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

中国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西汶书场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古籍全录

古籍笔记

古籍讨论

石雕合作2000G古籍资料

第五十五回 西门庆两番庆寿旦 苗员外一诺送歌童

[ 兰陵笑笑生 ] [ 打印 ]
将本文分享到:
词曰:
师表方眷遇,鱼水君臣,须信从来少。宝运当千,佳辰余五,嵩岳诞生元老。帝遣阜安宗社,人仰雍容廊庙。愿岁岁共祝眉寿,寿比山高。

却说任医官看了脉息,依旧到厅上坐下。西门庆便开言道:“不知这病症端的何如?”任医官道:“夫人这病,原是产后不慎调理,因此得来。目下恶路不净,面带黄色,饮食也没些要紧,走动便觉烦劳。依学生愚见,还该谨慎保重。如今夫人两手脉息虚而不实,按之散大。这病症都只为火炎肝腑,土虚木旺,虚血妄行。若今番不治,后边一发了不的。”说毕,西门庆道:“如今该用甚药才好?”任医官道:“只用些清火止血的药──黄柏、知母为君,其余再加减些,吃下看住,就好了。”西门庆听了,就叫书童封了一两银子,送任医官做药本,任医官作谢去了。不一时,送将药来,李瓶儿屋里煎服,不在话下。

且说西门庆送了任医官去,回来与应伯爵说话。伯爵因说:“今日早晨,李三、黄四走来,说他这宗香银子急的紧,再三央我来求哥。好歹哥看我面,接济他这一步儿罢。”西门庆道:“既是这般急,我也只得依你了。你叫他明日来兑了去罢。”一面让伯爵到小卷棚内,留他吃饭。伯爵因问:“李桂儿还在这里住着哩?东京去的也该来了。”西门庆道:“正是,我紧等着还要打发他往扬州去,敢怕也只在早晚到也。”说毕,吃了饭,伯爵别去。到次日,西门庆衙门中回来,伯爵早已同李智、黄四坐在厅上等。见西门庆回来,都慌忙过来见了。西门庆进去换了衣服,就问月娘取出徐家讨的二百五十两银子,又添兑了二百五十两,叫陈敬济拿了,同到厅上,兑与李三、黄四。因说道:“我没银子,因应二哥再三来说,只得凑与你。──我却是就要的。”李三道:“蒙老爹接济,怎敢迟延!如今关出这批银子,一分也不敢动,就都送了来,”于是兑收明,千恩万谢去了。伯爵也就要去,被西门庆留下。

正坐的说话,只见平安儿进来报说:“来保东京回来了。”伯爵道:“我昨日就说也该来了。”不一时,来保进到厅上,与西门庆磕了头。西门庆便问:“你见翟爹么?李桂姐事情怎样了?”来保道:“小的亲见翟爹。翟爹见了爹的书,随即叫长班拿帖儿与朱太尉去说,小的也跟了去。朱太尉亲吩咐说:‘既是太师府中分上,就该都放了。因是六黄太尉送的,难以回他,如乃未到者,俱免提;已拿到的,且监些时。他内官性儿,有头没尾。等他性儿坦些,也都从轻处就是了。’”伯爵道:“这等说,连齐香儿也免提了?──造化了这小淫妇儿了!”来保道:“就是祝爹他每,也只好打几下罢了。罪,料是没了。”一面取出翟管家书递上。西门庆看了说道:“老孙与祝麻子,做梦也不晓的是我这里人情。”伯爵道:“哥,你也只当积阴骘罢了。”来保又说:“翟爹见小的去,好不欢喜,问爹明日可与老爷去上寿?小的不好回说不去,只得答应:‘敢要来也。’翟爹说:‘来走走也好,我也要与你爹会一会哩。’”西门庆道:“我到也不曾打点自去。既是这等说,只得要去走遭了。”因吩咐来保:“你辛苦了,且到后面吃些酒饭,歇息歇息。迟一两日,还要赶到扬州去哩。”来保应诺去了。西门庆就要进去与李桂姐说知,向伯爵道:“你坐着,我就来。”伯爵也要去寻李三、黄四,乘机说道:“我且去着,再来罢。”一面别去。

西门庆来到月娘房里,李桂姐已知道信了,忙走来与西门庆、月娘磕头,谢道:“难得爹娘费心,救了我这一场大祸。拿甚么补报爹娘!”月娘道:“你既在咱家恁一场,有些事儿,不与你处处,却为着甚么来?”桂姐道:“俺便赖爹娘可怜救了,只造化齐香儿那小淫妇儿,他甚相干?连他都饶了。他家赚钱赚钞,带累俺们受惊怕,俺每倒还只当替他说了个大人情,不该饶他才好!”西门庆笑道:“真造化了这小淫妇儿了。”说了一回,挂姐便要辞了家去,道:“我家妈还不知道这信哩,我家去说声,免得他记挂,再同妈来与爹娘磕头罢。”西门庆道:“也罢,我不留你,你且家去说声着。”月娘道:“桂姐,你吃了饭去。”桂姐道:“娘,我不吃饭了。”一面又拜辞西门庆与月娘众人。临去,西门庆说道:“事便完了,你今后,这王三官儿也少招揽他了。”桂姐道:“爹说的是甚么话,还招揽他哩!再要招揽他,就把身子烂化了。就是前日,也不是我招揽他。”月娘道:“不招揽他就是了,又平白说誓怎的?”一面叫轿子,打发桂姐去了。西门庆因告月娘说要上东京之事。月娘道:“既要去,须要早打点,省得临时促忙促急。”西门庆道:“蟒袍锦绣、金花宝贝,上寿礼物,俱已完备,倒只是我的行李不曾整备。”月娘道:“行李不打紧。”西门庆说毕,就到前边看李瓶儿去了。到次日,坐在卷棚内,叫了陈敬济来,看着写了蔡御史的书,交与来保,又与了他盘缠,叫他明日起早赶往扬州去,不题。

