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

中国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西汶书场

会员登录 | 注册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古籍全录

古籍笔记

古籍讨论

石雕合作2000G古籍资料

卷三

[ 胡思敬 ] [ 打印 ]
将本文分享到:
◎北洋捷径
光绪末年,小人阶之以取富贵者捷径有二:一曰商部,载振主之,一曰北洋,袁世凯主之,皆内因奕而借二杨为交通枢纽。当世凯初莅北洋,梁敦彦方任津海关道,凌福彭任天津府,朱家宝任天津县,杨士骧、赵秉钧均以道员在直隶候补。不二三年,敦彦官至尚书,家宝、士骧均跻节镇,福彭升藩司,秉钧内召为警部侍郎。其非北洋官吏而攀附以起者,严修以编修在籍办天津学堂,遂擢学部侍郎;冯汝癸与世凯联姻,遂擢江西巡抚;吴重熹为世凯府试受知师,遂擢河南巡抚。唐绍仪旧从世凯驻朝鲜,甲午之变,出死力护之以归,故遇之加厚,既夺盛宣怀路政畀之,邮传部开,又用为侍郎,一手把持部务,案卷、合同尽为所匿,尚书张百熙虽属世凯姻娅,不能与之抗也。绍仪既得志,复引用其同乡梁如浩、梁士诒、陈昭常等皆列要位。士骧又引其弟士琦入商部。徐世昌久参世凯戎幕,铁良亦尝从之练兵,既入军机,始稍稍携贰。世凯不由科目出身,遇投帖称“门生”者,大喜,必力援之。定成晚入其门,遂长大理院。方其势盛时,端方、陈夔龙、陈璧、袁树勋无不附之。及己酉罢职,星夜奔天津,士骧匿不见。其子克定拟一疏求士琦代奏,士琦有难色,再请于修,修改削大半,阳袒而阴刺之。凡人以势交者,势逼则争,如徐、铁是也;以利交者,利尽则散,如杨、严是也。观此,可为小人结党营私者戒。

◎刘张优劣
戊戌训政之后,孝钦坚欲废立。贻毂闻其谋,邀合满洲二三大老联名具疏请速行大事,荣禄谏不听,而恐其同负恶名于天下也,因献策曰:“朝廷不能独立,赖众力以维持之。疆臣服,斯天下莫敢议矣。臣请以私意先觇四方动静,然后行事未晚。”孝钦许之,遂以密电分询各省督臣,言太后将谒太庙,为穆宗立后。江督刘坤一得电,约张之洞合争。之洞始诺而中悔,折已发矣,中途追折弁回,削其名勿与。坤一曰:“香涛见小事勇,见大事怯,姑留其身以俟后图。吾老朽,何惮?”遂一人挺身独任,电复荣禄曰:“君臣之义至重,中外之口难防,坤一所以报国者在此,所以报公者亦在此。”道员陶森甲之词也。荣禄以坤一电入奏,孝钦惧而止,逾年乃建东宫。后闻粤督陶模亦有电谏阻,其词则佚之矣。

◎荣相谲谏
正阳门外关帝庙,屋甚卑隘,相传神像为明熹宗手塑。车驾出城,必入庙拈香,祈签者甚众,孝钦亦笃信之。又,地安门内有一瞽者,姓赵,失其名,世呼为“赵瞎子”,善梅花易数,孝钦尝遣宫人就之问吉凶,凡八旗巨宅无不尊信其术。荣禄既得坤一复电,不敢遽奏,迟回者累日。因察知孝钦素信阴阳小数,潜遣人诣关庙祈一签,诣赵瞎子占一卦,怀之入朝。孝钦询曰:“外省复电何如?”荣禄曰:“外电久不至,奴才亦时念之。昨诣关庙求签不吉,诣赵瞎子问卜又不吉,颇以为忧。”孝钦曰:“其词何如?”荣禄探怀献之,大意皆云不可妄动,动则有悔,孝钦默然。既越二日,始以坤一复电进,废立之意遂解。

◎朱宝奎叛盛归袁
常州朱宝奎游学西洋归,夤缘入盛宣怀门,宣怀以乡谊,处以铁路局小差。人颇机警,渐被亲任,不数年,由同知捐升道员,遂充上海电报局总办,凡各局弊窦无不知之。窥宣怀有婢绝美,求为室,宣怀不许,由是离交。私发路局积弊,并钞录累年洋商交涉案,叛归袁世凯。世凯久涎铁路、招商、电报三局之利而不详其底蕴,至是得所藉手,遂参宣怀,尽撤其差,以铁路局交唐绍仪、招商局交杨士琦、电报局交吴重熹而保宝奎为邮传部传郎,后为岑春煊劾罢。

◎会议
前朝用人有廷推,行政有封驳,国初罢廷推以一主权,解散朋党,意私而言公,犹可说也。罢六科封驳,以一人独运于上,号令扦格不行,往往朝出暮更,不能取信于下,君制虽尊,王灵反亵矣。曩时军国大政犹交六部九卿会议,迩来变乱成宪,多由一二人主谋,废刑讯而刑部不知,废科举而学臣不知,礼部亦不知。割江北三府一州建行省,诏下数日,江督周馥得电音,茫然无所措手足。上有深闭固拒之心,下有疾雷不及掩耳之势,利刃在手,眯目而试之,其斫丧必多,况非出自宸断,又有倒持之患乎?癸卯秋,戴鸿慈疏言国事当采公论,折衷至当,徐议颁行。于是江淮设省之谕,内外皆以为不便,枢府亦内悔,重于改命,乃设会议处下廷臣会议。已而礼部请修贡院,户部请设丞、参,皆令议之。然筑室道谋,上下漫不经意,各衙门说帖积高至数尺,簧鼓雷同之说杂然并陈,当局稍稍厌之,遂再罢不行。

◎陈夔龙畏内
内地六总督缺愈要者才愈下,品愈污。直隶兼北洋大臣用杨士骧,两江兼南洋大臣用端方,皆佥人也。湖广踞长江上游,亦绾毂南北要地,张之洞内召,用赵尔巽。尔巽赴任不数月,用陈夔龙。夔龙初为兵部主事,尚书许庚身爱其儇慧,以兄子妻之。庚身死,廖寿恒入军机,与夔龙为僚胥,荐之荣禄。时荣禄以枢臣典兵,节制南、北洋,即邸第开幕府,宾客甚盛。夔龙遨游其间,大被宠任,遂由郎中超擢内阁侍读学士,庚子乱后升顺天府尹,外转河南藩司,未莅任擢巡抚,去其为司员时前后甫二年,皆荣禄之力也。夔龙既由妻党显贵,曲意媚内,事无小大,必承意以行。初至河南,丧一女,请假一月治丧,大开辕门,全城文武官悉素服入吊。其夫人籍隶钱塘,每思恋江南风景,辄不乐,又新丧爱女,以南人不服北方水土,乃谋调江苏。莅任未久,升川督,夫人又不欲往。夔龙计无所出,乃私于奕,令尔巽以两湖让之而令锡良以四川让尔巽。以一女子之爱憎牵动数省督、抚,当时用人之得失盖可睹矣!

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
祖宗家法亦自有坏之在先者,妾何敢尔?
所谓祸从口出,此言不虚。
古籍资料
提示:
  • 欢迎加入古籍QQ群:71582190,本群只谈古籍,勿论其他。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昵称,如:论语.飞翔,杂学.心在远方。
  •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0以上,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
  • 如要搜索本页,请按 Ctrl+F 打开搜索输入框。
相关古籍原文(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
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 10-1000
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以便网友理解。
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欢迎指正。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