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古籍全录

古籍笔记

古籍讨论

第三回 武总镇带兵围府 襄阳王率众逃生

[ 打印 ]
将本文分享到:
且说迎面来了一人,亮刀拦住去路,哼了一声:“是什么人?少往前进。”艾虎眼快,高声叫道:“来者可是三哥?”对面答言:“正是老西。老兄弟,还有什么人?”艾虎道:“是我师傅。”山西雁徐良过来见礼,说:“原来是智叔父。”又见沈仲元,说:“师叔,你们三位怎么要回去了?”沈仲元说:“你在此等候,里头动了手了,倘若里头有逃走了的,你在此守定,千万别教他们走脱。”徐良问:“你们三位上哪里去?”智化说:“我们请大人去。”徐良问:“请大人作什么?”智化说:“铜网阵已破了,这就要拿王爷了。破铜网是私事,拿王爷是官事,非有大人不成。你可好好把守此处,不可稍离,防着贼人漏网。”徐良点头。

智化同沈仲元穿树林而过,直奔上院衙而来,到上院衙蹿墙而入,正遇见大众来往巡更。智化先到自己屋中,将抄包解将下来,又将抄包打开,把盟单匣子放于桌上,叫手下从人看守。智化、沈仲元、艾虎三人,俱都脱了夜行衣服,换了箭袖袍,系上丝蛮带,肋下佩刀,前来面见大人行礼,说:“回禀大人得知,此时铜网阵已破,请大人知会同城文武官员,请旨拿王爷。”大人点头,立刻吩咐公孙先生外面传话,知会同城文武官员,至上院衙门听旨。公孙先生出去,派人知会同城文武官员。三鼓多天,上院衙门外轿马盈门,按院大人升会客大厅,同城文武官员进见,襄阳的总镇姓武,叫武魁,带领属员,文官是藩臬两司,带领文官属员,至大厅参见代天巡狩天使钦差按院大人。行礼已毕,分班站立。大人身后站定智化、沈仲元、艾虎、龙滔、姚猛、史云、邓彪、胡列、韩天锦、马龙、张豹、胡小纪、乔彬、朋玉、熊威、韩良,两旁有二位文墨官员,就是公孙先生、赛管辂魏昌。大人对着两旁言道:“本院本是奉旨出都,察办荆襄地面,并察看外藩留守襄阳赵千岁谋反的虚实。现今王府内设摆铜网阵,御前带刀右护卫白玉堂为国捐躯,坠网身死,本院尚未修本入都,皆因未能准见王爷的虚实。前番拿住王爷的余党,审供切实,今晚本院先派行侠仗义之人破铜网,然后本院请旨拿王爷入都复命。故此知会众位大人一同前往。”总镇大人武魁答言:“卑职伺候大人。”颜按院说:“武大人,火速派马步军队围困王府,不要走脱一人,倘若王爷余党有漏网者,大人听参。”武魁答应,转身退将出去,点起马步军队,围困王府。文官各带本衙署的捕快班头。大人吩咐外边预备轿马,带领着大官人智化、沈仲元、韩天锦等,连公孙先生,请定旨意,灯火齐明,直奔王府而来,暂且不表。

已说北侠与艾虎换了自己的七宝钢刀,又杀将进去,乱削大众的兵器,众人齐说:“又来了哇,这倒仿佛是他们自己家里头一样,爱出来就出来,爱进去就进去,由着他们的性儿来往走蹚,我们可受不的,这兵器伤了多少了。”正说话间,二官人一宝剑,结果了张保的性命。卢方一刀,将夏侯雄杀死。云中鹤拿宝剑正要削雷英的扑刀,李虎前来接救,抡刀照着魏真后脊背砍来。魏真道爷可算得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正与雷英动手,忽听后面“嗖”的一声,将身急忙 一闪,躲开了李虎这一刀,一抬腿“砰”的一声,就把李虎踢了一个跟头。李虎身不由自主,当啷啷撒手扔刀,“噗咚”一声正扒在徐庆的面前,徐庆抡刀就剁,“咔嚓”一声,红光崩现,又叫冯渊赶上扎了一枪。王府内死了三个王官,一阵大乱。顷刻之间,尸横满地,血水直流,也有带着重伤的,也有死于非命的,也有满地乱滚爹娘混叫的,也有跪在地下苦苦救饶的。惟有盛子川、曹德玉、崔平、周通这四个人的兵器未伤,皆因彼等是金银铜铁四条鞭,又重又粗,宝刀宝剑皆不敢削,怕伤了自己的宝物。因此上反倒轻纵了四个反叛。雷英那口刀终是不行,被北侠七宝刀削为两段。柳青赶上拦头就是一刀,雷英一弯腰,“砰”的一声,将头巾砍去了半截,把雷英吓了一个胆裂魂飞,撒腿就跑。大家乱杀之际,也顾不得追赶雷英。王府兵丁越聚越多,阖王府各处兵丁俱都凑来。正在乱杀之时,忽听见正西上“当啷啷”一声锣鸣,一片灯火齐明,有人大声喊叫:“雷王官有令,我兵退下。”又听正西大众喊道:“我兵退向西南、西北,别闯了正西大队,是君山救应到了。飞叉太保钟寨主,带领君山水旱二十四寨的寨主和五千喽兵,如今见了王爷,说明要立头功,我们府内人退下。”众人一声答应,如风卷残云一般,分两股尽自退往西南、西北去了。这边北侠、云中鹤、二官人与冯渊、柳青等,一闻此信,个个面面相觑。依着徐庆,要闯将上去,被众人拦住,气得破口大骂:“好钟雄囚囊的,人面兽心、反复无常的小人,原来假意投降大宋,说是帮我们,如今又随了反叛了。咱们要拿住他,把他剁成肉泥,方消心头之恨。”北侠说:“别忙,等他临近,叫钟雄答言。”又向蒋四爷说:“老四,全是你的不好,人家带领君山人来,拔刀相助,你不肯重用他们,偏教他们扎在城外,等着拿人。必是金枪将,于义、黄寿他们挑唆钟雄,谅钟雄太保绝不能做出这样事来。”蒋平说:“此话真假难辨,也许是王府他们的诈语。”北侠问:“怎么见得?”蒋平说:“钟雄由君山带来不过二百兵丁,扎在小孤山,如今怎么会有五千多人?”北侠一听,说:“也倒有理。你们在此等候,待我向前看看虚实。”大家点头称是。北侠往前观看虚实,一头跑回来,哈哈大笑说:“众位,咱们中了他们诡计了。你看前面灯火虽然一片,连二十个人也没有,竟都是把那些个灯火挂在树上。”众人不大相信,来至跟前,果然见是把那些灯笼都绑在树上。约有十数个人,俱都是老弱的兵丁。冯渊奔上前去用枪挑了两个,骂道:“好混帐羔子,可恶透了,冤苦咱们了。”那几个老弱兵丁一齐跪下说道:“非是我们的主意,我们已然都是这样的岁数了,你们要杀,我们就求死,你们要不杀,我们也活不了几年啦。”蒋平说:“我们也不杀你等,只是一件,方才那些个动手的人,都往哪里去了?”那些老弱兵丁说:“我们就管看灯笼,别的事情,一概不管,就是把我们剐了,我们也一概不知。”大众无奈。

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
古籍资料
提示:
  • 欢迎加入古籍QQ群:71582190,本群只谈古籍,勿论其他。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昵称,如:论语.飞翔,杂学.心在远方。
  •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0以上,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
  • 如要搜索本页,请按 Ctrl+F 打开搜索输入框。
相关古籍原文(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
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 10-1000
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以便网友理解。
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欢迎指正。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