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古籍全录

古籍笔记

古籍讨论

石雕合作2000G古籍资料

卷六十七 四川二

[ 顾祖禹 ] [ 打印 ]
将本文分享到:
◇成都府东至潼川州三百六十五里,东南至重庆府九百五十里,南至眉州百八十里,西南至邛州三百十里,西至杂谷安抚司七百里,北至龙安府四百八十里。自府治至江南江宁府七千二百六十里,至京师一万四百五十里。

《禹贡》梁州之域。夏商以后,为蜀国。秦灭蜀,置蜀郡。汉因之,武帝兼置益州王莽改益州曰庸部,蜀郡曰导江,治临邛。以公孙述为导江卒正,述据蜀,都成都。又改益州为司隶,蜀郡为成都尹。后汉仍曰蜀郡。三国汉都于此于益州置牧,蜀郡置守,并治成都。晋武帝改蜀郡为成都国,寻复旧。宋、齐以后,益州及蜀郡并治此。隋郡废州存《隋志》:后周置益州总管府。开皇二年,改为西南道行台。明年,复置总管府。大业初,府废,炀帝复改益州为蜀郡。唐又为益州《旧唐书》:武德初,置总管府。三年,改为西南道行台。九年,又改为都督府。龙朔二年,升大都督府。天宝初,复为蜀郡。至德二载,升成都府,并建南京改成都守为尹,以上皇幸蜀也。时又分剑南为东西两川,此为西川节度使治,后分合不一。详见州域形势。又《新唐书》:成都城内有天威军,乾元二年置,元和三年,改曰天征军。上元初,罢京,而府不改。五代因之前、后蜀皆都此。宋太平兴国六年,降为益州。端拱初,复曰成都府亦为西川节度,又成都府路治于此。淳化五年,仍降为州。嘉五年,复故。元曰成都路至正中,明玉珍伪改曰成都刺史府。前朝曰成都府,领州一、县二十五。今仍为成都府。

