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古籍全录

古籍笔记

古籍讨论

第三十六回 为交朋友一见如故 同师弟子反作仇人

[ 打印 ]
将本文分享到:
且说郑天惠叫门,里面问:“是谁?”郑爷一听,原来是师妹纪赛花,说道:“妹子开门来,是我郑天惠到了。”姑娘高声说道:“呀,爹爹,娘呀!我二师兄到了。”老太太说:“叫他进来。”姑娘开门,道了一声万福。郑爷打了一恭,说:“妹子一向可好?”回答说:“好。”进了大门。姑娘复又将门闭上,掀帘进了屋中。原来是三间上房,一明两暗。将进屋门,就见着师母,郑爷跪下道:“师母,你老人家一向身体康泰。”老太太说:“好哇,二小子你怎么总也不来了?”郑爷说:“孩子尽在扬州地面教场子,总未能得闲前来与师父师母叩头。我师父他老人家,眼睛比先前好了些么?”老太太说:”你师父那样年岁,如何能好?更不及从前了,你看看去罢,在那里间屋里炕上坐着哪。”郑天惠来到里间屋子,见银须铁臂苍龙纪强在炕上坐着,仍是紫微微的面目,一部银髯飘摆,就是双目不明。郑天惠来至炕沿前,双膝跪倒,口称:“师父,孩儿郑天惠,给你老人家叩头。”纪强说:“是那位郑二爷,你们快些搀我起来,这不是活活的折受与我么?”郑天惠一闻此言,羞的面红过耳,说:“师父,你老人家何出此言?我数年不到,实出无奈。皆因这二年的买卖不好,手中没有积下的钱文,故此在师傅面前孝道有亏,并非不惦念师傅、师母。如今现有镖行的人,找孩子出去保绸缎车辆,投奔辽东。车辆离此还有五里之遥,孩子暂且教车辆在那里略等。我这儿有白金二百,孝敬你老人家,以作零用。等做了买卖回来时节,再多多孝敬。”说毕,将银子递将过去。纪强闭着眼睛一摸,说:“姑娘你看看,是银子不是?”姑娘说:“爹爹你也不想想,我二哥是什么样的人,他焉能在你跟前撒谎?”纪强说:“我知道他是好人哪,我就常说,这四个徒弟就教着了这两个,要像如龙、如虎两个该杀的东西,到底是丧尽天良,把本事学会,连我的门都不登了,五伦之内,天地君亲师他都忘了,小小岁数,他怎能发达得了。我常提说,就是我二徒弟人又正派,心内又好,就是手内老没有钱,有了钱就想着我,怎么老天爷不加护于他。二小子,你还跪着哪,一路辛辛苦苦的,快上这里歇歇罢。姑娘,你倒是给你二哥烹茶呀!”

且说姑娘不多时烹上碗茶来。纪强复又说:“你先喝茶,再叫你妹子备饭。”郑天惠说:“孩儿已然用过了,不必要妹子费事。我也不能在此久待,我还要追上车辆去哪。”纪强说:“你明日再走罢。”郑爷说:“孩子还有一件事,我这是头一次保镖,听见行内人说,现今与先前大不相同,不讲交情,不念义气,说翻了就讲打,并且还使毒药暗器。师父这里有解毒的药,赏给孩儿几包,以防不测。”纪强说:“不行,那是你大师兄拿银子配的,凭你是谁他也不叫给。”郑爷说:“给我几包,就是我大师兄知道,也不能嗔怪你老人家。又不是给了外人,我是他的师弟。纪强说:“不行,要是真受了毒药暗器时节,那还可以给你两包。”郑天惠说:“孩儿路远途长,你老人家纵然有药,也是无用,不如身上带着方妥。”纪强仍是不给。

