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古籍全录

古籍笔记

古籍讨论

第二十五回 邢如龙挖去一目 邢如虎四指受伤

[ 打印 ]
将本文分享到:
且说蒋爷附耳低言,如此这般告诉了几句言语。二人一皱眉,齐说:“倘若他不肯听这套言语,如何是好?”蒋爷说:“他要不听你们言语,我再教你一个主意。”四爷又说了几句,两个人才说:“有理!有理!”他们各带兵器,披上英雄氅,随出公馆去了。邢家弟兄走后,展爷说道:“四哥,他们本事可不强哪。这一去,可别闹出舛错来。”蒋爷说:“无妨,我自有道理。”正在说话之时,忽见总镇大人从外边进来,还带着两个人,那二人也是酱巾摺袖,蛮带扎腰,大家站起身来,迎接总镇。蒋爷就引言张龙、赵虎、冯渊见了总镇。总镇又把他带来那两个人与蒋爷见了,原来一个都司,一个守备。一个叫张简,一个叫何辉。总镇说:“二百步队兵了俱在就近地面听令。”蒋爷说:“还有一件,叫他们头上或用白布或用蓝布包上一块,恐怕动手时节看不清楚,自己杀自己人。”展爷说:“不可耽延时刻,总得接应邢家弟兄方好。”冯渊说:“待我先跟下他们去,我算二队接应。”赵虎问张龙说:“我们算三队。”蒋爷同展南侠说:“我们算四队。”叫总镇大人,带领张简、何辉,督定二百兵丁,作为五队,蒋爷说:“我教你们一个主意,要是听出里头动手时节,你们大家异口同音,就说天兵天将好几百万人都到了,把要犯贼人门首全都围上,潞安山琵琶峪的官兵尽都塞满山口。外头漓漓拉拉,还有八里多地哪!大家异口同音一喊叫,又借着山音,贼人不战自乱。”张简、何辉连总镇一齐点头。蒋爷又说:“知府大人带着本衙中马快,连开封府十二名马快班头,接应大家。”安排停妥,大家前往,暂且不表。单提邢家兄弟,到了琵琶峪,直到大门。此门坐西向东,有两条板凳,上面坐着几个二十多岁的人,都是提眉吊眼、异服奇装,在那里讲话,邢家弟兄走上前来说:“辛苦。”那些人回头一看,问:“找谁?”邢家弟兄说:“找你们大爷。”那个说:“我告假才回来,我还没到里头去哪,我不知道大爷在家没在家,我给你进去瞧瞧去。”邢如龙说:“管家,你告诉你们晏大爷去,就说我们弟兄姓邢,他叫邢如虎,我叫邢如龙,你们大爷是我们师兄,自然他就见我们了。”说罢这句话,那人方才进去。不多一时,里面又出来一个人,往外一探头,又走了。又等半天这才出来一人说:“请!”邢家弟兄往里就走。往南一拐四扇屏风,再往北将进垂花门,就见白菊花降阶相迎,说:“二位贤弟一向好。”邢如龙说:“大哥一向可好?我是买卖忙,总没得到哥哥府上叩头,如今是辽东地面有件买卖,从此过路,特意绕路前来,给哥哥叩头。”白菊花双手把两个人往起一搀,上阶台石,让进厅房,分宾主而坐,邢家弟兄暗一打量,白菊花此时更透着威武,见他白缎扎花武生巾,白缎绣花箭袖袍,上绣宽片金边,五彩丝蛮带,水绿衬衫,豆青色英雄氅,上绣大朵团花。脸似粉团,两道细眉,一双俊眼,鼻如玉柱,口若涂朱,虽然相貌甚美,脸上颜色净白不红,细看又有点斑斑点点的,并且是个吊角嘴。肋下佩一口双锋宝剑,绿沙鱼皮剑匣,杏黄绒绳飘垂。三个人见面之时,就见晏飞满面笑容、落座谈话。问了二人来历,复道:“二位贤弟,远路而来,还是尽为瞧看劣兄,还是另有别事?”邢如龙说:“一者是看望兄长,还有一些小事,可不大要紧。我们无非听过耳之言,说你把万岁爷冠袍带履盗来,可不知是真是假,我们来问问兄长,果有此事没有?”白菊花复又哈哈大笑说:“不错,果有此事。皆因我在酒席筵前,受他人轻侮,我才投奔京都,将万岁爷冠袍带履盗来。总是年轻之过,又不为己事,虽然盗出冠袍带履,此时后悔,也是无用的了。二位贤弟,何以知之?”邢如龙说:“我们听绿林人言讲,不定是真是假,今日闻兄长之言,方晓得是真。按说你把冠袍带履盗将出来,压倒群英,我二人与你贺喜才是。”晏飞说:“我总怕事情作错了。”邢如龙说:“你这惊天动地之事,压倒绿林,怎么说错事?若论我二人,慢说是盗,连看见都不能。借着哥哥你这个光彩,拿出来我们瞻仰瞻仰。”白菊花一笑说:“你们早来几天,可以看见,我实对你们说,那日在南阳府团城子伏地君王东方亮酒席筵前,大家说‘近时没有许多英雄’,内中多有不服之人言道:‘这东方大哥人称伏地君王,谁能到万岁的大内,把万岁爷的冠袍带履盗将出来,与东方大哥穿戴起来,看他像个君王不像?’问了半天,总无人答言。那时是我也多贪了几杯酒,自己承当前往。将此物得到手后,我就送与东方大哥了。今日才由南阳府回归。若在此处,你们看看,又有何妨?”邢家弟兄一听,大失所望,彼此面面相觑。晏飞复笑道:“你们二位与劣兄贺喜,本应当我与你们道贺才是,你们倒真是可喜可贺。”邢家弟兄说:“我们有什么喜可贺?”晏飞说:“你们二位如今不是作了官了?六品校尉,开封府站堂听差,日后岂不是紫袍玉带,耀祖荣宗,也不在人生一世,这才叫可喜可贺。”邢家弟兄一听这番言语,也是微微一笑说:“原来你知道我们作了官了。”晏飞说:“不但我知,人所共知。你们必然是做此官,行此礼,到此处追取万岁爷的冠袍带履,一行拿我入都交差,是与不是?”邢如龙说:“我们可不敢,既然你已识破机关,你把所盗之物,献将出来,不但没有你的罪,我们两个人,还尽力保举你为官,方称我们心意,这教有官同做。”白菊花说:“住了!我盗万岁爷之物,献出了还做官?轻者是剐。”邢如龙说:“你不知道,如今万岁喜爱有本领之人。先前,白玉堂开封府寄柬留刀,御花园题诗杀命,后封为御前护卫。”晏飞说:“快些住口!封白玉堂的时节,万岁有旨:再有这样,绝不宽恕。”邢家弟兄所说言语俱是蒋爷教的,再多说则不行啦,就要告辞。晏飞说:“不行,你们要想出去,把首级留下。”邢家弟兄一着急说:“晏飞你好言不听,我们可要拿你了。”说毕,甩了大氅,亮刀,蹿在厅内大骂。晏飞也甩了大氅,亮剑出来。要问二人如何抵敌,且听下回分解。

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
古籍资料
提示:
  • 欢迎加入古籍QQ群:71582190,本群只谈古籍,勿论其他。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昵称,如:论语.飞翔,杂学.心在远方。
  •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0以上,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
  • 如要搜索本页,请按 Ctrl+F 打开搜索输入框。
相关古籍原文(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
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 10-1000
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以便网友理解。
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欢迎指正。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