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古籍全录

古籍笔记

古籍讨论

渊骞卷 第十一

[ 扬雄 ] [ 打印 ]
将本文分享到:
扬子法言·渊骞卷

〔疏〕吴曹侍读元忠云:“汉书艺文志:‘扬雄所序三十八篇。’本注云:‘法言十三。’此十三篇,即本传之十三卷。文选班孟坚答宾戏注引作‘十二卷’者,宋祁校本云:‘李轨注法言本,渊骞与重黎共序。’知轨据汉世传本,重黎、渊骞幷为一篇,故合法言序为十三篇,可由祁校语得之。”荣按:李本自学行卷第一,至孝至卷第十三,每卷标题下皆有注语,惟渊骞卷第十一下无文,盖重黎、渊骞本为一篇,多论春秋以后国君、将相、卿士、名臣之事,以其文独繁,倍于他篇,故自篇中“或问渊、骞之徒恶乎在”以下,析为卷第十一。虽自为一篇,然实即重黎之下半,既非别有作意,遂不为之序。弘范知其然,故于此卷标题下亦不为之注。艺文志“法言十三”,此据卷数言之则然,若论其作意,不数渊骞,则止十二。答宾戏注引扬雄传:“譔十二卷,象论语,号曰法言。”此可证旧本汉书此传承用子云自序,其文如此。卷末所载法言序中之不得别有渊骞序,更不辩自明。浅人习见通行法言卷数皆为十三,疑雄传“十二卷”字为“十三”之误,又疑渊骞独无序为传写阙失,遂改“二”为“三”。且妄造“仲尼之后,迄于汉道”云云二十八字,为渊骞序,窜入传中。于是雄传此文不独非子云之真,亦并非孟坚之旧矣。君直据选注此条,证明重黎、渊骞共序之义,至为精核。然谓轨据汉世传本合法言序为十三篇,似亦未协。李本法言序附孝至之后,明不以为一篇。盖重黎、渊骞之析为二篇,汉世已然。谓法言序无渊骞序,则是;谓十三卷为数序,不数渊骞,则非也。

或问:“渊、骞之徒恶乎在?”曰:“寝。”或曰:“渊、骞曷不寝?”曰:“攀龙鳞,附凤翼,巽以扬之,勃勃乎其不可及也。如其寝!如其寝!”〔疏〕“渊、骞之徒恶乎在”者,学行注云:“徒犹弟子也。”渊、骞之徒,犹云七十子之弟子。仲尼弟子列传以颜渊、闵子骞居首,故举渊、骞以统其余也。音义:“恶乎,音乌。”按:七十子皆身通六艺,而其弟子多不传,故以为问。“寝”者,广雅释诂:“寝,藏也。”按:谓湮没不彰也。音义:“曰寝,俗本作‘曰在寝’,‘在’,衍字。”司马云:“宋、吴本作‘在寝’。”按:此因未解寝字之义而妄增者。“攀龙鳞,附凤翼”者,伯夷列传云:“颜渊虽笃学,附骥尾而行益显。”索隐云:“喻因孔子而名彰。”即此文所本。巽以扬之,集注本无“巽”字,云:“宋、吴本作‘巽以扬之’,今从李本。”是温公所见监本无此字。今治平本有之,而“巽以扬之”四字占三格,明是修板挤入。秦校云:“当衍‘巽’字,温公集注可证。”是也。俞云:“卢氏文弨云:‘李本巽作翼。’不知翼者即涉上句‘附凤翼’而误衍。温公但云‘扬,发扬也’,不及翼字之义。是其所据本无‘巽’字,亦非别有他字也。今各本皆作‘巽以扬之’,盖据宋、吴本加,非李本之旧。”荣按:旧监本固无“巽”字,然此或传写偶脱,非必李本如此。后汉书光武帝纪章怀太子注引此文正作“巽以扬之”,(各本皆同。)则其所据本有“巽”字,为宋、吴本所自出,钱本亦有之,于义为足。盖下文勃勃乎其不可及也,即承巽字而言。巽为风,故云勃勃。龙麟、凤翼喻孔子之道,巽风喻天。言七十子得孔子而师事之,天实助之,以成其名也。勃勃乎其不可及也,世德堂本作“不可及乎”。“如其寝!如其寝”者,七十子之成名皆以孔子,七十子之弟子源远而流益分,不复能有所附丽以成其名,然则七十子之遭际,岂得与其弟子之遭际相提并论也!

