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古籍全录

古籍笔记

古籍讨论

第二十七回 校尉火烧潞安山 总镇兵困柳家营

[ 打印 ]
将本文分享到:
且说展南侠初遇白菊花,两口宝剑一撞,展爷明知白菊花的剑软,展爷就把平生之力,施展出来,与白菊花较量。又有蒋四爷在旁边,那柄刺使的也是神出鬼没,并且不与白菊花一对一较量。他尽看着展南侠与白菊花较量,晏飞稍有落空之时,他便把刺往上就递,并且不奔上三路,尽在下三路或钩或扎或刺。按说自菊花这身功夫,真算出色,可惜自己把道路走差,若要取其正路,可算国家栋梁之才。一个人敌住一侠一义,毫无惧色,无非就是剑不碰剑,又想拿自己的剑把蒋爷的刺剁折。蒋爷更是留神的,只管动着手,不求有功,先求无过,焉能教他的宝剑粘着自己的青铜刺?白菊花明知一个敌两个,早晚必败,吩咐家下人,一同齐上。家人下众抄家伙,没有刀枪剑戟,无非厨刀、菜刀、面杖、铁把子、顶门杠,此时冯渊早就蹿下房来,就把张龙手中那口刀要将过来,挑邢如龙、邢如虎两个人的绳子,叫张龙、赵虎两个人,把他们背将起来。赵虎说:“三哥你背着龙,我背着虎,咱们是龙对龙,虎对虎。”冯渊拿着这口刀,上下翻飞,砍的那些家人,一个个东倒西歪,也有带着重伤的,也有死于非命的,大家谁敢拦阻。冯爷一行砍杀,一行护着张赵二人背负邢家兄弟闯出垂花门,直奔大门,眼望那些兵丁来到,才翻身回来,也帮着展爷动手。

此时忽听外面一阵大乱,犹如山崩地裂相似。听大众异口同音说:“是天兵天将到了,调大兵来的,好几百万哪!都到了门口,将琵琶峪都塞断了。杀呀!拿钦犯哪!”白菊花一闻此言,就无心动手,他就打算三十六着,走为上策。展爷、蒋、冯三个人,围定甚紧,白菊花卖了一个破绽,好容易才蹿出圈外,撒腿就跑。冯渊大嚷:“混帐东西跑了!”大家就追。展爷在前,蒋爷在后,冯渊无非虚张声势。白菊花奔垂花门,扭项回头,早就见蒋四爷、展南侠追赶下来。晏飞一回手,“叭”就是一镖。展爷是久经大敌之人,将身一闪,蒋爷在展爷身后,看不见前面,见展爷一闪,蒋爷也跟着往旁边一闪,那镖“噌”的一声,就将蒋爷头巾,打了一个窟窿,若不是身材矮小,性命休矣。白菊花一镖,把展爷的暗器,也勾出来了。一缓手,把袖箭装好,“噔”的一声响,正打在大门的框上。晏飞也是久经大敌的人,只管跑着,不住的回头,看见展南侠双手一凑,就知他要发暗器,果然他一伸手,一股寒星飞奔自己喉嗓而来,一闪身,躲过袖箭,蹿出大门,一看前边黑压压的一片兵丁堵住周围院墙,见了他异口同音喊:“贼人出来了。”张简、何辉在门的两边。这些兵丁,每人一块蓝布包头,可没穿上号衣号褂,各执短兵刃。只见对面上,总镇大人是酱巾摺袖打扮,面赛乌金纸,手中一柄水磨竹节钢鞭,有鸭蛋粗细,迎门一站,虎势昂昂,犹如半截黑塔相仿。白菊花一瞧,就知道他是总镇。总镇两边,有那二十名长挠钩手。张简、何辉两个人往上蹿,一个是熟铜双锏,一个是齐眉木棍。白贼一想,要与他们走上三合两合,后面那个姓展的就追上了。只见他们铜棍齐奔面门而来,白菊花这口宝剑一磕,“呛啷”兵刃全折,使了一个顺手推舟的招数,“噗哧”一声就把张简的膀子砍落下来。一回剑又是一声响,就把何辉的头巾削去了半边。迎面总镇大人,眼看着伤了二员偏将,自己抡鞭就打。晏飞怕他力大鞭沉,不敢碰他的兵器,使了个乌龙入洞,躲过他这一鞭。众挠钩手全把挠钩往前探,白菊花用剑使了一个拨草寻蛇的架势,叱哧咔嚓,把那些挠钩手的挠钩,全都削折。二十个人往前一扑,白菊花迎面上,遇人就杀。可怜那些兵丁,就有带伤的,也有送命的。晏飞闯出来,到山口,马快班头如何能挡得住他,也就被他砍倒了不少。恶贼出了潞安山,一想上哪里方好,是往周家巷好,还是上柳家营好哪?自己未能拿准主意。忽见后面众人追来,只得顺着山边,往北又往西,窜上山去。只见山下火光大作,烈焰飞腾,万道金蛇乱窜,自个暗暗的叫苦,明知自己窝巢不在了,事到其间,也就无法,反怨恨邢如龙、邢如虎,早知事到如此,还不如把两个小辈结果性命,也消心头之恨。走不到二里光景,就到柳家营门首。

且说柳家营前面一带,尽是柳树。庄主姓柳,叫柳旺,外号人称青苗神。先前也是绿林,后来坐地分赃,自己挣的家成业就,洗手不做绿林的买卖了。皆因四十岁无儿,又搭着争下了万贯家私,足够后半世用的了。恰巧弃绿林后生了一个女儿,更要作些好事,他这女儿,名叫姣娘,长到十八岁,聘于宋家堡。头年妻子又死去了,今年正是六十正寿,上他这里来祝寿的甚多。白菊花他们素无来往,然而彼此慕名,正是他生日这天,白菊花同着周家巷火判官周龙,备了一份厚礼,前来与他拜寿。白菊花一来,柳旺就觉着亲近于他,生辰后,留晏飞住了数十余日,终日上等酒席,待如上宾。来后,两个人结为义兄弟。如今白菊花要上周家巷,皆因后面追来,逃脱不了,故此才直奔柳家营。可巧正遇柳旺在他门首,往潞安山那面瞧看,见杀声震耳,火光大作,透着诧异,要派人前去打听。忽见白菊花迎面而来,面现惊惶之色,再看后面追来的人不少,青苗神这个人,最有机变,叫家人先进去开了大门。门前有两个石头鼓子倚着,家人先把石鼓子一挪,等白菊花到了门首,柳旺拉着进了大门,忙叫家人把大门一闭。白菊花正要行礼,柳旺一搀说:“此时没工夫行礼,快说是什么事情?”白菊花草草把自己的事一说。柳旺翻眼一想,随说道:“必须如此如此的方好。”白菊花连连点头说:“此计甚善,只请哥哥救我了。”说着就双膝点地。青苗神把晏飞一搀说:“你我自己兄弟,没有那些礼节。”随叫家人带着白菊花去了。又叫家人过来,附耳低言,家人答应,转身去了。

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
古籍资料
提示:
  • 欢迎加入古籍QQ群:71582190,本群只谈古籍,勿论其他。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昵称,如:论语.飞翔,杂学.心在远方。
  •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0以上,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
  • 如要搜索本页,请按 Ctrl+F 打开搜索输入框。
相关古籍原文(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
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 10-1000
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以便网友理解。
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欢迎指正。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