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古籍全录

古籍笔记

古籍讨论

第十四回 素贞有心怜公子 卢珍无意要姑娘

[ 打印 ]
将本文分享到:
且说冯渊打发龙滔、姚猛知会本地方官去了,然后回来归坐,酒都摆齐。饮过三巡之后,又套出贾善的命案。与卢珍使一眼色,苦苦劝他们大众吃酒。冯爷很觉着欢喜,心想,也不在自己弃暗投明,给北侠叩了头,跟随大人当差,这趟差我算立了二件功劳了:得了王爷下落,破了恒兴当铺的命案。这一来连我师傅脸上都有光彩。正在自己盘算事情,外面有人请路大爷说话。路凯辞席出来,不大时候,进去把崔龙请进里间屋内说话。到了里间屋中,靠个月牙桌,有两张椅子,让崔龙坐下,说:“烦劳大哥一件事情,就是那个姓甄的在庙上,是我妹子将他拿住。我看着我妹子先前输与他,他要把刀往上一递,我妹子就性命休矣。他不肯伤害我妹子,可见得这个人诚实。方才是后面的婆子过来,一句话倒把我提醒了。我妹子如今二十多岁了,终身大事尚且未定。我看这个姓甄的,品貌端方,骨格不凡,日后必成大器。我请兄台作个月下老人,可又不知道这个人定下姻亲没有?若是他没定下姻亲,才是天假其便。”崔龙连连点头:“只要是他没定姻亲,我管保一说就成。”说毕,两个人过来归座。崔龙说:“冯贤弟,甄大兄弟定下亲事没有?”冯渊往上一翻眼,说:“唔呀,我这个朋友是新交的,我还不晓得那。兄弟,你定下姻亲没有?”一边又冲着卢珍使眼色,教他说没有。冯渊早就明白,必然是那个丫头看中了卢爷。教他说没有,假意应承下来,好诓她手中那个物件,她要没有那宗东西,拿那丫头就不费事了。焉知卢公子不是那种人物,他心内也明白冯渊的意思,可就不能点头应承。冯爷问了几句,卢珍无奈,说:“我早已定下亲,都过门啦。”皆因卢公子天然生就侠肝义胆,正大光明,不肯作亏心之事。冯爷暗暗一急,心中说,这个人太无用了。卢爷这一句话不要紧,路凯大失所望。冯渊他倒憨着脸,搭讪着说道:“我兄弟成了家了,我倒没定下姻亲,崔大哥问的有因哪,莫不成有什么大喜的事情?可不是我不害羞哇,圣人云:‘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我倒托托众位,要是有对事的,给我提说提说。”说毕哈哈大笑。卢公子恶狠狠瞪了他一眼。崔龙回头瞧着路凯笑道:“怎么样?”路凯一皱眉,暗暗的摇头。冯渊一心要诓姑娘的那个东西,紧跟着说:“二位,你们这是打哑谜,有甚话怎么不明说。”崔龙无奈,就把话实说了。冯渊又说:“唔呀!那我也不敢说了,我是甚等之人,怎么敢高攀?”这句话一说,闹的路凯倒没主意。崔龙又说:“据我瞧冯大爷不错。”冯爷又跟着说:“不可不可,我是什么人物哪!联姻之事总得门当户对,女貌郎才,方可成配。鸾凤岂配鸱鸮,蓬蒿岂配芝草。