七十子之于仲尼也,日闻所不闻,见所不见,文章亦不足为矣。〔疏〕“七十子之于仲尼也”,司马云:“宋、吴本作‘七十二子’。”按:孟子云:“如七十子之服孔子也。”本书学行云:“速哉!七十子之肖仲尼也。”皆举成数言之,此亦同。宋、吴本非。“日闻所不闻,见所不见”者,圣人之言行,如天道之日新,学者得圣人而师之,其进益无有已时也。“文章亦不足为矣”者,司马云:“言游孔门者,务学道德,不事文章。”按:谓七十子不必皆有著述传于后世,非其才有所不逮,乃日有所不给,亦意有所不屑也。

君子绝德,小人绝力。或问“绝德”。曰:“舜以孝,禹以功,皋陶以谟,非绝德邪?”〔注〕是皆德之殊绝。“力”。〔注〕绝力者何?“秦悼武、乌获、任鄙扛鼎抃牛 ,非绝力邪?”〔注〕此等皆以多力举重,崩中而死,所谓不得其死然。〔疏〕“君子绝德,小人绝力”者,绝谓不可几及。言君子小人各有其不可几及者,君子之于德,小人之于力是也。“舜以孝”者,尧典云:“有鳏在下,曰虞舜,父顽,母嚚,象傲,克谐以孝。”中庸云:“舜其大孝也与?德为圣人,尊为天子,富有四海之内,宗庙飨之,子孙保之。”“禹以功”者,禹贡云:“禹锡玄圭,告厥成功。”左传昭公篇云:“美哉禹功!明德远矣。微禹,吾其鱼乎?”“皋陶以谟”者,皋陶谟云:“曰若稽古皋陶曰:‘允迪厥德,谟明弼谐。’”书序云:“皋陶矢厥谟。”“秦悼武、乌获、任鄙扛鼎抃牛”者,秦本纪云:“惠王卒,子武王立。”索隐云:“名荡。”按:本纪称武王者,省言之。下云“悼武王后出归魏”,又始皇本纪云“悼武王享国四年,葬永陵”,是以二字为谥也。本纪又云:“武王有力好戏,力士任鄙、乌获、孟说皆至大官。王与孟说举鼎绝膑,八月,(按:悼武四年。)武王死,族孟说。”是乌获、任鄙皆秦悼武王同时人。孟子云:“然则举乌获之任,是亦为乌获而已矣。”赵注云:“乌获,古之有力人也。”则乌获乃古有力者之称。秦悼武王时之乌获,以有力着,因取此名名之耳。梁氏玉绳汉书人表考云:“案文子自然篇,老子曰:‘用众人之力者,乌获不足恃。’是古有乌获,后人慕之,以为号也。”樗里子甘茂列传云:“秦人谚曰:‘力则任鄙,智则樗里。’”音义:“扛鼎,音江。”司马云:“抃牛,谓以两牛相击,如抃手状。”按:张平子思玄赋旧注云:“抃,手搏也。”又通作“卞”,汉书哀帝纪赞苏林注云“手搏为卞”,是也。然则抃牛即手搏牛之谓。殷本纪正义引帝王世纪云:“纣倒曳九牛。”注“是皆德之殊绝”。按:司马长卿封禅文:“未有殊尤绝迹可考于今者也。”是殊、绝义同。注“此等皆以多力举重,崩中而死”。按:世德堂本无“此等”二字。秦本纪:“举鼎绝膑。”集解引徐广云:“一作‘脉’。”弘范所据史记,字盖作“脉”,故云崩中。内经阴阳别论云:“阴虚阳搏谓之崩。”王注云:“阴脉不足,阳脉盛搏,则内崩而血流下。”即其义。史记惟言秦武王举鼎而死,今按告子孙疏引皇甫士安帝王世说(当作“世纪”。)云:“秦武王好多力之士,乌获之徒并皆归焉。秦王于洛阳举周鼎,乌获两目血出。”则乌获盖亦不得其死。任鄙死状未闻。白起列传云:“昭王十三年,穰侯相秦,举任鄙以为汉中守。”则鄙至昭襄王时犹存。弘范云此等皆以举重死,或别有所本。

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
古籍资料
提示:
  • 欢迎加入古籍QQ群:71582190,本群只谈古籍,勿论其他。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昵称,如:论语.飞翔,杂学.心在远方。
  •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0以上,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
  • 如要搜索本页,请按 Ctrl+F 打开搜索输入框。
相关古籍原文(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
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 10-1000
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以便网友理解。
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欢迎指正。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