府山川重阻,地大而要。战国时,司马错说秦惠王伐蜀曰:取其地,足以广国也;得其财,足以富民缮兵。诸葛武侯亦云:益州险塞,沃野千里,天府之土,是也。自秦取蜀,因蜀攻楚,楚繇以亡。汉高资巴蜀之力,战胜荥阳、成皋间,卒有天下。故取天下之规,常在巴蜀。公孙述之据蜀也,北连秦陇,东逼荆州,号为盛强。诸葛武侯用巴蜀,北出秦川,魏人骚动。晋季雄窃成都,亦能北收汉中,东取夔峡,南并宁州。是故蜀之险,弱则足以自固,强则足以伐人。晋人藉之以并吴,隋人资之以亡陈。唐亦繇此以平萧铣,其与秦之攻楚同一揆也。王建之据蜀,号为完固,孟氏因其辙,亦足以自守。元末,明玉珍有蜀,擅威命者且数年。说者谓自公孙述以下,未闻有以蜀兴者,意者地僻而险,与中原悬隔,不足以出奇制胜欤。然吾观汉高以后,未见有雄才大略足以相者,惟武侯能以汉用蜀,而时不吾与,天不假年,卒困于一隅耳。公孙述、李雄之徒,上之不过攘窃之雄,下之不过窥觎之智,故幸则易世而亡,不幸则及身而败。故曰,险可恃也而不可恃也。嗟乎!剑门失守,则夕树降旗;阴平已逾,则朝缨白组;瞿唐不闭,则楼船飙集;清溪无阻,则蛮弩星驰。成都之险,不在近郊,而在四境之外也。虽然,刘禅而闭城清野,邓艾何必非坐缚之师?罗尚而抚士恤民,李氐岂遂为益州之主?成败之机,存乎其人,又安可一律论哉!《水利考》曰:府大江萦流,民殷土沃。《史记·河渠书》:于蜀,蜀守李冰凿离堆,避沫水之害沫者,水石相冲激之名,穿二江成都之中。今大江自松潘叠溪而入茂州界,西南历威州,转而东,经汶川县南,又东南经灌县西北,又东南流,出灌口,过崇庆州新津县而入眉州境者,此汶江之正流也。成都人名之曰南江。其自灌县西北离堆,薄灌城而东北注,历新繁西南郫县南及府城南,而会于新津之大江者,此秦李冰所凿石犀渠也。成都人谓之北江。亦曰郫江。北江又分为两,出灌县东北宝瓶口,又穿三泊洞而北注,经崇宁、彭县、新繁、新都而入汉州雒水,东南流为金堂河者,所谓湔水也。成都人名之曰外江。其自宝瓶口直东入五斗口,东北经崇宁、温江、郫县、新繁、新都界内,过府城北折而南,会府城前江前江,府城南之北江也,经双流入眉州,合于大江者,成都人谓之内江亦曰流江。此成都府境之内江、外江也。《宋史》:秦李冰于离堆都江口置大堰,疏北流为三:东曰外应口,即北江也;东北曰三石洞口,即外江也;东南曰马骑口谓石洞口之东南,即内江也。自三流而下,派别支分为渠堰,不可悉数《都江考》:都江口置大堰,疏北流为三,曰外应,溉永康之导江,成都之新繁,而达于怀安之金堂。东北曰三石洞,溉导江与彭之九陇、崇宁、阳,而达于汉之雒。东南曰马骑,溉导江与彭之崇宁,成都之郫、温江、新都、新繁及成都、华阳。又云:都江口分三流而下,派别支分,不可悉纪。其大者十有四,自外应而分,曰保堂、曰仓门。自三石洞而分,曰将军桥、曰灌田、曰雒源。自马骑而分,曰石址、曰豉、曰道溪、曰东穴、曰投龙、曰北、曰樽下、曰玉徙,而石渠之水,则自离堆别而东,与上下马骑乾溪合。凡为堰九,曰李光、曰膺村、曰百丈、曰石门、曰广济、曰颜上、曰弱水、曰济、曰导,皆以堤摄北流,注之东而防其决。离堆之南,实支流故道,以竹笼石为大堤,凡七垒。《古今集记》:李冰凿离堆山,以避沫水之害,穿三十六江,灌溉川西南十数州县稻田。《堤堰志》:自神禹导江,正源至石纽,出汶川而南,其北无水。秦昭襄王时,蜀守李冰凿离堆、虎头,于江中设象鼻七十馀丈首阔一丈,中阔十五丈,后阔十三丈,指水十二座如象鼻状,大小钓鱼护岸一百八十余丈,横潴洪流,故曰都江。以分岷江之水,北折而东,灌溉田畴,以亿万计。蜀用富饶,离堆之址,旧铲石为水则,则盈一尺至十而止,水及六则流,始足用。过则从侍郎堰、减水河,泄而归诸江侍郎堰见灌县。自北引而南,准水则第四,以为高下之度。故《益州记》曰:水旱从人,不知饥馑,沃野千里,世号陆海,谓之天府也。江道既分,水复湍暴,砂石填委,多成滩碛,岁暮水落,筑堤壅水上流。春正月役工浚治,凡诸堤堰,历代皆岁修之,以为民利,其塘堰多民自修,独离堆设立都江堰,在岷江中流,官费岁至巨万,元人用铁石立堰为石门,以时启闭,公私赖之《元志》:秦时蜀守李冰凿离堆,分江以灌川,蜀民用富饶。至元时冲薄荡啮,大为民患,有司以故事,岁治堤防凡百三十有三所,役费无已。元统二年,会四川肃政廉访司事吉普当巡行周视,得要害之处三十二,余悉罢之。乃征工发徒,之以石。至元元年,肇事于都江堰,堰即分水之源也。盐井关限其西北,水西关据其西南,江南北皆东行。北旧无江,冰始凿以避沬水。中为都江堰,少东为大小钓鱼,又东跨二江为石门,以节北江之水,又东为利民台,台之东南为侍郎、杨柳二堰。其水自离堆分流入南江,南江东至鹿角,又东至金马口,又东过大安桥,入于成都,俗称大皂江。此江之正源也。北江少东,为虎头山,为斗鸡台,台有水则并记治之法,皆冰所为也。又东过凌虚、步云二桥,又东至三石洞,洒为二渠,其一自上马骑东流过郫,入于成都,古谓之内江,今府江是也。其一自三石洞北流过将军桥,又北过四石洞,折而东流,过新繁,入于成都,古谓之外江。此冰所穿二江也。南江自利民台,有支流东南出万工堰,又东为骆驼口,又东为碓口,绕青城而东,鹿角之北涯,有渠曰马坝,东流至成都,入于南江。渠东行二十余里,水决其南涯四十有九,每岁役民以塞之,乃自其北涯凿二渠,与杨柳渠合。东行数十里,复与马坝渠会,而渠成安流。自金马口之西,凿二渠合金马渠,东南入于新津江,罢蓝淀、黄水、千金、白水、新兴至三利十二堰,北江三石洞之东,为外应、颜上、五斗诸堰,外应、颜上之水皆东北流入外江,五斗之水,南入马坝渠,皆内江支流也。外江东至崇宁,亦为万工堰。堰之支流,自北而东,为三十六洞,过清白堰,东入于彭汉之间,而清白堰水溃其南涯,延袤三里余。有司因溃为堰,堰辄坏,乃疏其北涯旧渠,直流而东,罢其堰及三十六洞。至于嘉定之青神有鸿化堰,成都又有九里堤及崇宁之万工堰,彭之堋口、丰润、千江、石洞、济民、罗江、马脚诸堰,皆授之长吏,以时奏工。诸堰之役,都江及利民台最大,侍郎、杨柳、外应、颜上、五斗次之,鹿角、万工、骆驼、碓口、三利又次之,而都江居大江中流,尤难即工。其间或疏旧渠以导流,或凿新渠以杀势,遇水之会,则为石门,以时其启闭。凡智力所及,无不为也。凡五越月而告成,所溉十二县之民,咸歌舞焉。前朝复为之缮理成化九年、弘治九年,皆以次增修。嘉靖三十年,复铸铁牛壅砌都江堰址。万历三年,堰坏,复置铁柱修复。是后,以时浚治。卢翊曰:元人肆力于堰,无复李冰深淘滩之意,假令砂石壅积,水不得东,虽熔金连障无益也。矧所谓铁龟铁柱者,曾未几何,辄震荡堙没,茫无可赖哉。余谓宜事滩碛,以导其流,堰则一仍民便而已,其治之法,无逾李冰所题深淘滩、浅作堰两言而已。

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
古籍资料
提示:
  • 欢迎加入古籍QQ群:71582190,本群只谈古籍,勿论其他。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昵称,如:论语.飞翔,杂学.心在远方。
  •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0以上,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
  • 如要搜索本页,请按 Ctrl+F 打开搜索输入框。
相关古籍原文(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
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 10-1000
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以便网友理解。
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欢迎指正。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