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古籍全录

古籍笔记

古籍讨论

第三十八回 三老爷回家哭五弟 山西雁路上遇淫贼

[ 打印 ]
将本文分享到:
且说姑娘被白菊花一镖,正中咽喉,由墙上摔将下来,仍掉在院内。老太太过去一见,骂道:“好白菊花,天杀的!”随即也就死过去了。淫贼复又回来,还要分证分证这个理儿,二番纵进墙来,低头一看,原来他师妹带者婆子一并全死过去了。白菊花反倒哈哈一笑,说:“丫头,非是晏飞没有容人之量,谁叫你苦苦追赶,自己招死,大概也是你阳寿当尽,你死在阴曹之内,休怨我晏某。”屋中纪强虽然双目不明,耳音甚好,就知道姑娘掉下墙来,准是中了白菊花的暗器,又听老婆子骂了一声“天杀的”,然后也不言语了,必然也是背过气去了。纪强高声叫道:“晏飞你别走,进屋中我有一句话告诉你。”晏飞说:“可以使得。”将进屋,老婆子悠悠气转说:“晏飞天杀的呀,你要了我女儿性命,我们两口子年过七十,膝下无儿,只生得一个女儿,你还给我打死了。老头子,老天杀的,你教的好徒弟,净教他本事不算,你还教他暗器,如今,他把暗器学会能打你我的女儿了。我女儿一死,我也不要活着了。晏飞,你把我杀了罢。”说毕,爬将起来,把晏飞衣裳一扯,说:“你就杀了我罢。”白菊花用手一推,说:“要寻死,难道你不会自己行一个拙志么?”老太太复又爬起来,说:“我要死在你手里,你也好大大的有名。”说完,对着白菊花将身一撞。晏飞往旁边一闪,对着老太太后脊背拍的一声。打了一掌。老太太如何收的住脚,“噗咚”一声,头颅正撞在墙上,撞了一个脑浆崩裂,花红脑髓满墙遍地皆是。老太太一死,白菊花反倒哈哈大笑,说:“老婆子,你一头碰在墙上,你自己触墙身死,可不是晏某要你性命。”屋内纪强听得真确,连连叫说:“晏爷,晏大兄弟,进来。我有两句好话,说完了你再走。”晏飞说:“可以使得,难道我不敢进来不成!”白菊花进到屋中,一拉椅子坐下,说道:“老匹夫,你叫晏某进来,有什么言语,快些说来。”纪强说:“晏飞,我一家三口,倒死了两个,全都丧在你手,一个是你一镖打死,一个是你摔死,你看我双目不明,什么人服侍于我?不如成全了你这个孝道之名罢,以后必然有你的好处。”随说着话,蹿下炕来,就往白菊花怀中一撞,说:“晏飞快些拉剑,我速求一死。”白菊花见他师父这般光景,把宝剑往外一拉,冷飕飕的那口剑就离着纪强脖颈不甚远了。到底是有师徒之分,恶淫贼总觉着有些难以下手,复又把他师父一推,老头子“噗咚”一声,摔倒在地。晏飞说:“你要寻死,何用晏某下手?”纪强说:“晏飞,你不敢杀我,你可别走,等着我死后之时,你再走不迟。”随即自己摸了一根绳子,复又上炕,摸着窗榻格,把绳子穿过来,打了一个套儿,揪着绳子,大声嚷道:“街坊邻舍大众听真,若要是会武艺的,你们要教徒弟时节,千万可别像我,教的这个徒弟,将我平生武艺一丝儿也不剩,又传了他暗器。他把本领学全,才能打死他的师妹,摔死他的师母,逼死他的师父。苍天啊,苍天!只求你老人家报应循环。晏飞呀,晏飞!但愿你小小年纪,一天强似一天,阳世之间,我也难以辩理,我就在阎王殿前与你分辨去就是了。”说罢,把绳子往脖颈一套,身子往下一沉,手足乱蹬乱踹,转眼间就气绝身死,白菊花哈哈一笑:“丫头苦苦相追,教晏某一镖打死;老婆子与我撞头,一头碰在墙上,气绝身亡;老匹夫自己悬梁自缢身死。一家三口,虽然废命,全是你们自招其祸,可与姓晏的无干,晏某去也。”

展南侠在墙头之上,正听见白菊花说他师妹被他一镖打死,师母撞死,师父吊死。展爷一瞧,地下躺着姑娘,这边躺着个老太太,屋里灯影照着窗棂纸,明现老头在窗户上吊着。展爷一想,天地之间,竟有如此狠心之人,就在房上一声喊叫说:“呔,狠心贼往哪里走!”说毕,蹿下墙来。晏飞一看是南侠到了,吓了个胆裂魂飞,只不敢出屋门,一口气,将灯烛吹灭,自己拢了一拢眼光,一回手,先把板凳冲着展爷丢将出去。展爷往旁边一闪,就见白菊花随着那条板凳出来。展爷一见白菊花,手中袖箭,就打将出去。晏飞可称为久经大敌之人,赶着一弯身,那枝袖箭就从耳边过去正钉在门框之上。展爷一袖箭没打着晏飞,只得把宝剑亮出来,二人交手。晏飞总得防着,别碰在展爷的剑上,此时就打算卖一个破绽,蹿出圈外,好逃出自己性命。展爷施了一个探爪架势,白菊花用了个鹞子翻身,蹿出圈外,撤腿就跑,左手一按墙头蹿出墙外。展爷也跟将上去,往外一看,白菊花一直奔西。展爷翻下来,尾随于后。白菊花施展平生的夜行术,展爷在后面也是如此。白菊花急速奔逃,前面一带树林,料着进树林他就不追赶了,行至林边,一抖身躯蹿将进去。展爷至树林,叫道:“恶狠贼,按说穷寇莫追,非是展某不按情理,今天总得追捉你这淫贼,将你碎剁其尸,也报不了你这逆伦之罪。”随即赶进树林,白菊花复又蹿出林外。心中害怕,暗想:倘若这厮一定不舍,天光一亮,行路人多,再要逃,只怕费事。忽见前边黑雾般一带松林,远远就瞧见松林外蹲着一人。晏飞心中一动,天有二鼓之时,这个人还在这里蹲着,要是他们一同的人,我可大大不便;要是我们绿林剪径的人,我与他吊个坎儿,他必放我过去,替我挡敌一阵,我就穿林而过,逃出性命。他刚要则声,忽听蹲着那个人哼着声说:“前来的是什么人?快些通名上来,老西在此久候多时。”白菊花一听是山西口音,不觉心中一动,暗想:细脖大头鬼王房书安说过,有个山西人与绿林作对,如要在此处碰着是他,大大不便。此人足智多谋,诡计多端,后面若没有人追赶,我倒不怕。后面那个我就不是他的对手,前边再遇山西雁。只怕我要不好。正在疑惑之间,已然越跑越近,见他是两道白眉,又听得后面展南侠叫道:“前面是徐侄男吗?”就见对面那人说:“正是徐良。那个敢是展大叔,你老人家追的是什么人?”展昭一听是徐良,不觉喜出望外,连连说道:“这是国家要犯,别放走了,千万把他捉住方好。”徐良说:“这就是白菊花王八入的,遇见老子就没有你走的了。”

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
古籍资料
提示:
  • 欢迎加入古籍QQ群:71582190,本群只谈古籍,勿论其他。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昵称,如:论语.飞翔,杂学.心在远方。
  •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0以上,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
  • 如要搜索本页,请按 Ctrl+F 打开搜索输入框。
相关古籍原文(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
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 10-1000
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以便网友理解。
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欢迎指正。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