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

中国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西汶书场

会员登录 | 注册
civcn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古籍全录

古籍笔记

古籍讨论

新西兰2000G古籍资料

第二十二回 众马快荐举叔宝 小孟尝私入登州

[ 打印 ]
将本文分享到:
咬金回到庄上,尤俊达道:“事已停妥,明日就要动身,今日与你结为兄弟,后日无忧无虑。”咬金道:“说得有理。”就供香案,二人结为生死之交。咬金小两岁,拜俊达为兄。俊达请程母出来,拜为伯母。咬金请俊达妻子出来,拜为嫂嫂。大设酒席,直吃到晚,各自睡了。

次日起来,吃过早茶,咬金道:“好动身了。”俊达道:“尚早哩!且等到晚上动身。”咬金问其何故,俊达道:“如今盗贼甚多,我卖的又是珠宝,日里出门,岂不招人耳目?故此到晚方可出门。”咬金道:“原来如此。”

到晚,二人吃了酒饭,俊达令家丁把六乘车子,上下盖好,叫声:“兄弟,快些披挂好,上马走路。”咬金笑道:“我又不去打仗上阵,为何要披挂?”俊达道:“兄弟不在行了,黑夜行路,最防盗贼,自然要披挂了去。”咬金听了,同俊达一齐披挂上马,押着车子,从后门而去。

走了半个更次,来到一个去处,地名长叶林。望见号灯有数百盏,又有百余人,各执兵器,齐跪在地下,大声道:“大小喽罗迎接大王。”咬金大叫道:“不好了!响马来了!”俊达连忙说道:“不瞒兄弟说,这班不是响马,都是我手下的人,愚兄向来在这里行动。近来许久不做,如今特请兄弟来做伙计,若能取得一宗大财物,我和你一世受用。”咬金听说,把舌头一伸道:“原来你是做强盗,骗我说做生意。这强盗可是做得的么?”俊达道:“兄弟,不妨,你是头一遭。就做出事来,也是初犯,罪可免的。”咬金道:“原来做强盗,头一次不妨得的么?”俊达道:“不妨得的。”咬金道:“也罢,我就做一遭便了。”

俊达听了大喜,带了喽罗,一齐上山。那山上原有厅堂舍宇,二人入厅坐下,众喽罗参见毕,分列两边。俊达叫道:“兄弟,你要讨帐,要观风?”咬金想道:“讨帐,一定是杀人劫财;观风,一定是坐着观看。”遂应道:“我去观风吧。”俊达道:“既如此,要带多少人去行劫?”咬金道:“我是观风,为何叫我去行动?”俊达笑道:“原来兄弟对此道行中的哑谜都不晓得。大凡强盗见礼,谓之‘剪拂’。见了些客商,谓之‘风来’,来得少谓之‘小风’,来得多谓之‘大风’。若杀之不过,谓之‘风紧’,好来接应。‘讨帐’,是守山寨,问劫得多少。这行中哑谜,兄弟不可不知。”咬金道:“原来如此。我今去观风,不要多人,只着一人引路便了。”俊达大喜,便着一个喽罗,引路下山。

咬金遂带喽罗,来到东路口,等了半夜,没有一个客商经过,十分焦躁。看看天色微明,喽罗道:“这时没有,是没有的了,程大王上山去吧!”咬金道:“做事是要顺溜,难道第一次空手回山不成,东边没有,待我到西边去看。”小喽罗只得引到西边,只见远远的旗旛招飐,剑戟光明,旗上大书:“靠山王饷杠”。一枝人马,溜溜而来,原来这镇守登州净海大元帅靠山王,乃炀帝叔祖,文帝嫡亲叔父,名唤杨林,字虎臣。因炀帝初登大宝,就差继子大太保罗芳,二太保薛亮,解一十六万饷银,龙衣数百件,路经长时林,到长安进贡。

咬金一见,叫声:“妙呀,大风来了!”喽罗连忙说道:“程太子,这是登州老大王的饷银,动不得的。”咬金喝道:“放屁,什么老大王,我不管他!”遂拍动自己乘坐的铁脚枣骝驹,手持大斧,大叫:“过路的,留下买路钱来!”小校一见,忙入军中报道:“前面有响马断路。”罗芳闻报,叫声:“奇怪!难道有这样大胆的强人,白日敢出来断王杠!待我去拿来。”说罢便上前大喝一声:“何方盗贼,岂不闻登州靠山王的厉害。敢在这里断路!”咬金并不回言,把斧砍来,罗芳举枪,往上一架,噹的一声响,把枪折为两段,叫声:“哎呀!”回马便走。薛亮拍马来迎,咬金顺手一斧,正中刀口,噹的一声,震得双手血流,回马而走。众兵校见主将败走,呐喊一声,弃了银桶,四下逃走。咬金放马来赶,二人叫声:“强盗,银子你拿去罢了,苦苦赶我怎的?”咬金喝道:“你这两个狗头,休认我是无名强盗,我们实是有名强盗。我叫做程咬金,伙计尤俊达,今日权寄下你两个狗头,迟日可再送些来。”

咬金说罢,回马转来。罗芳、薛亮惊慌之际,错记了姓名,只记着陈达、尤金,连夜奔回登州去了。咬金回马一看,只见满地俱是银桶,跳下马来,把斧砍开,滚出许多元宝,咬金大喜。忽见尤俊达远远跑来,见了元宝,就叫众喽罗,将桶劈开,把元宝装在那六乘车子内,上下盖好,回至山上。过了一日,到晚一更时分,放火烧寨,收拾回庄,从后门而入。花园中挖了一个地穴,将一十六万银子尽行埋了。到次日,请了二十四员和尚,挂榜开经,四十九日梁王忏。劫杠这日,是六月二十二日,他榜文开了二十一日起忏,将咬金藏在内房,不敢放他出来,此话慢讲。

且说登州靠山王杨林,这一日升帐理事,外面忽报:“大太保,二太保回来了。”杨林吃了一惊道:“为何回来这般快?”就叫他们进来。二人来至帐前,跪下禀道:“父王,不好了!王杠银子,被响马尽动去了!”杨林听了大怒道:“响马劫王杠,要你们押杠何用?与我绑去砍了!”左右一声答应,将二人拿下。二人哀叫:“父王呵,这响马厉害无比,他还通名姓哩!”杨林喝道:“强盗叫甚名字?”二人道:“那强盗一个叫陈达,一个叫尤金。”杨林道:“失去王杠,在何处地方?”二人道:“在山东历城县地方,地名长叶林。”杨林道:“既有这地方名姓,这响马就好拿了。”吩咐将二人松了绑,死罪饶了,活罪难免,叫左右捆打四十棍。遂发下令旗令箭,差官赍往山东,限一百日内,要拿长叶林劫王杠的响马陈达、尤金。百日之内,如拿不着,府县官员,俱发岭南充军,一直行台节制武职,尽行革职。

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
古籍资料
提示:
  • 欢迎加入古籍QQ群:71582190,本群只谈古籍,勿论其他。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昵称,如:论语.飞翔,杂学.心在远方。
  •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0以上,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
  • 如要搜索本页,请按 Ctrl+F 打开搜索输入框。
相关古籍原文(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
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 10-1000
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以便网友理解。
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欢迎指正。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