郑天惠实系无法,只得说出实话,叫声:“师父,我方才说的全是鬼言鬼语,事到如今,不能不说实话。你老人家说白菊花好,他与你老人家惹下杀身之祸,说两个师弟不好,他们全都作了官了,全是六品校尉。”纪强道:“晏飞怎么与我惹下杀身之祸?”郑爷说:“白菊花把万岁爷冠袍带履由大内盗出,我两个师弟同着展大人、蒋大人奉旨到潞安山捉拿他。我师弟劝他献出冠袍带履,保他作官。他一怒,挖了邢如龙一只眼睛,砍落邢如虎一只手,一毒镖把徐州总镇肩头打中,看看待死。孩子也是受了白菊花的蛊惑去杀我两个师弟,不料叫人把我拿住,看我两个师弟份上,不肯杀害于我。师父请想:倘若白菊花被捉,岂有不说出你老人家的道理?官府一追究,你不教给他上房,他焉能入了大内?你老人家岂不是罪加一等?”纪强听到此处就吓出一身冷汗,说:“此话当真么?”郑天惠说:“徒儿在师傅面前焉敢有半句虚言。”纪强说:“好晏飞,我偌大年纪,你可害苦了我了。”老太太在旁边也是抱怨,姑娘又说:“瞧着他就不是好东西。爹爹,可惜你那本领全教给他了。他要是再上咱们家里来,可不教他进来了。”郑天惠说:“师傅不用急,此时只要把那药拿出来,治好总镇大人,保你老人家无事。如今展大人还亲身同来,现在外面等候,如你老人家不信,我把展大人请来一见,便知分晓。”纪强一听说:“不可,不可,我要治好总镇大人,倘若拿住白菊花,当堂将我拉出来,那时怎么办?”郑天惠说:“现有知府、护卫、校尉、总镇作保,你老还不放心么?再者还有救总镇活命之恩,这银子也不是徒儿的,是知府所赠。有这些人照应,你老人家还怕什么?”这些话,说的纪强方才点头,叫女儿拿药匣来。姑娘由里间屋中,将药匣捧出,交与纪强。老头子自己身上带着一个钥匙,这药匣子上有一个暗锁,只管将药匣子交给姑娘掌管,可是谁也不能打开。纪强将药匣子打开,摸了两包药,递给郑天惠,说:“儿啊!这有两包药,一包上镖伤之处,一包用无根水送将下去。然后用大鲫鱼烹汤,葱姜蒜油盐酱醋作料全都不要,将鱼煮烂,把鱼捞将出来喝那个汤,把汤喝将下来,自然饮食如常。”郑天惠说:“师父,你老人家再多给我几包。”纪强说:“不行,倘若叫你师兄知道,不答应我。”姑娘在旁说:“你还提白菊花哪,险些都要连累了你这条老性命,还是怕他不成?正经人你倒舍不得给,反倒向着那反叛东西。”就伸手从匣子内,抓了一把,给了郑天惠好几包,郑天惠给姑娘拱了拱手。可叹纪强看不清。郑天惠说:“孩儿给你老人家叩头啊。我就不用请展大人进来了。”纪强说:“不用,千万别叫大人见我。”郑天惠辞别师母,又与纪赛花打了一恭,就听见院子内,有人抖丹田一声喊叫,说:“吠,好郑天惠,反复无常的匹夫!原来你是狼心狗肺、人面兽心,晏某来迟一步,你就拿着晏大太爷的药医治仇人去了。这也是鬼使神差,冤家路窄。不必绕舌,急速出来受死!”郑天惠一闻白菊花的声音,吓了个胆裂魂飞,情知不是白菊花的对手,自己又没有弹弓子护身,若有弹弓在手,打一排连珠弹,慢说一个晏飞,十个也个也挡敌不住。郑天惠无奈,只得拉刀出来,两下就交手。要问胜败输赢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
古籍资料
提示:
  • 欢迎加入古籍QQ群:71582190,本群只谈古籍,勿论其他。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昵称,如:论语.飞翔,杂学.心在远方。
  •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0以上,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
  • 如要搜索本页,请按 Ctrl+F 打开搜索输入框。
相关古籍原文(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
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 10-1000
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以便网友理解。
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欢迎指正。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