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古籍全录

古籍笔记

古籍讨论

第十一回 班头奉相谕访案 钦差交圣旨辞官

[ 打印 ]
将本文分享到:
且说包公下朝至书斋,刚才落座,就有人进来回活:“鼓楼东边恒兴当铺,昨夜晚间有夜行人进铺,杀死两名更夫,五个伙计在柜房被杀身死。今早祥符县亲身带领忤作人役,至铺内验看尸身,验得被杀者刀口赤色,是夜行人所杀,验道时,由东墙而入,盗去约计百两有余。连学徒的李二小带管事的,俱都带至开封府,以候相爷审讯。”包公一听,又是一场无头的官司,遂问道:“祥符县知县可在外面?”回答说:“现在外面候相爷传唤。”包公说:“请。”差人答应一声,转身出去,不多一时,县台来到书斋与相爷行礼,口称:“卑职陈守业参见。”包公说:“免礼。”问恒兴当铺之事。陈知县复又禀告相爷一回,把管事的与学徒口供、验尸的验格,一并献上。包公看了看,问道:“贵县将当铺之人可曾带到开封?”答应说:“现在外面,候老师审讯。”原来陈守业是包公门生。先前的知具徐宽,如今升了徐州府知府,现今换任陈守业,也是两榜底子,最是清廉无比。这案官司,可为难了,人命又多,故此详府。包公吩咐:“把管事的带进来”。有人答应,出去不多时,将管事的带进书房叩头。包公看此人,青衣小帽,慈眉善目,倒是做买卖人模佯,并无凶恶之气。见了包公,口称:“小民王达,与相爷叩头。”包公问他铺中之事,回说:“昨夜晚间,贼人进来,我们在前边睡觉的一概不知。后柜房连学徒共是六个人,杀死了五个,就是学徒的没死,他连那贼的样儿,什么言语,都听明白了。”包公吩咐带学徒的。差人把王达带出,带学徒进来。包公看他十八九岁,拿绢帕裹着脑袋,进来跪下。包公问:“你叫什么名字?”回答:“姓李叫二小。”包公问:“学了几年?”回说:“三年有余。”又问:“你脑袋受了伤了。”回答:“不是,我是偏脑痛,我要不是这个病,也被他们杀了。”包公问:“甚么缘故?”二小说:“我们后柜房没有炕,我在柜上睡觉。皆因我脑袋痛,怕风吹,有一点风儿就痛的钻心,眼睛一翻就昏死过去。杀死的那个姓李的是我叔叔,他给我出了一个主意,教我在柜底下睡,省得门口风吹我脑袋。我就依着他这个主意,睡在柜底下。有三更多天,我脑袋痛得睡不着,就听见院内打更的说:‘哎哟有贼!’咔嚓噗咚一声,大半是把打更的杀了。又听见‘叭噔’一响,窗户洞开,就从外头进来两个人,手内拿着东西晃,就像扫闪一样。看他们拉刀出来,叱嚓咔嚓!一会的工夫,就把五位掌柜的都杀了。里头屋内是首饰房,他们进去把锁剁开,就听屋内哗啷作响,大概拿了不少东西。我也不敢言语,把我吓瘫了。他们出来说:‘咱哥们,明人不作暗事,把咱们弟兄的名姓,与他写下了。’那个黄脸的就说:‘写咱们哥俩不要紧,反正到处为家。咱们常在草桥镇路大哥家住着,若有个风吹草动,路大哥比咱们身份重,别教路大哥担了疑忌,难道说前两天咱们没告诉当铺那话呢?教他慢慢想滋味,你我也不算作得暗事,有能耐,尽管叫他们访咱们去。’那黑脸的就说:‘有理有理!’然后两人走去啦。”包公听罢,问说:“你们铺子可有什么事情,你知道不知?”二小说:“我知道。前三四天头来了两个人,当了一支白玉镯子,他要当五十两,我们给他二十两。两个说话不通情理,教写定五十两,我们给添到三十两。两个人口出不逊,说:‘写不写罢!’我们说当不到。他说:‘你敢说三声不写?’我们掌柜的说:‘慢说三声,三十声也敢说!’他们说:‘你们小心着点!我们三天之内,来收本钱。’这才走的。杀人的那两个贼一晃火亮儿,我瞧出他那样儿来了,就是当镯子这两人。”包公问:“他们可说姓什么没有?”二小道:“始终没说姓什么。”包公一想昨天晚间之事,那两人一黑一黄,别是邢如龙、邢如虎罢?一声吩咐,教将邢如龙、邢如虎和智化一并叫进来。三人进来,两旁一站,包公问李二小:“你认的那两个贼人相貌不认的?”二小说:“认的,再等一年我也认的。”包公道:“你说一黑一黄,比我这两个人怎么样?”二小说:“比这二位矮多着呢,也瘦弱些。”包公吩咐:叫王达把他这学徒的带回去,照常挂幌子作买卖。死尸用棺材成殓,暂不下葬,城外找一个僻静处厝起来,完案之后,准其抬埋。王达与学徒叩头出去。包公又着知县和马快,分头缉访贼人下落。知县告退。包公叫包兴把两名班头韩节、杜顺叫将进来,二人进来与相爷叩头。包公就把恒兴当铺的事,对他们说了一遍,教他们带数十个伙计,至草桥镇访这个姓路的和这一黑一黄的两个贼人。并说:“本阁与你们一套文书,准你们在草桥镇要人相帮。”相爷亲自赏他们盘费,又言破案之后重重有赏,二人叩头转身出去。包公教主稿将文书用印后交给韩节、杜顺。发放已毕,韩节、杜顺到外,挑了十二名伙计,都是高一头宽一膀,在外久管拿贼办案,手明眼亮之人。各带单刀、铁尺、绳索等物件,等着领了盘费,悄悄起身。余者班头,在城里关外暗查探访,暂且不表。

单说李天祥之子李黾打刺客走后,就是提心吊胆,整整一夜没睡。五更多天就派人到开封府门首探听消息,天亮回禀道:包丞相仍然上朝。李黾就知道大事没成,复又派人打听两个刺客的下落。等了两天,方才知晓邢如龙、邢如虎降了开封府了。这才赶紧修下一封书信,派人连夜上商水县与李天祥送信。李钦差一闻此言,吓得他心胆俱碎,明知这一进京,性命难保,不入都也不行啦。心想:我虽死可别把这些财帛丢失。遂找了镖行的人押着这些驮子送往原籍去了。自己壮着胆子,入都交旨复命。算好,包公并没递折本参他。万岁爷也未降旨说他办理不善,也未说他办理甚善,无非是“知道了,钦此。”李天祥自己羞愧,告终养辞官,暂且不表。

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
古籍资料
提示:
  • 欢迎加入古籍QQ群:71582190,本群只谈古籍,勿论其他。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昵称,如:论语.飞翔,杂学.心在远方。
  •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0以上,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
  • 如要搜索本页,请按 Ctrl+F 打开搜索输入框。
相关古籍原文(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
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 10-1000
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以便网友理解。
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欢迎指正。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