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古籍全录

古籍笔记

古籍讨论

卷六 政事门

[ 张光祖 ] [ 打印 ]
将本文分享到:
王公溥事周祖为秘书郎,置幕府,从征李守贞、王景崇,得朝臣交结书,周祖欲暴其事,溥力请焚之。后世宗尝问汉相李崧蜡丸书结契丹,有记其辞者否?溥曰:“使崧有此,肯以示人耶?逢吉辈为之尔。”世宗遂优赠其官。

赵韩王为相,太祖即位之初,数出微行,或过功臣之家,不可测。一日大雪,向夜,叩赵普门。普亟出,惶惧迎拜,从容问曰:“夜久甚寒,陛下何以出?”帝曰:“吾睡不能着,一榻之外,皆他人家也,故来见卿。”普曰:“陛下小天下耶?南征北伐,今其时也,愿闻成算所向。”帝曰:“吾欲下太原。”普默然久之,曰:“非臣所知也。”帝问其故,普曰:“太原当西北二边,使一举而下,则二边之患,我独当之。何不姑留,以俟削平诸国。”帝笑曰:“吾意正如此,特试卿尔。”遂定下江南之议。太祖既得天下,召普问曰:“自唐季以来,数十年间,帝王凡易十姓,兵革不息,其故何也?吾欲息天下之兵,为国家建长久计,其道如何?”普曰:“镇节太重,君弱臣强而已。惟稍夺其权,制其钱谷,收其精兵,则天下自安矣。”语未毕,上曰:“卿勿复言,吾已谕矣。”上因晚朝,与故人石守信、王审琦等饮,酒酣,上曰:“人生如白驹之过隙,所为富贵,不过多积金帛,厚自娱乐,使子孙无贫乏尔。汝曹何不释去兵权,择好田宅,重为子孙久远之业,多置歌儿舞女,日饮酒相欢,以终其天年。君臣之间,两无猜嫌,上下相安,不亦善乎?”皆再拜曰:“陛下念臣及此,所谓生死肉骨也。”明日皆称疾,请解兵权。上许之,皆以散官就第,赐赉甚厚,诸功臣皆以善终。赵韩王事太祖时,有群臣立功,当迁官。上素嫌其人,不与。普坚以为请,曰:“刑以惩罪,赏以酬功,古今之通道也。且刑赏者,天下之刑赏,非陛下之刑赏,岂得以喜怒专之。”上怒甚,起,普亦随之。上入宫,普立于宫门,久之不去。上寤,乃可其奏。普欲除某人为某官,不合太祖意,不用。明日,普复奏之,又不用。明日又奏之,太祖怒,取其奏坏裂投地,普颜色自若,徐拾奏归补缀,明日复进之。上乃寤,用之,后果称职。

吕文穆公蒙正以宽厚为宰相,太宗尤所眷遇。有一朝士,家藏古鉴,自言能照二百里,欲因公弟献以求知。其弟因间从容言之,公笑曰:“吾面不过子大,安用照二百里!”其弟遂不敢言。闻者叹服,以谓贤于李卫公远矣。盖寡好而不为物累者,昔贤之所难也。吕文穆公为相,夹袋中有册子,每四方替罢谒见,必问其有何人才,随即疏之,悉分门类,或有一人而数人称,必贤也。朝廷求贤,取之囊中。故公为相,文武百官各称职者,以此。

张文定公齐贤为相时,戚里有争,分财不均,更相诉讼,更十余断,不能服。公即命各供状,结实,乃召两吏趋归其家,令甲入乙舍,乙入甲舍。

吕正惠公端居相位,会太宗大渐,李太后与宣政使王继恩忌太子英明,阴与参知政事李昌龄、殿前都指挥使李继勋、知制诰胡旦谋,立潞王元佐。上崩,太后使继恩召端,端知有变,锁继恩于阁内,使人守之而入。太后谓曰:“宫车已晏驾,立嗣以长,顺也,今将何如?”端曰:“先帝立太子,正为今日,岂可遽违先帝之命,更有异议!”乃迎太子,立之。真宗即位、垂帘引见群臣,吕端于殿下平立不拜,请卷帘升殿审视,然后降阶,率群臣拜呼万岁。

