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古籍全录

古籍笔记

古籍讨论

第三十三回 二护卫水牢离险地 郑天惠周宅展奇才

[ 打印 ]
将本文分享到:
且说冯爷前后杀了三个,回头一找赵虎,踪迹全无,急的冯爷暗暗叫苦纳闷。转眼之间,又怎么踪迹不见哪?料着要是自己的人,没有这么大本领的,要是他们的人,那可了不得了。若自己不来救他,就是他死在这里也不干己事,若要这个时候教人家杀了,自己抹了脖子,连阴魂也对不起赵虎。自己正在着急之间,忽见正北上有一黑影子,好像一个人背着一个人的光景。冯渊一见,撒腿就追,只听“叭搭”一声响亮,由正西上,打来一块小石头子儿,正坠落眼前。又往正西一看,就见西边约有三尺多高个东西,黑糊糊又不像人,来回乱晃。冯渊一想,这个别是鬼罢,刚才杀了三个人,这就闹鬼?要是活人见鬼,别是死期快到了,我到底过去看看。他往西一追,就踪迹不见。正向太湖石前纳闷,忽听背后“嗤”的一笑,把冯渊脸都吓黄了,扭头一看,“唔呀,敢情就是你老人家,真把我吓着了。”原来是翻江鼠蒋平。

说书的一张嘴,难说两家话。蒋爷、展爷二人俱在水牢之中,南侠全仗蒋四爷提着他的腰带,如不然,往水中一沉就性命休矣。再说蒋爷又得顾着踏水,单臂没有多大膂力,不大的工夫,单臂一乏,又得换上那只手来。展爷过意不去,说:“四哥,想我终是一死,累得你困乏,求你放我下来,或者你能逃得性命,不然,大家都死,无益于事。”蒋爷道:“勿慌,我想着出路了。我问你一件事,你那宝剑,能切金断玉,要砍砖行不行?”展爷说:“慢说砍砖,就是白玉石头,磂碡磨盘,都能应手而断。”蒋爷说:“若要砍砖时节,可怕剑刃有伤?”展爷说:“每遇断金银钢铁皆不能有伤,何况砖石等物!”蒋爷说:“这就好了。你看这个缝儿虽小,我们不会把他剁的大大的么?要是将这缝儿剁宽,你我扁着身子就出去了。”展爷说:“还是四哥足智多谋。”蒋爷说:“你先用手扒住这铜蒙子,我下去摸剑。”展爷就用指头套住了灯笼锦的窟窿,提着气悬着身子。蒋爷沉入水中用手一摸,摸着自己的青铜刺,接着又摸着剑把。蒋爷往上一翻,使踏水法就露将出来,复又过来,单手提着展南侠的腰带,自己把青铜刺别在腰间,手拿宝剑。展爷右手搂住蒋爷的脖子,左手推着那边的砖壁,蒋爷用剑“叱嚓喀嚓”连铜蒙子带砖一路乱砍。蒋爷砍乏,手中无力,将剑交与展爷,蒋爷提着展爷的腰带。展爷又砍,整整砍了半夜,方才砍透,到了宽阔所在。仍是蒋爷提着展爷,直到飘沿湖。二人一声长叹。整整在黑暗之处呆了一夜,如今复见青天了。看了看,正是红日初升之时。蒋、展二位到了湖岸,这才上来。展爷说:“四哥,若不是你,小弟性命休矣。”蒋爷说:“展大弟,咱们谁也不谢谁。要不是你的宝剑砍砖,我也出不来。要不是我会水,你也出不来。总而言之,你我二人命不当绝。”蒋爷说毕,趁着天气尚早,并没有行路之人。把自己衣服俱都脱将下来,就在那沙滩地面拧了拧衣服,在那里等干。直到天交近午时候,衣服方才半干,只得将就穿戴起来,二人回归公馆,只觉腹中饥饿,二人要待找个地方吃点东西,一者腰中没带着钱文,二则也没有卖的,只得忍着饥饿扑奔公馆而来。可巧正打柳家营经过,正遇着官兵搭着帐房,看空房子。蒋爷过去打听昨天事情,方才知道总镇受伤。

二人回奔公馆,见着知府大人。徐宽一见展、蒋二位,喜出望外,打听二位因为何故今日方归。蒋爷就把自己的事情对着知府学说一遍。知府复与二位大人道惊。展、蒋二位屋内瞧看总镇大人,那意思性命有些难保,又瞧看邢家弟兄二人并张简,也在此处养伤。方才出来,酒饭已尽摆齐,有知府陪定二位用饭。将要端酒杯的时节,蒋爷又问张龙、赵虎、冯渊哪里去了。知府又把赵虎怎样私访,张龙、冯渊随后追去的话说了一遍。蒋爷一闻此言就把酒杯放下,吩咐开饭,连展爷二位饱餐了一顿。用毕,约会展南侠一同前往。此时也就不用更换衣襟,身上衣服俱已干透。二人辞别知府,叫姚正过来问明道路,这才出了公馆,直奔周家巷而来。天气不早,来到周家巷,往后一绕,远远望见张龙靠着一株树,尽望周龙家后墙里面看着。蒋爷叫了一声:“三老爷!”张龙忽然吃一大惊,扭头一看,忽见展南侠、翻江鼠二位一到,犹如见掌上明珠一般,往前抢行了几步,抱拳带笑说:“二位大人,从何而至?”蒋爷说:“我们是两世为人,先打听你们的要紧。”张龙见问,就把赵虎怎么私访,他怎么同冯渊来的话,学说了一遍。蒋爷说:“你在此等候,待我们一同进去。”张龙深施一礼。展南侠与蒋四爷一纵身蹿上墙头,飘身下去,一直奔南。就见赵虎与冯渊对换了衣裳,换毕之后,又见从南来了一个人,冯渊把赵虎往太湖石山洞里一拉,他绕太湖山石,奔东南,杀人去了。蒋爷告诉展南侠:“你把他背出去,我戏耍戏耍冯渊。”展爷无奈,直奔山洞,进山洞低声说:“我把你背出去。”赵虎一瞧南侠,说:“我的恩人来了。”出了山洞,往展爷身上一趴,展爷把他背将起来,一直扑奔正北。待等冯渊杀人之后,一找赵虎,踪迹不见,后才遇见蒋四爷,说:“你真把我吓着了,背着赵四老爷走的是谁?”蒋爷说:“那我可不知道,别是白菊花罢。”冯渊说:“你老人家别吓诈我了,这就够我受的了。”蒋爷一笑说:“我们走罢,是展护卫大人。”二人扑奔正北,翻墙蹿将出来,大家会在一处。冯渊打听展、蒋二位大人的事情,蒋爷说:“提起我们的事长,一言难尽。”张龙、赵虎过来与三位道劳。蒋爷说:“别尽在此说话了,快走罢,小心人家赶下来。”众人扑奔公馆。

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
古籍资料
提示:
  • 欢迎加入古籍QQ群:71582190,本群只谈古籍,勿论其他。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昵称,如:论语.飞翔,杂学.心在远方。
  •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0以上,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
  • 如要搜索本页,请按 Ctrl+F 打开搜索输入框。
相关古籍原文(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
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 10-1000
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以便网友理解。
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欢迎指正。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