 ]
将本文分享到:
且说白菊花教展南侠追定,正然无计可施,前边又被徐良挡住,自己一着急,掏出一枝镖来,一镖先把前边这人打了,剩下一个就好办了。说时迟,那时快,身临切近,“飕”的一声,打出去了。就听那边“哎哟”一声,“噗咚”栽倒在地。白菊花暗暗欢喜。想道:“是人只可闻名,不可见面。要叫房书安一说,世间罕有,真如天神一般。一见面就死我手,原是个无能的小辈。”随即过去,要给他一剑。此时展南侠吓了一大惊,“为什么一见面,徐侄男就受了他的暗器?”展爷正在心中难受,白菊花看看临近,正要把剑去剁,就见徐良使了一个鲤鱼打挺,说声“还了你罢!”把那枝镖对着白菊花打将出来。亏得晏飞眼快,往下一蹲身,就从头巾上“飕”的一声打将过去。后面展南侠又惊又喜。惊的是镖没打着白菊花,奔了自己来了,喜的是徐良没有受伤,反倒又发暗器来了。原来徐良专会接暗器,还是双手能接。他原跟着云中鹤魏真学打暗器,所练就是打镖。跟着学接暗器,魏真教给他白昼接镖,学的精里透精。后来又要学晚间接暗器,云中鹤说:“那我实系不会。”山西雁也就无法。后来自己生发出一个主意,先教会伺候他的小童儿打镖。早晚间苦教,非一朝一夕之功,把两个童儿教会了。徐良教童儿冲着他打镖,那人自然不敢,他说:“只管打来,我可能接。”童儿大着胆子对他打去,徐良一闪身用手接住。后又教他天气似黑不黑时节打自己,只练得一百枝镖连一技也不会坠地。后来又改月光之下,又改星斗之下,后又到没星斗之时,黑暗中伸手接镖,全仗着手疾眼快,魏道爷才知道自己徒弟已经练成。云中鹤走后,徐良又跟着别人学花装弩袖箭、飞蝗石,故此这才得的外号叫多臂人熊。如今见着白菊花,他听展爷说是国家要犯,他就知道是白菊花。如今要拿着白菊花入都任差,可算大大一个体面,忽见白菊花就是一镖,早往右边一闪,用右手把镖一接,不能就往外打,有个缘故:镖尖冲着里,若要当面把镖倒过去,怕人看出破绽。往后一仰身子,用了一个后桥的功夫,后脊背将一沾地,手内不闲着,把镖倒过来,镖尖冲外,腰间一挺,就“飕”一声,把镖打将出去。白菊花刚刚躲过,吓了一个胆裂魂飞,不是眼快,险些中了自己暗器。打算着徐良过来拉刀动手,却见他回身就跑,连后边的展南侠都不知他是什么意思。原来是徐良的紧背低头花装弩未曾上好,这一跑就把弩箭收拾妥当,一回身说:“白菊花,你真不要脸。你是苦苦的欺侮我老西,我给你磕一个头。”白菊花一想,他给磕头,不定安着什么意思。房书安说这人诡计多端,必要小心一二。正在思想之间,“飕”的一声,花装弯到,他往下一缩脖颈,就从头巾上过去,算来未能伤着皮肉。又往对面一瞧,“飕的一声,左手镖打将过来,他往左边一闪,刚刚躲过,右手的镖到,他又往右边一闪。紧跟着左手的袖箭、右手的袖箭、左手飞蝗石、右手飞蝗石纷纷飞来。到底被徐良右手飞蝗石到,吧的一声正打在腮骨上,顷刻间外面浮肿,口中鲜血直流,只痛得白菊花咬着牙往口里吸气,心里又是恨,又是怕。正欲一纵身,徐良那口刀对着他顶门就剁。徐良口中骂道:“好白菊花王八入的东西,你没打听老西是谁?”白菊花说:“你不是小辈徐良吗?今日遇见晏某,咱们二人誓不两立。”山西雁说:“老西不是徐良,是花儿匠。专扎菊花,不管黄的白的。”晏飞说:“你敢出口伤人,好小辈看剑!”刀剑一碰,闻听“当啷”一声响亮,又看见半空中火光乱迸,把二人俱都吓了一跳,彼此蹿出圈外,各看自己兵器。徐良看大环刀没伤,自觉满心欢喜。晏飞看他的没伤,也觉着壮起胆来。你道这两口刀剑,碰在一处,怎么俱都没伤?皆因所造这两日刀剑的年月不差往来,都是晋时年间,赫连老丞相所造,故此刀剑刚柔不差往来。再说若用刀剑的招数并没有刀伤刀之理。这二人是白菊花要削徐良的刀,徐良的主意是拿大环刀断他的宝剑,这才刀刃碰在剑刃之上。晚间这二人交手,刀剑上下翻飞,如同打闪一样。展爷此时在旁边瞧看,若要下去帮着,并力捉拿,岂不是有意要抢他的功劳么?这么一想,不肯下去帮他,只是在旁边喝彩。白菊花明知自己要输,打算三十六着,走为上策,自己卖了一个破绽,往前虚扎一剑,徐良刚一躲闪,白菊花一个箭步,早就窜出圈外,直奔正西跑下去了。徐良尾于背后紧紧追赶。展爷在徐良身后也就赶下来了。