钱宣靖公若水为枢密副使时,李继隆与运使卢之翰有隙,欲陷之罪,遂奏转运使乏军粮,太宗怒,立召中使一人,付三函,令乘驿驰取转运使卢之翰等三人首。公争之,请先推验有状,然后行法。上大怒,拂衣起入禁中。二府皆罢,公独留廷中不去。上既食,久之,使人侦廷中有何人,报云:“有细瘦而长者尚立焉。”上出诘之,曰:“尔以同州推官再期为枢密副使,朕以尔为贤,乃不才如是耶!”对曰:“陛下不知臣无状,使得待罪二府,臣当竭其愚虑,不避死亡。今陛下据李继隆一幅奏书,诛三转运使,虽有罪,天下何由而知之?鞫验事状明白,加诛何晚。”上意解,如若水议,三人皆黜为行军副使。既而辽入塞,事皆虚诞,继隆坐罢招讨、知秦州。

王晋公事太祖,为知制诰。太祖遣使魏州,以便宜付之,盖魏州节度使符彦卿有飞语闻于上。至魏,得彦卿家僮二人,挟势恣横,以便宜决配而已。及还朝,太祖问曰:“汝敢保彦卿无异意乎?”曰:“臣与符彦卿家各有百口,愿以臣之家口保符彦卿。”又曰:“五代之君,多因忌猜杀无辜,致享国不长,愿陛下以为戒。”

王文正公为相时,宫禁火灾,真宗惊惶,语王旦曰:“两朝所积,朕不敢妄费,一朝殆尽,诚可惜也。”公对曰:“陛下富有天下,财帛不足忧,所虑者,政令赏罚,有所不当耳。臣备位宰相,天灾如此,臣当罢免。”继上表待罪。上乃降诏罪己,许中外上封事,言朝政得失。后有大臣言非天灾,乃王宫失于火禁,请置狱。上出其状,当斩决者数百人。公持以归,翌日,乞独对曰:“初火灾,陛下降诏罪己,臣上表待罪。今行此刑,恐不副前诏,有违天意。果欲行法,愿罪臣以明无状。”上欣然听纳,免死几百辈。文正公以上官泌知河阳,诸公白公,泌欲转运使。会京东有阙,诸公曰:“可差上官泌。”公不答,因奏对,言泌向日议差河阳,然亦合入一职司,会京东转运使阙,更禀上旨。上阅泌历任日,与转运使。诸公归相语曰:“王公无私如此。”王文正公为相,张士逊出为江西转运使,辞公于政事堂,且求教。公从容曰:“朝廷榷利至矣。”士逊起谢,后迭更是职,思公之言,未尝求锥刀之利。识者曰:“此运使最识大体。”王文正公再氵位大名,代陈尧咨。既视事,府署毁圯者,即旧而葺之,无所改作;什器之损失者,修补之如数。政有不便,委曲弥缝,悉掩其非。及移守洛帅,陈复为代,睹之叹曰:“王宜为宰相,我之量不及也。”盖陈以昔时之嫌,意谓公必反其故,发其隐也。王文正公为相时,寇准知永兴军,诞日,排设如圣节仪,晚衣黄服,簪花走马。或奏寇准有叛心,真宗怒甚,手出奏示执政曰:“寇准乃反耶!”旦熟视,笑曰:“寇准许大年纪,尚骏耳!可札与寇准知。”上意亦解。文正公为相,有求差遣,见其人材可取,将收用,必正色拒绝之,已而擢用,或不足收用,必和颜温语待之。子弟问故,公曰:“用贤,人主之事,我若受其请,是市私恩也,故峻绝之,使恩归于上。若其不用者,既失所望,又无善辞,此取怨之道也。”王文正公或归私第,不去冠带,入静室中默坐,家人惶恐,莫敢见者,而不知其意。后公弟以问赵公安仁,赵公曰:“见议事,公不欲行,而未决,此必忧朝廷矣。”王文正公以病求罢,入见滋福殿。真宗曰:“朕方以大事托卿,而卿病如此。”因命皇太子拜公。公言“太子盛德,必任陛下事”,因荐可为大臣者十余人,后皆为名臣。

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
古籍资料
提示:
  • 欢迎加入古籍QQ群:71582190,本群只谈古籍,勿论其他。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昵称,如:论语.飞翔,杂学.心在远方。
  •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0以上,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
  • 如要搜索本页,请按 Ctrl+F 打开搜索输入框。
相关古籍原文(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
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 10-1000
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以便网友理解。
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欢迎指正。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