大哥不必往下再说了,再说小弟竟无驻足之地了。”这一套话,叫崔龙、路凯更有些搁不住了。崔龙又说:“路大哥,要据我说,妹子年岁大了,我们不久得跟着王爷打天下去,妹子一人在家也不便,随营带着更不便了,不如把妹子终身定妥,便完去了一件大事。”路凯被崔龙这套话,说的心中有些愿意,崔龙又紧紧催逼。路凯说:“也罢,就是这样办罢!”崔龙说:“这是月下老人赤绳系足。我的媒人,谁的保人?烦劳贾、赵二位作保人罢,这是好事。”贾善点头,赵保摇头说:“我向来不管这个事情,众位可别恼。”这里有个缘故,赵保常往路凯家里来,通家之好又不避讳,常常见着姑娘,在一处说话,他见路素贞说话的时节,有些个眉目的意思,他总打算要托人说这个姑娘,总未能得便,自己又不能出口。今在酒席筵前见崔龙苦苦的给冯渊说合,心中好生不乐,如今教他作保,他岂肯出力?不但不管,他还打算把这亲事打退了才好,这是闲话。崔龙一求不行,只可又问贾善说:“贾大哥可愿作个保人?若要不肯时节,媒人保人都是我的。”贾善说:“保人是我的就是了。”崔龙说:“路大哥,媒人保人都有了。”路凯说:“这就是了。”崔龙说:“冯爷,你也不用拿话激发我们了,什么鸾凤鸱鸮,这个那个了。据我瞧这就算是户对门当。冯爷以后跟着办成了大事,官职再不能小,这不算户对门当!别怔着了,冯爷快取定礼呀!”冯爷随身带着一个玉佩,拿将出来,交与崔龙。崔龙双手奉献与路凯。崔龙说:“礼不可废,冯爷这里来,你们叙一回亲戚之礼。”二人离席,复又见一回亲戚之礼。崔龙说:“你们这就是妹丈郎舅了。”路凯才冤,这一回作了个舅爷。见礼后,复又归席。崔龙众人给两下里道了一回喜。

崔龙对着冯爷说:“大事已妥,你是怎么谢媒人?”冯渊说:“现成有我舅爷的酒,我与哥哥敬上三杯。”说毕,大家同场大笑。冯渊又说:“还有一件为难的事情,我们不能在此久待,明天我们就要找王爷去了。还要跟着王爷择日兴师,随着王驾征伐大宋。三年五载几十年也不定,能把宋室江山夺得过来夺不过来在两可之间,何日方能迎娶,也要问明哥哥一个日限才好。行营之中,可不许娶亲。”崔龙说:“这话可也说的有理。”望着路凯说:“哥哥你想怎么样?”路凯一皱眉说:“只可教我们亲戚多住个把月,择日拜堂就是了。”冯渊说:“不行,我们但得一时知道王爷下落,恨不能肋生双翅,见着王爷方好。再说,王爷一时离不开我的。”路凯说:“论我们敝族,原有我两个叔叔,如今又搬远了,没有亲戚,不然,找人查点一个好日子,就把这事办了,也完了一件大事。再说,我们也要上南阳府。”冯渊说:“何用找人,我就会择日合婚。”崔龙说:“这可更省事了。”随叫他们把黄历取来。冯爷接过历书查看,可巧今日就是黄道吉日。冯渊说:“今天就是很好日子,要错过今天,向后半个月都没有好日子,并且都有妨碍。”崔龙与路凯说:“早也是办,晚也是办,就趁着今天这个吉日,让他们拜了堂,不怕我们跟着王爷打仗,行营之中,也可把妹子带上。她那一身功夫,亦可以建功立业,岂不作女中之魁首。若要不拜堂,那可就不行,有许多不便之处。”路凯本是个没主意的人,这么一说,自己倒透着有些为难。赵保在旁边尽说破嘴,说:“这个事情本不可这样办,再说路大哥这大个家当,也得教街坊邻舍知道,必须鼓乐喧天,让妹子坐坐花轿哇。”崔龙说:“这不是那个事情,冯爷单身一人,又没住处,鼓乐喧天,花轿搭到那里去?不然必须冯爷找房,从新立一分家,这边预备些个嫁妆,无非要那个体面。多耗费了银钱倒是小事,全因有王爷大事在身,不然焉能这么急速办理?要说今天在家里拜堂,这也有个名色,叫招赘,古来如今都有的。”路凯问:“可以使得?”崔龙说:“使得。”路凯说:“使得,就这样办理罢。”崔龙说:“事不宜迟,就与后头送信去罢。”路凯点头叫与后头送信,叫婆子服侍姑娘穿戴衣服,二鼓后拜堂,合卺交杯。嘱咐明白,复又回来,叫众家下人预备香烛及天地桌子。自己拿出一套鲜明的服色与冯渊。书不重叙。

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
古籍资料
提示:
  • 欢迎加入古籍QQ群:71582190,本群只谈古籍,勿论其他。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昵称,如:论语.飞翔,杂学.心在远方。
  •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0以上,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
  • 如要搜索本页,请按 Ctrl+F 打开搜索输入框。
相关古籍原文(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
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 10-1000
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以便网友理解。
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欢迎指正。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