那白菊花惊弓之鸟一般,自恨肋下不生双翅,又带着后面徐良直骂:“你乌八的,就让你跑上天去,老西追你上天去,你要入地了,老西就跺你三脚。”展爷在后面听着暗笑,人家要上天,他也赶上天去,人家要入地,他可不入地追赶,他跺他三脚。怪不得四哥说过,这孩子连一句话都不吃亏。展爷瞧白菊花蹿入树林去了。听见徐良说:“你进树林逃命,老西要是进树林追赶,透着我没有容人之量,皆因我展大叔说你是奉旨捉拿之贼,谁叫你罪犯天庭,这可别怪我了。”先说的很好,后来把这事推在展爷身上,一抖身蹿入树林,又追下来。白菊花先一喜欢,进树林将一缓气,听着他不追了,嗣后来仍是追,自己无奈,就即往前跑出了树林,扑奔西南。究竟这一方离着鹅峰堡甚近,白菊花道路甚熟,忽然想起一条生路。离此不远,有一条大河。心中想着,这老西要是不会水,我借水遁,可就逃了性命,他要会水,今天我这条命大约难保。随往前跑着,远远就望见前面一带就是水,心中欢喜,向前飞奔。徐良在后面,望见临近大河之时,那白菊花回转头哈哈一笑,倒把山西雁吓了一跳,大约必是他前边有埋伏,也就不敢紧追。细纲往前一瞧,远远望见前边白茫茫一带是水。徐良也哈哈一笑,白菊花一怔:莫不成他又会水?就听徐良说:“你打算要借水遁?你没打听打听,老西我是翻江鼠蒋四者爷的徒弟,若在水中拿你,如探囊取物一般。”这句话又把白菊花唬的不敢蹿入水内,只得顺着河沿,仍在旱地逃窜。追来追去,看看临近,白菊花不入水也要叫人拿住,没奈何哧的一声,钻入水去了。徐良站在河岸之上,说:“便宜你,既然你钻入水中去,难道说我一定要到水中拿你不成?那透着我没大量之才,让你多活两天,逃生去罢。”展爷赶到跟前,低声问:“侄男,你也是不会水呀?”徐良说:“侄男不会水,你老人家水性如何?”展爷摇头。徐良才双膝点地给展爷叩头,问展爷来历。南侠就将万岁丢冠袍带履,奉圣旨相谕前来拿晏飞,邢家弟兄、总镇大人被伤,同郑天惠来讨药,郑天惠带伤,白菊花镖打师妹,摔死师母,逼死师父,自己赶追白菊花的话,学说了一遍。徐良一闻此言,直气的破口大骂。南侠又问徐良的来历。徐良也把自己家中之事,半路在饭店听人讲说白菊花的事情,学说一遍。展爷说:“你来得甚巧,你先同着我到鹅峰堡看看郑天惠,待他镖伤痊愈,帮着他葬埋纪强全家之后,我们再奔徐州公馆相会。”山西雁连连点头,就同南侠奔鹅峰堡暂且不提。

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
古籍资料
提示:
  • 欢迎加入古籍QQ群:71582190,本群只谈古籍,勿论其他。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昵称,如:论语.飞翔,杂学.心在远方。
  •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0以上,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
  • 如要搜索本页,请按 Ctrl+F 打开搜索输入框。
相关古籍原文(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
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 10-1000
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以便网友理解。
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欢迎指正。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