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

中国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西汶书场

会员登录 | 注册
civcn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古籍全录

古籍笔记

古籍讨论

新西兰2000G古籍资料

第四十九回 刘文静惊心噩梦 程咬金戏战罗成

[ 打印 ]
将本文分享到:
当下秦王见尉迟恭投降,就移兵进城,清查府库钱粮;把刘武周葬于介休城北,那张士贵也归顺唐家,遂起兵回长安不表。

再说刘文静奉秦王命,往长安朝见高祖,在路行了五日。是晚在客店安歇,睡到三更时分,忽听门外一阵阴风过处,闪出一个头带金盔、身穿黄袍、满身流血的人,大叫:“刘文静奸贼,还孤家性命来!你这奸贼,孤家不曾亏负你,你何故残害孤家?我今在阴司告准,前来索命。”刘文静此时吓得半死,自知无理,只得跪下,口称:“大王饶命,臣自知罪了,乞大王放臣,见了唐王,若得一官半职,就将檀香雕成大王龙体,每日五更三点,先来朝见大王,然后去朝唐王。若有虚情,死于刀剑之下。”那阴魂欲要上前来擒文静,幸亏文静阳气尚盛,阴魂不能近身,手指骂道:“你这好贼,少不得恶贯满盈,我在阴司等你。”又起一阵阴风,忽然不见。文静惊醒,却是南柯一梦,吓得一身冷汗。夜间不便对夫人说明,次日早饭后起行,往长安而来。不一日,到了长安,朝见高祖,进上得胜表章。高祖大喜,就封为兵部尚书。文静即日进府,用檀否刻成刘武周形像,每日五更三点,朝拜不表。

再说秦王一路回兵,对徐茂公道:“孤想金墉大将,尚有罗成、单雄信,不知此二人可得归降否?”徐茂公道:“主公,那罗成要他归降容易;那单雄信要他投降实难。”秦王忙问何故。茂公道:“那雄信与主公有仇。昔日圣上在楂树岗,射死他的兄长单雄忠,他誓死不投唐。那洛阳王世充招单雄信为驸马,封罗成为一字并肩王,此二人俱在洛阳。主公既想念二人,何不发兵竟取洛阳?单雄信虽不能得,罗成决然可以招来。倘或打破洛阳,得其土地,亦是美事。”秦王大喜,吩咐三军取路往洛阳进发。

不一日,兵到洛阳,扎下营寨。秦王问众将道:“那一位王兄出马,以建头功?”闪出尉迟恭道:“臣归主公,未有尺寸之功,待臣出马取这洛阳,献与主公。”秦王大喜。尉迟恭提枪上马,领了三千铁骑,直抵洛阳城下,高叫:“城上军士,报与王世充知道,快挑有本事的将官出来会俺。”军士忙报入朝,王世充即集众将商议退敌。单雄信道:“待臣出马,以观其势。”世充大喜道:“驸马愿出,定能成功。”雄信提槊上马,出了城门,直抵阵前。看见对阵将官,一张黑脸,两道浓眉,好似烟熏的太岁,浑如铁铸的金刚,十分难看,雄信便叫:“丑鬼通名。”尉迟恭一看,见他青面獠牙,红发赤须,就像玉帝殿内的温元帅,又似阎王面前的小鬼,就说道:“我是丑的,你的尊客也整齐得有限。”单雄信反觉羞颜,举枣阳槊劈面就打,尉迟恭将矛一架,叫道:“住着,俺尉迟恭的长矛,不挑无名之将,你快通个名来。”单雄信被他架得一架,知他厉害,也不通名,回马就走入城。

尉迟恭一回高兴,没处发泄,只在城外叫骂半日,方才回营。次日又来讨战,这单雄信当日来请罗成说:“有唐将讨战,甚是凶勇,望乞贤弟退得唐兵,不枉愚兄昔日拜盟交情。”罗成道:“单二哥,说那里话?自古道:‘食君之禄,必当分君之忧。’今兵临城下,自然出去退敌。”雄信大喜。罗成提枪上马,出了城门,来至阵前,只见尉迟恭威风凛凛,罗成问道:“这黑鬼,可是尉迟恭么?”尉迟恭道:“然也。你也通个名来。”罗成道:“俺是燕山罗元帅的公子罗成便是。”尉迟恭道:“原来你就是罗成。你来得正好,俺专待拿你去请功。”就把长矛刺来,罗成把枪隔过,回手也是一枪。尉迟恭未曾招架,耍的又是一枪,连忙隔住。罗成一连三四枪,尉迟恭手忙脚乱,那里来得及隔,叫声:“不好。”回马就走。单雄信在城上看见,提兵杀出,那三千铁骑,杀得唐兵人乏马倦,打着得胜鼓回城去了。

尉迟恭杀得喘吁吁的败回营中,见了秦王,叫声:“厉害!”程咬金道:“想是你得胜回来了!”尉迟恭道:“程将军休得取笑,这罗成我是战他不过的,请程将军明日出去,自然得胜。”咬金道:“不敢相欺,若是我去,不但得胜,还要降服他来投顺。”尉迟恭心想:“他口出大言,待我明日去掠阵,看他光景,说他几句,以消今日讥诮之恨。”次日单雄信又请罗成出阵,那程咬金没处推托,只得出阵。尉迟恭奏道:“主公,末将今日愿去军前掠阵。”咬金道:“甚妙,你不跟来看看,也不见我的手段!”秦王道:“王兄肯去掠阵,亦可助威。”二人随即出营。尉迟恭在后看咬金交手,谁料程咬金心中早有成算,必须如此如此,方可安妥。他打马来到阵前,先丢一个眼色,又对罗成把张嘴来噜这么两噜,然后叫道:“你为何昨日欺侮我的尉迟恭?”又把眼睛向罗成霎霎,那尉迟恭在背后那里晓得他做鬼?罗成看见咬金做出许多嘴脸,不知何意。咬金一马上前,轻轻说道:“罗兄弟,你今日长我些威风,这一遭儿,我感激你不尽了。”罗成笑了一笑,两边会意。咬金举斧就砍,罗成假意回手。战了二十余合,罗成虚闪一枪,回马就走。咬金大叫小呼,随后追赶,追至城外,见他进城去,方才转来。

尉迟恭那里晓得他们是相好的兄弟?见了他今日交锋,这般威风,心内不解,就问道:“程兄,前日在言商道上,你的本领也只平常。为何今日大不相同了?”咬金道:“难道是假的么?你若不信,就与你试试。”尉迟恭道:“这有什么要紧,何必如此?”咬金道:“料你也不敢。”二人回营,见秦王说明战胜之事,秦王大喜。茂公心中明白,微笑道:“今日果然有功。明日可再去,须要罗成归顺,如不能说得他来,军法从事。”咬金闻言,暗想:“这是难题目来了!我是与黑炭团说耍儿的话,谁知今番军师弄假成真起来。”没奈何,只得领令。此言不表。

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
古籍资料
提示:
  • 欢迎加入古籍QQ群:71582190,本群只谈古籍,勿论其他。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昵称,如:论语.飞翔,杂学.心在远方。
  •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0以上,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
  • 如要搜索本页,请按 Ctrl+F 打开搜索输入框。
相关古籍原文(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
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 10-1000
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以便网友理解。
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欢迎指正。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