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

中国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西汶书场

会员登录 | 注册
civcn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古籍全录

古籍笔记

古籍讨论

新西兰2000G古籍资料

孝武本纪

[ 司马迁 ] [ 打印 ]
将本文分享到:
孝武皇帝者,孝景中子也。母曰王太后。孝景四年,以皇子为胶东王。孝景七年,栗太子废为临江王,以胶东王为太子。孝景十六年崩,太子即位,为孝武皇帝。孝武皇帝初即位,尤敬鬼神之祀。

元年,汉兴已六十馀岁矣,天下乂安,荐绅之属皆望天子封禅改正度也。而上乡儒术,招贤良,赵绾、王臧等以文学为公卿,欲议古立明堂城南,以朝诸侯。草巡狩封禅改历服色,事未就。会窦太后治黄老言,不好儒术,使人微得赵绾等奸利事,召案绾、臧,绾、臧自杀,诸所兴为者皆废。

後六年,窦太后崩。其明年,上徵文学之士公孙弘等。

明年,上初至雍,郊见五畤。後常三岁一郊。是时上求神君,舍之上林中氾氏观。神君者,长陵女子,以子死悲哀,故见神於先後宛若。宛若祠之其室,民多往祠。平原君往祠,其後子孙以尊显。及武帝即位,则厚礼置祠之内中,闻其言,不见其人云。

是时而李少君亦以祠灶、穀道、卻老方见上,上尊之。少君者,故深泽侯入以主方。匿其年及所生长,常自谓七十,能使物,卻老。其游以方遍诸侯。无妻子。人闻其能使物及不死,更馈遗之,常馀金钱帛衣食。人皆以为不治产业而饶给,又不知其何所人,愈信,争事之。少君资好方,善为巧发奇中。尝从武安侯饮,坐中有年九十馀老人,少君乃言与其大父游射处,老人为兒时从其大父行,识其处,一坐尽惊。少君见上,上有故铜器,问少君。少君曰:“此器齐桓公十年陈於柏寝。”已而案其刻,果齐桓公器。一宫尽骇,以少君为神,数百岁人也。

少君言於上曰:“祠灶则致物,致物而丹沙可化为黄金,黄金成以为饮食器则益寿,益寿而海中蓬莱仙者可见,见之以封禅则不死,黄帝是也。臣尝游海上,见安期生,食臣枣,大如瓜。安期生仙者,通蓬莱中,合则见人,不合则隐。”於是天子始亲祠灶,而遣方士入海求蓬莱安期生之属,而事化丹沙诸药齐为黄金矣。

居久之,李少君病死。天子以为化去不死也,而使黄锤史宽舒受其方。求蓬莱安期生莫能得,而海上燕齐怪迂之方士多相效,更言神事矣。

亳人薄诱忌奏祠泰一方,曰:“天神贵者泰一,泰一佐曰五帝。古者天子以春秋祭泰一东南郊,用太牢具,七日,为坛开八通之鬼道。”於是天子令太祝立其祠长安东南郊,常奉祠如忌方。其後人有上书,言“古者天子三年一用太牢具祠神三一:天一,地一,泰一”。天子许之,令太祝领祠之忌泰一坛上,如其方。後人复有上书,言“古者天子常以春秋解祠,祠黄帝用一枭破镜;冥羊用羊;祠马行用一青牡马;泰一、皋山山君、地长用牛;武夷君用乾鱼;阴阳使者以一牛”。令祠官领之如其方,而祠於忌泰一坛旁。

其後,天子苑有白鹿,以其皮为币,以发瑞应,造白金焉。

其明年,郊雍,获一角兽,若麃然。有司曰:“陛下肃祗郊祀,上帝报享,锡一角兽,盖麟云。”於是以荐五畤,畤加一牛以燎。赐诸侯白金,以风符应合于天地。

於是济北王以为天子且封禅,乃上书献泰山及其旁邑。天子受之,更以他县偿之。常山王有罪,迁,天子封其弟於真定,以续先王祀,而以常山为郡。然后五岳皆在天子之郡。

其明年,齐人少翁以鬼神方见上。上有所幸王夫人,夫人卒,少翁以方术盖夜致王夫人及灶鬼之貌云,天子自帷中望见焉。於是乃拜少翁为文成将军,赏赐甚多,以客礼礼之。文成言曰:“上即欲与神通,宫室被服不象神,神物不至。”乃作画云气车,及各以胜日驾车辟恶鬼。又作甘泉宫,中为台室,画天、地、泰一诸神,而置祭具以致天神。居岁馀,其方益衰,神不至。乃为帛书以饭牛,详弗知也,言此牛腹中有奇。杀而视之,得书,书言其怪,天子疑之。有识其手书,问之人,果书。於是诛文成将军而隐之。

其後则又作柏梁、铜柱、承露仙人掌之属矣。

文成死明年,天子病鼎湖甚,巫医无所不致,不愈。游水发根乃言曰:“上郡有巫,病而鬼下之。”上召置祠之甘泉。及病,使人问神君。神君言曰:“天子毋忧病。病少愈,强与我会甘泉。”於是病愈,遂幸甘泉,病良已。大赦天下,置寿宫神君。神君最贵者,其佐曰大禁、司命之属,皆从之。非可得见,闻其音,与人言等。时去时来,来则风肃然也。居室帷中。时昼言,然常以夜。天子祓,然后入。因巫为主人,关饮食。所欲者言行下。又置寿宫、北宫,张羽旗,设供具,以礼神君。神君所言,上使人受书其言,命之曰“画法”。其所语,世俗之所知也,毋绝殊者,而天子独喜。其事祕,世莫知也。

