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

中国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西汶书场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古籍全录

古籍笔记

古籍讨论

石雕合作2000G古籍资料

卷十四 北直五

[ 顾祖禹 ] [ 打印 ]
将本文分享到:
◇真定府东至河间府三百五十里,南至顺德府二百八十里,西至山西太原府五百十里,西北至山西蔚州四百二十里,东北至保定府三百里。自府治至京师六百三十里,至南京二千二百里。

《禹贡》冀州地。周为并州地。春秋时属鲜虞国,后属晋。战国属赵。秦为巨鹿郡地。汉初置恒山郡,后改常山郡避文帝讳,武帝分置真定国。后汉建武十三年,并真定入常山国治元氏县。魏复为常山郡。晋因之改治真定县。后魏亦曰常山郡移治九门县。后周于郡置恒州。隋初废郡存州治真定县,炀帝复曰恒山郡。唐仍为恒州,天宝初亦曰恒山郡开元十四年,于恒州置恒阳军。安史僭窃,因置恒阳节度。《通典》:天宝十五载,改为平山郡。乾元初,复为恒州宝应初,为成德节度治。元和十五年,改为镇州避穆宗讳。天初,又改成德为武顺军,以朱温父名诚也。梁开平四年,王附于晋,仍改曰成德。乾化五年,军乱,并于晋。五代唐初,建北都,改州为真定府旋改置北都于太原,复曰成德军。晋天福九年,复曰恒州又改军曰顺国。开运三年,陷于契丹,伪升为中京。汉仍曰镇州,寻复为真定府仍曰成德军。周又为镇州。宋仍曰真定府亦曰常山郡,成德军节度。金因之。元曰真定路。明曰真定府,领州五,县二十七。今仍曰真定府。

府控太行之险,绝河北之要,西顾则太原动摇,北出则范阳震慑。若夫历清河,下平原,逾白马,道梁宋,如建瓴水于高屋,骋驷马于中逵也。盖其地表带山河,控压雄远。往者晋得此以雄长于春秋,赵得此以纵横于战国。河北有事,滹沱、井陉间,马迹殆将遍焉。汉既并天下,而平卢绾,斫陈,未尝不取道常山、真定也。及赤伏中微,奸雄鼎沸,典午难作,胡羯云翔,数百年中,其地有不被兵甲者乎?唐天宝之祸,安禄山以范阳精甲突出常山,渡河南犯。太守颜杲卿旋举兵于后,断禄山归路,且阻其西入之谋,事未获遂。既而李光弼、郭子仪相继出井陉,入常山,屡败贼兵,军声大振,渔阳之路再绝。会潼关陷贼入西京,光弼等引军入井陉,而留兵戍常山。诸军惧不能守,遣宗仙运请于信都太守乌承恩,曰:常山地控燕蓟,路通河洛,有井陉之险,足以扼贼咽喉。若移据常山,与晋阳相首尾,则盛业成矣。承恩不从。常山败,而河北悉为贼陷。其后藩镇擅命,成德最强,以朱滔之凶横,王武俊举恒、冀之兵蹙之,几不能军。王承宗、王庭凑后先专恣,以天子之命,连诸道之兵,四面进讨,相继败衄,莫克剪除也。五代时,契丹为河北患,常恃真定以抗之。真定覆,而滹沱以南不可为矣。宋以真定为重镇,河北之安危系焉。及衅起燕云,而真定先罹其毒。蒙古取河北,亦以真定为要地,屯兵置镇,分辖三十余城。及定都于燕,以近在畿辅,防维常切。明初既下燕都,遂取太原,亦道出真定。靖难之师,争于真定间者,久而始决。盖衿要所存,千古不能易也。宋祁曰:河朔天下根本,而真定又河朔之根本。其地河漕易通,商贾四集,屯田潴水,限隔敌骑,进战退守,绰然有余,故常倚为北面之重。明季晋、豫多故,有草茅言事者,其略曰:京师地偏东北,与中州分界差远,缓急应援,常虞艰阻。迩者枪四出,狐豕载涂,观其搏噬之情,必有突犯京师之意。其突犯也,必将招集党类,厚气并力,以幸一胜。京师禁旅,未尽精练,虽近有蓟、永、宣大之师,然关门迫切,必多掣肘,持疑之间,便稽旬日,一有蹉跌,悔不可追。窃观真定一郡,居京师之左掖,地广力强,北向京师,东驰晋冀,南下相卫,皆近在数驿以内。山川关隘,既足以控守,而原陆平衍,复利于屯营。诚委任能臣,一更夙习,广召募之方,严赏罚之典,训兵积粟,先时而备。贼势尚远,则我厚集其力于近郊,以奇兵出贼不意,随机扑击,贼必畏慑不敢遽前。若贼以真定阻其锋,将甘心焉,则塞井陉,据滹沱以持之。所属列城,复坚壁清野以待之。贼既不得逞,必尽帅凶徒百计攻围,求快其忿。俟其顿弊,然后出锐师以挠之。或京师禁旅,四方援师,四合以歼之,贼可平也。使贼避真定而不攻,图出没于紫荆、倒马之间,我但明侦候,谨烽火,依险设伏,以寡制众,以佚待劳,我必得志。若其南出魏、博,东趣深、冀,或纡道德、景,寇轶河间,或转掠宣、大,窥伺居庸。我中权独握,因形制胜,或绝其后,或翼其旁,误其所向,乖其所之。彼纵得至京师,而情见势屈,贼气必衰,临以大军,必不战而溃耳。然则列重兵于真、定,远可以张折冲,近可以固门户,无事则为唇齿之形,有急即为根本之备也。难者曰:保定不设重镇乎?曰:保定去京师较近,而去晋、豫为远,昔日之备,在京师之西北,而今日之备,在京师之西南,事势不同也。曰:贼若分兵以缀真定,而以重兵疾走京师,京师既不获真定之援,必且坐困,何如专事京营,俾足以居中应敌乎?曰:不然。从来战于城内,不如战于城外,拒敌于百里之内,不如拒敌于数百里之外。且夫用兵之要,在得情势。贼耽耽于京师,其攻真定之兵,必多而不整,贪而不忌。我多为方略,一鼓殄之,乘初胜之气,驰援京师,直压贼垒,贼必震动。京师闻之,气必百倍,此真灭贼之日也。夫灭贼者,利其聚,而不利其分。曹公破韩遂、马超之军,姚苌平雷恶地、魏揭飞之众,其明验也。今贼有必聚之情,又有必向京师之势,而不早为之计,祸至而图之,岂有济哉?时不能用。

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
古籍资料
提示:
  • 欢迎加入古籍QQ群:71582190,本群只谈古籍,勿论其他。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昵称,如:论语.飞翔,杂学.心在远方。
  •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0以上,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
  • 如要搜索本页,请按 Ctrl+F 打开搜索输入框。
相关古籍原文(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
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 10-1000
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以便网友理解。
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欢迎指正。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