倏忽过了数日,看看与蔡太师寿诞将近,只得择了吉日,吩咐琴童、玳安、书童、画童四个小厮跟随,各各收拾行李。月娘同玉楼、金莲众人,将各色礼物并冠带衣服应用之物,共装了二十余扛。头一日晚夕,妻妾众人摆设酒肴和西门庆送行。吃完酒,就进月娘房里宿歇。次日,把二十扛行李先打发出门,又发了一张通行马牌,仰经过驿递起夫马迎送。各各停当,然后进李瓶儿房里来,看了官哥儿,与李瓶儿说道:“你好好调理。要药,叫人去问任医官讨。我不久便来家看你。”那李瓶儿阁着泪道:“路上小心保重。”直送出厅来,和月娘、玉楼、金莲打伙儿送了出大门。西门庆乘了凉轿,四个小厮骑了头口,望东京进发。迤逦行来,免不得朝登紫陌,夜宿邮亭,一路看了些山明水秀,相遇的无非都是各路文武官员进京庆贺寿诞,生辰扛不计其数。约行了十来日,早到东京。进了万寿城门,那时天色将晚,赶到龙德街牌楼底下,就投翟家屋里去住歇。

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
虽然未入巫山梦,却得时逢洛水神
巫山云雨:原指楚国神话传说中巫山神女兴云降雨的事。后人误解其义,因而用以称男女欢合。
巫山云雨语出战国·楚·宋玉《高唐赋》:“妾在巫山之阳,高丘之阻。旦为朝云,暮为行雨,朝朝暮暮,阳台之下。”
巫山云雨是由神女幻化而成的自然现象,根据原始宗教观念,神女与国王交合是天地交会,能够产生降雨,进而使谷物丰收、人民富足、国家强盛。?[1]
国王与神女交媾致雨并促进丰收、富足和强盛的观念是特定民俗背景下的产物,后来由于文化背景的改变,后人大多对这一古老观念并不了解,加上男欢女爱又是最贴近人们生活的,最易被人联想起来,才将原本神圣庄严的国家大事误解为缠绵的儿女情长,乃至其成为男欢女爱的代名词。
巫山云雨神话本意指的是国王与仙女的交合能使人口繁衍、民族兴旺,而后世引申出来的意思则侧重男女欢爱。
洛水神:
女宓(fú)妃,又称雒( luò,同“洛” )嫔,溺死于洛水,遂为神。
原是伏羲氏的女儿,黄河水神河伯之妻,羿射伤河伯后,宓妃与羿结合。说宓妃即为嫦娥。
雒妃,因在洛水渡河不幸被淹死,后来便做了洛水的女神。她在生前以美丽闻名于世,因此蒙得后世诗人的极好赞誉。曹植曾在《洛神赋》中赞美地说:“她的体态轻盈,如惊飞的鸿雁,又像是乘云升天的天矫游龙。远远望去,光耀得如同天空艳丽的朝霞;近看之,则又像是绽开在碧波间的白莲。她的身材肥瘦适中,长短合宜,肩膀像是用玉斧削成,腰肢像束着光滑的白绢,颀长的脖颈,白腻的肌肤呈露,不再需脂粉的妆扮,自然美丽无匹。乌黑高耸的发髻,细长弯曲的双眉,红红的嘴唇十分鲜艳,白皙的牙齿耀着光彩,明亮的双眼顾盼生辉,脸颊边还有两个小酒窝儿动人魂魄……”
虽然宓妃美艳无比,但她的遭遇却非常不幸。她遇上的是一个流落的花花公子即黄河的水神河伯。河伯本名冯夷或冰夷,也是因渡河被淹死才做了水神的。尽管他风流潇洒,长有白皙的面孔、颀秀的身躯,但当他以本来面目出现时,却拖着一条长长的像北海陵鱼那样的尾巴。他经常喜欢乘坐荷叶做蓬的水车,驾着螭龙一类的动物,和一些无非是山精水怪的女郎到九河遨游,常常把宓妃忘得一干二净,宓妃为此愁肠百结,虽然有时也免不了遐想联翩,春情荡漾,想爱上一位如意的作为郎君。可是她却却终归不能逃出河伯的手心呀!
迤逦行来,免不得朝登紫陌,夜宿邮亭
紫陌(zǐ?mò?):大路的意思,紫陌单个的意思是大道
“陌”本是指田间的小路,这里借指道路。
“紫”是指道路两旁草木的颜色。

元和十年自郎州召至京师戏赠(紫陌红尘拂面来)
唐·刘禹锡
紫陌红尘拂面来,无人不道看花回。
玄都观里桃千树,尽是刘郎去后栽。
古籍资料
提示:
  • 欢迎加入古籍QQ群:71582190,本群只谈古籍,勿论其他。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昵称,如:论语.飞翔,杂学.心在远方。
  •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0以上,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
  • 如要搜索本页,请按 Ctrl+F 打开搜索输入框。
相关古籍原文(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
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 10-1000
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以便网友理解。
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欢迎指正。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