其後三年,有司言元宜以天瑞命,不宜以一二数。一元曰建元,二元以长星曰元光,三元以郊得一角兽曰元狩云。

其明年冬,天子郊雍,议曰:“今上帝朕亲郊,而后土毋祀,则礼不答也。”有司与太史公、祠官宽舒等议:“天地牲角茧栗。今陛下亲祀后土,后土宜於泽中圜丘为五坛,坛一黄犊太牢具,已祠尽瘗,而从祠衣上黄。”於是天子遂东,始立后土祠汾阴脽上,如宽舒等议。上亲望拜,如上帝礼。礼毕,天子遂至荥阳而还。过雒阳,下诏曰:“三代邈绝,远矣难存。其以三十里地封周後为周子南君,以奉先王祀焉。”是岁,天子始巡郡县,侵寻於泰山矣。

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
李商隐曾说“可怜夜半虚前席,不问苍生问鬼神。”,说的就是武帝的故事。在这篇武帝本纪中,司马迁没有去歌颂武帝的雄才大略,没有歌颂他开疆拓土,而是把笔触和笔墨集中在他对于神仙道学的痴迷。假如,仅仅就是这样的一片文字是我们所能认识武帝唯一的媒介,那么,我们如今所建立起来的武帝的印象则全部都会崩塌掉。司马迁要这样去写,当然是继承了孔子的春秋笔法,用写历史来寄托自己的情感,来表达自己的心。历史学向来在中国不是简单的记录事件,而是作为伦理学和道德学的一部分,重在评价和评论,而不是忠实地记录。司马迁要写这些,无非是自己不欣赏这些所谓方士的伎俩,同时也是对于武帝崇尚道学的一种评判。司马迁可能以正统的儒学学士而自居,所以,不问鬼神事,对这些有些反感。但是,面对着痴迷的皇帝,他也只能这样用自己的方式来表达不满。说起来,这就是历史上,很有些当权者不太喜欢文人,对他们打,对他们杀,也确实是因为那些个文人,笔太厉害了。文人,他们掌握了笔杆子,掌握着舆论,他们如同画家一样也是在画像。画家所画的是脸面,文人所画的心面。而且这种画像更多地是一种自己感觉的,自己主观的。当时,能读书的人毕竟是少数,那些多数的人就只能被动地接受这些少数的宣扬。所以,市井上流传的都是三国演义、杨家将,而不是三国志什么的。皇帝不能让多数人都读书识字,一个是没有这个能力,一个也是不想为之,所以很忌讳不听话的文人。能够像雍正那样,对百姓谆谆教诲的,能够把自己的良苦用心昭示天下,大肆宣讲的,毕竟是少数,凤毛麟角。何况他儿子乾隆登基后,一样来了个打逆转,一切都推翻了。
武帝都评价他是好大喜功,正因为这样,所以他才会这么热衷于寻仙求道。长生固然是一个方面,更重要的是前面所说的好奇心和功业感。即位之初的那种黄老消极的环境和他所追求的积极作为生活态度是大相径庭的。他想有作为,想建立不二的功勋,想让人神共知。他有精力去这么做,他想增加自己的精力,想延长自己的精力。人间的功绩已经不能满足他的理想,他要进军神仙界,这是他的憧憬。
斗方居士最近回复:“"可怜夜半虚前席,不问苍生问鬼神。"说的是汉文帝与贾谊的故事。。。 …”
年轻人总是会有些好奇心的。一般来说,抱负越大的人,好奇心也是越重的;越是理想恢弘的人,好奇心也越是强。可是,好奇心在一方面促使他不断开拓,另外一方面也使得他好怪言怪人,喜欢道听途说,喜欢不着边际的故事。大抵上,骗子出了能口吐莲花以外,也是有些其他的本事的。李少君可能会识别青铜器,算一个民间的文物鉴赏家,所以能鉴定出桓公时期的器皿来,使得武帝迷信不已。李少君可能也只是一个好求道的玩家,说自己长寿只是想惊世骇俗一些,一方面弄点研究费用,一方面也博点人气,好个虚荣。不过,显然,李少君对于药性还是研究不深,丹砂吃多了,自己也一命呜呼了。不过,显然,当初的谎话帮了他,武帝以为他化仙了,即使不是化仙,几百岁的人,安息也是平常。就这点来说,李少君比起秦始皇时代那几位弄长生药不得的儒生来说,还是幸运了不少。他们可是不光自己小命不保,也连累了不少的人,更害的始皇帝有了个焚书坑儒的坏名声。贻害无穷。上行则下效,有了李少君的光耀,则“燕齐怪迂之方士多相效”是必然的,哪朝哪代莫不如此。
而上乡儒术,招贤良,赵绾、王臧等以文学为公卿,欲议古立明堂城南,以朝诸侯。草巡狩封禅改历服色,事未就。
何谓儒术?为何天子喜好儒术?“望天子封禅改正度”正是其中的原因。儒术,喜欢一种仪式的美,喜欢用形式来表达内容。而这种形式的美,则是可以表现出来天子的威仪。刘邦当年也曾说,这才明白天子的威风之类的话语。所以说,好儒术,并非是什么天子好仁爱,讲义和礼,而是因为君君臣臣的礼可以带给他自豪感和虚荣感。同时,武帝当国之时,黄老弥国,年轻气盛的他实在是不适应这样的气氛的。他想大干,想有作为,大作为,所以要儒术。
古籍资料
提示:
  • 欢迎加入古籍QQ群:71582190,本群只谈古籍,勿论其他。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昵称,如:论语.飞翔,杂学.心在远方。
  •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0以上,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
  • 如要搜索本页,请按 Ctrl+F 打开搜索输入框。
相关古籍原文(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
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 10-1000
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以便网友理解。
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欢迎指正。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