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古籍全录

古籍笔记

古籍讨论

第二十九回 巧装扮私访淫寇 用假话诓骗愚人

[ 打印 ]
将本文分享到:
且说白菊花正与青苗神商量主意,不料冯渊闯将进来。按说,大门关着,众人全在外面围着,也听不见里面的信息,冯渊使了一个诈语道:“里面说话的不是王大兄弟吗?”里面人答言:“找我们王三哪?刚才在这里来着,此时没在这里。”冯渊说:“劳您的驾,把你请出来,我们说句话。”那人就叫说:“王三哥,外边有人找你哪。”不多一时,门内问:“谁找我?”冯渊说:“三兄弟,你开门吧,我与你说句话。”那人还纳闷,听不出是谁。把门一开,冯渊使了个眼色,众兵往前一拥,那门关不上了。家人将要拦阻,冯渊把刀一亮,那些人便东西乱跑。冯渊闯进大门,正听见白菊花与青苗神商议,就往前一蹿,高声一喊。此时总镇大人进来。柳旺用枪一扎,往外就闯。白菊花从旁边过来,总镇一追,就是一镖,正中肩头,总镇大人摔倒在地。白菊花往外一蹿,将到门首,冯渊正教那些人进来,迎面正遇白菊花。冯渊焉敢与白菊花交手,回头就跑。白菊花也没工夫追他,会同青苗神,两个人扑奔西南。这些兵丁,就有奋勇的还要围裹他们,焉能围裹得住?沾着就死,撞着就亡,转眼之间,就是数十名人在地上横躺竖卧。那些兵丁,谁还敢追,任着两个人飞跑。跑来跑去,天色已晚,回头一看,身后有一个黑影儿在后面远远跟下来了,白菊花低声对柳旺说道:“后面有人追着咱们哪。”柳旺说:“这便怎样?”白菊花说:“待我返身回去,别是那个蛮子。”看看临近,晏飞细细一瞧,何尝不是!

且说冯渊心中怕苦了白菊花,又是恨他,又是怕他,忽听兵丁一阵大乱,说:“总镇不好了,教人打死了。”冯渊一急,眼瞧着白菊花往西南去了,一听总镇大人受伤,自己一想:我暗地跟下去,看他下落在何方。天气己晚,他估量大约他们看不见他了。不料白花菊花实系鬼诈,又踅回来了。冯渊一瞧见白菊花返身回来,回头就跑。白菊花追了半天不追了,仍然归在柳旺一处。冯渊又跟下去了。柳旺又回头追他,冯渊又跑。等到他们要走,他又紧紧跟着。白菊花瞧见前面一个村庄,就与柳旺商量,若是进村,他就无处可找了。果然冯渊要追进村中,又怕白菊花在暗地藏着,无奈何,在村外找了一棵树下歇息,直等到了天交二鼓。冯爷想着又是恨,又是气。垂头丧气顺着潞安山的北山边,就回了公馆。叫开店门,问了问店家:“知府大人与众位老爷,回来了没有?”店中人说:“知府大人回来了,总镇大人受伤,二位邢大人带伤,我们这里张老爷带伤。”冯渊又问:“展大人、蒋大人回来了没有?”回答:“没有。”冯渊又是一惊,往里就走。迎面遇见姚正,冯渊又问了一回,也是如此讲。冯渊一跺脚,说:“唔呀,唔 呀,不好了!”来至厅房,看见知府大人低着头,背着手,急的满屋乱转。

