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古籍全录

古籍笔记

古籍讨论

第十回 诚心劝人改邪归正 追悔己过弃暗投明

[ 打印 ]
将本文分享到:
且说两个刺客见包公,站而不跪。原来预先就商量好了,邢如虎说:“哥哥,我听见他们说了几句言语,你就不走啦?”邢如龙说:“我怎么能舍你逃生?只可你我生生在一处,死死在一处。”邢如虎说:“既然这样,咱们见了他们,也不必与他们磕头。”邢如龙说:“就是磕头也不能饶咱们,不如先快乐快乐嘴,见面大骂他一场,也无非是个死罢。”邢如虎说:“使得,再过二十年,又是大汉一条。”两个人主意定妥,故此见了包公立而不跪。二人暗暗一打量,包公在上面,端然正坐,戴一顶天青色软相巾,迎面嵌宝玉;天青色缎子袍服,斜领阔袖,上面绣五彩团花;厚底青缎子朝靴,乃是一身便服。又往面上一看,恰若乌金纸,黑中透亮,两道剑眉,一双虎目,海口大耳,一部胡须遮满前胸,犹如铁线一般。这位爷虽是文职官员,却是武将相貌,虎势昂昂,端然正坐,二贼一瞧,毛骨悚然。包公一见两个刺客,用手一指,说:“本阁有什么不到之处,招你们起这不良之心?来!把那三品御刑狗头铡抬将上来。”王朝、马汉答应一声,速到御刑处,把狗头铡抬入书房。吩咐撤去蟒套龙服,将二人拿下。邢如龙、邢如虎一见这个御刑式样,好生可怕,怎见得,有《赞》为证:书房内,一声吩咐人答应。这御刑,令人观瞧不敢抬头。奉圣旨,放粮之时将它造,为扬天下镇陈州。王与马,神威抖;撩起袍,挽上袖;吩咐搭,往上走;书房搁,声音丑;令人观瞧把心儿揪:虽然怕,又要瞅。见王朝,一伸手,猛翻身,把龙衣抖。神见也忧,鬼见也愁。铜叶子裹,钢钉儿凑,刃儿薄,背儿厚。分三品,龙虎狗。审出口供,把真刑抖。虎呲牙,龙须抖,这狗头铡尖嘴棱腿吐着个舌头。见王朝,一低头,铡刀背,拿在手。有马汉,往前走,但见他,双眉皱。奔刺客,就要揪,当时间把邢家弟兄二人魂魄吓丢。

且说包公见了两名刺客,也未审问他们,就吩咐预备狗头铡要铡两个刺客。智化、谷云飞全闪在一旁。智化背后,有人一拉,智化回身出去一看,原来是江樊。他与智化行礼,智化说:“你还没走哪?多有受惊。”江樊问:“受什么惊?”智化说:“你遇见劫道的皮虎,还不是一惊么?”江樊说:“你怎么知道?”智化就把前番怎么见着之事说了一遍。江樊说:“你老既知道更好啦。方才我听说拿住刺客,我进来一看,原来是他们两个人。他们本待我有恩,你老人家在我们相爷面前请个人情。要是铡完了时节,我就预备两口棺材,表表他救我之情。”智化说:“你既有这番意思,我着实爱惜这两个人,心地忠厚,绿林之中,诚实之人甚少,他无非受了李天祥蛊惑给他父亲报仇,又许他们做官发财,故此前来行刺。他与皮虎交手救了你,看起来,可算得好人。我进去给他说情,相爷要赏我一个全脸,碰巧连他们的性命都保住了。”正说话之间,院子里把芦席铺上了,眼看着把两个人推出来。智化说:“众位慢动手,我到里面给他们两个人讲个情,看看如何。”随进了书房见包公,跪倒说:“相爷大人,暂息雷霆。”包公说:“智壮士请起,有话慢讲。”智化就将半路碰见白五太太,李天祥要夺公馆,自己在背地里听李天祥蛊惑这两个人,说他天伦的原由,因此上为父报仇,又且报答李钦差待他们的好处,半路又怎么救了江樊的话说了一遍,末了说:“相爷请想,为父报仇是孝,报答李天祥是义,救江班头是恻隐之心。虽然前来不利于相爷,总算两个是好人。相爷若肯格外施恩,饶恕他两个人死罪,他二人虽肝脑涂地,死不敢辞。小民大胆谏言,请示相爷天裁。”包公听罢点头,说:“原来还有这么一段情由那,倒是本阁将他们错怪了。”遂吩咐把两个推回来。王朝答应一声,复又把邢如龙、邢如虎推回,二人仍然挺身不跪。包公说道:“方才本阁未曾问明你二人,到底因为何故前来行刺?”二人说:“我们是杀父之仇,不共戴天,父仇不报,畜类不如。”智化在旁说道:“你二人真是浑人!你们受了李天祥蛊惑,冤你们前来行刺,这叫个借刀杀人,你二人却信以为真。前者他与你们说话,我却在外面听着。说你们天伦被展熊飞所杀,是与不是?”邢如龙、邢如虎一齐说:“不错。可还有一件事,我们那银子,也是你盗去了罢?”谷云飞在旁说:“是我,不要错赖好人。”包公暗说:“这可倒好,不打自招。”邢如龙又问道:“我们天伦到底是怎么死的?”智化又将阴魔录砸碎摄魂瓶,他乃是自己把自己打死的话说了一遍。又道:“你要不信我这话,当着相爷、众位校尉老爷们问一问,是真是假。”包公言道:“智壮士所说,分毫不错。你们二人,原来就为此事前来行刺,本阁也不深怪你们,念你等是一对孝子,放你二人去罢。如若不改前非,再将你们捉获,绝不宽恕。尔等来为二人松绑。”王朝、马汉过来,把绳解开。这二人倒觉一怔,智化说:“还不给相爷谢救命之恩!”邢如龙、邢如虎方双膝跪下,齐说道:“小人见识不明,险些害死相爷。我们身该万死,蒙相爷开恩,不结果我们性命,实如再造。”智化在旁说:“你们何不求求相爷,就在开封府讨点差使,报答相爷。俗话说:宁给好汉牵马随蹬,不给赖汉为父为尊。”邢如龙说:“我们受人的重托,要是投在相爷门下,岂不被人说是反复无常的小人。”智化说:“你们真是浑人!你要尽忠竭力,也须分个忠奸,跟了忠臣留名千古,跟了奸臣遗臭万年。别听说庞太师要保举你们为官,连他自己此时尚且闭门思过,他如何能保举你们二人?”邢家弟兄一听,十分有理。邢如虎说:“哥哥,咱们就求求相爷。”二人磕响头碰地苦苦哀求。包公无奈,也就点头,将二人收留下。这就叫但行好事须行好,得饶人处且饶人。邢家弟兄要没有半路救江樊的事,也就没有活命了。包公要不收下两个刺客,到下回书天子丢冠袍带履也就不好办了。全是前因后果,人不能得知。

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
古籍资料
提示:
  • 欢迎加入古籍QQ群:71582190,本群只谈古籍,勿论其他。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昵称,如:论语.飞翔,杂学.心在远方。
  •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0以上,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
  • 如要搜索本页,请按 Ctrl+F 打开搜索输入框。
相关古籍原文(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
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 10-1000
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以便网友理解。
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欢迎指正。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