原来知府大人赶到琵琶峪,得见总镇大人身受重伤,邢如龙挖去一目,邢如虎削去四指,张简砍去一臂。兵丁杀死十一人,受伤者十五人。拿获柳旺家人八名,逃窜者无数。并未查点柳旺家中的东西,吩咐大门上锁,上了封皮。又派了两上小武职官,调去五架帐篷,大门外两架,东西北三架。知府衙门两位先生,开封府八名班头,徐州府十六名班头,三十名兵,会同看守空宅一座。若遇有人跳墙出入,立即锁拿。死去兵丁,每人赏棺木一口,令尸亲认尸,事毕时另有赏赐。受伤者,知府衙门公所调养,另请医家调治,俱是官府给钱,知府回公馆,内外科医生请来约有五六位。俱是异口同音说,张简、邢家弟兄保管无碍,就是总镇大人无法可治。因所受镖伤,尽是毒药,透入皮肤,无法可医。无论内科外科,皆如此说。又不见展、蒋二位护卫,又不知冯老爷哪里去了,一点音信皆无,急得个满屋乱转,故此哼咳不止。忽见帘儿一启,冯渊从外面进来,徐宽勉强陪着笑,连忙问道:“可曾见着展大人、蒋大人没有?”冯渊说:“唔呀,我还要问你蒋大人、展大人的下落哪!”知府就把所有的事对着冯渊说了一遍。冯渊说:“这可不好了。”知府问冯大老爷:“难道说没有见二位大人一点影儿么?”冯渊说:“从进潞安山琵琶峪,我与二位大人总没离开左右,就见他们追出白菊花之后,我在白菊花家里放起一把火来,前后勾串着一烧,火光冲天,我就跟下两个贼人来了。直到柳家营,倒看白菊花同柳旺逃入村里去了,他们关着门不教进去,我使了一个诈语这才把门诈开。要依着兵丁们说,二位大人进了院子,难道说二位大人还输给白菊花不成?满让蒋大人或许不是白菊花的对手,展大人不能输与白菊花啊。”正说之间,张龙、赵虎从外面进来。冯渊见着大家,彼此对问了一回,全是面面相觑。知府传出话去,无论什么人,有会医治毒药镖伤者,急速请到。大家草草把晚饭吃毕,一夜晚景不提。次日早晨,知府派下人去至柳家营打听,晚间并没有从墙出入之人。

单说赵虎,自己忽然想起一个主意来了。就把官查总领姚正叫在东厢房里。姚正问道:“四老爷有什么吩咐?”赵虎说:“你是此地官查总领,应当无一不知,无一不晓。”姚正说:“下役也不敢说无一不知,大概的事情尽都知晓。”赵虎说:“我问你,这白菊花是个贼,你知道不知?”姚正说:“老爷,慢说白菊花是个贼,连他叫白菊花我都不知,倒是柳旺,我倒知道他不大甚好。”赵虎说:“你既然知道为何不办?”回答说:“他不法是在年轻时节,本地又没案件。”赵虎说:“你们这一方还有不法之人没有?”姚正说:“还有,也是没有作案,无处下手。”赵虎问:“住在什么所在,姓甚名谁?”姚正说:“出了榆钱镇的西口,别进潞安山边山口,就顺南山边有一个村庄,叫周家巷,东西大街由当中分开,东边叫东周家巷,西边叫西周家巷。在西周家巷西头路北,有个大门,内住着一人姓周,他叫周龙,有个外号火判官的便是。在左近的地面,也没有案,我们大众有点疑心,总没探访妥他,早晚间必要动他,皆因他所来往之人,全不正道。”赵虎又问:“他到底是个作什么的?”姚正说:“据他说,他是个保镖的。到如今他又不保镖了。”赵虎说:“白菊花他们素日可有来往没有?”姚正说:“那我可准知道他们素有来往,他们交往还很亲密。我们还常常言讲,可惜尉迟大官人怎么交他,谁知道尉迟良就是第一的不好人。”老赵说:“这就得了。你不用管,我自有主意。”说毕,二人出来。赵虎就把跟他那个从人叫来说:“我要出去私访去,你仍然给我买那么一身破衣服来。”赵虎私访,前套三侠五义之时,访过七里村一案,又访过白玉堂,巧遇三千两叶子金。包相爷就说他是个福将,他自己就信以为真。如今白菊花、展、蒋全无下落,又想着要去私访,故此与姚正打听得明白,又叫家人买破衣服。去不多一时,家人把衣服买来。赵虎就将本身衣服脱却,穿上了破汗衫破裤子,光着脚,趿拉着破鞋,挽了发纂,满脸手脚上俱抹上锅烟子。又由墙上揭下几帖乏膏药贴在腿上,拿了一根打狗杆,提着一个黄磁罐,拾掇好了。

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
古籍资料
提示:
  • 欢迎加入古籍QQ群:71582190,本群只谈古籍,勿论其他。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昵称,如:论语.飞翔,杂学.心在远方。
  •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0以上,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
  • 如要搜索本页,请按 Ctrl+F 打开搜索输入框。
相关古籍原文(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
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 10-1000
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以便网友理解。
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欢迎指正。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