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

中国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西汶书场

会员登录 | 注册
civcn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古籍全录

古籍笔记

古籍讨论

新西兰2000G古籍资料

白石道人诗说

[ 姜夔 ] [ 打印 ]
将本文分享到:
大凡诗,自有气象、体面、血脉、韵度。气象欲其浑厚,其失也俗;体面欲其宏大,其失也狂;血脉欲其贯穿,其失也露;韵度欲其飘逸,其失也轻。

作大篇,尤当布置:首尾匀停,腰腹肥满。多见人前面有余,后面不足;前面极工,后面草草。不可不知也。

诗之不工,只是不精思耳。不思而作,虽多亦奚为?

雕刻伤气,敷衍露骨。若鄙而不精巧,是不雕刻之过;拙而无委曲,是不敷衍之过。

人所易言,我寡言之,人所难言,我易言之,自不俗。

花必用柳对,是儿曹语。若其不切,亦病也。

难说处一语而尽,易说处莫便放过;僻事实用,熟事虚用;说理要简切,说事要圆活,说景要微妙。多看自知,多作自好矣。

小诗精深,短章蕴藉,大篇有开阖,乃妙。

喜词锐,怒词戾,哀词伤,乐词荒,爱词结,恶词绝,欲词屑。乐而不淫,哀而不伤,其惟《关雎》乎!

学有余而约以用之,善用事者也;意有余而约以尽之,善措辞者也;乍叙事而间以理言,得活法者也。

不知诗病,何由能诗?不观诗法,何由知病?名家者各有一病,大醇小疵,差可耳。

篇终出人意表,或反终篇之意,皆妙。

守法度曰诗,载始末曰引,体如行书曰行,放情曰歌,兼之曰歌行。悲如蛩螀曰吟,通乎俚俗曰谣,委曲尽情曰曲。

诗有出于《风》者,出于《雅》者,出于《颂》者。屈、宋之文,《风》出也﹔韩、柳之诗,《雅》出也;杜子美独能兼之。

《三百篇》美刺箴怨皆无迹,当以心会心。

陶渊明天资既高,趣诣又远,故其诗散而庄、淡而腴,断不容作邯郸步也。

语贵含蓄。东坡云:“言有尽而意无穷者,天下之至言也。”山谷尤谨于此。清庙之瑟,一唱三叹,远矣哉!后之学诗者,可不务乎?若句中无余字,篇中无长语,非善之善者也;句中有余味,篇中有余意,善之善者也。

体物不欲寒乞。

意中有景,景中有意。

思有窒碍,涵养未至也,当益以学。

岁寒知松柏,难处见作者。

波澜开阖,如在江湖中,一波未平,一波已作。如兵家之阵,方以为正,又复是奇;方以为奇,忽复是正。出入变化,不可纪极,而法度不可乱。

文以文而工,不以文而妙,然舍文无妙,胜处要自悟。

意出于格,先得格也;格出于意,先得意也。吟咏情性,如印印泥,止乎礼义,贵涵养也。

沉着痛快,天也。自然学到,其为天一也。

意格欲高,句法欲响,只求工于句、字,亦末矣。故始于意格,成于句、字。句意欲深、欲远,句调欲清、欲古、欲和,是为作者。

诗有四种高妙:一曰理高妙,二曰意高妙,三曰想高妙,四曰自然高妙。碍而实通,曰理高妙;出自意外,曰意高妙;写出幽微,如清潭见底,曰想高妙;非奇非怪,剥落文采,知其妙而不知其所以妙,曰自然高妙。

一篇全在尾句,如截奔马。词意俱尽,如临水送将归是已;意尽词不尽,如抟扶摇是已;词尽意不尽,剡溪归棹是已;词意俱不尽,温伯雪子是已。所谓词意俱尽者,急流中截后语,非谓词穷理尽者也。所谓意尽词不尽者,意尽于未当尽处,则词可以不尽矣,非以长语益之者也。至如词尽意不尽者,非遗意也,辞中已仿佛可见矣。词意俱不尽者,不尽之中,固已深尽之矣。

一家之语,自有一家之风味。如乐之二十四调,各有韵声,乃是归宿处。模仿者语虽似之,韵亦无矣。鸡林其可欺哉!

《诗说》之作,非为能诗者作也,为不能诗者作,而使之能诗;能诗而后能尽我之说,是亦为能诗者作也。虽然,以我之说为尽,而不造乎自得,是足以为能诗哉?后之贤者,有如以水投水者乎?有如得兔忘筌者乎?噫!我之说已得罪于古之诗人,后之人其勿重罪余乎!

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
多看自知,多作自好矣。
这是从创作上说的,凡有技艺,皆是要有一个锻炼的过程,诗文也是如此。熟能生巧几乎是普遍适用的规律。乡村野夫见山川之景,其肺腑之间自有诗情,自有感慨,而不长于作诗文,则好篇章也白白浪费了。
小诗精深,短章蕴藉,大篇有开阖,乃妙。
这里说的是不同文体如何入妙境。文体不同,所能表现的艺术特色和内容也就不同,这是形式与内容的关系之体现。小诗需短小精悍,像苏州园林里的假山之一景;短章要寓理于事,如园林之石潭;大篇要有气象,首尾皆饱满且布置有节,如大江大河。
难说处一语而尽,易说处莫便放过;僻事实用,熟事虚用;说理要简切,说事要圆活,说景要微妙。
这几句说的还是如何达到“不俗”的境界。难说处就要“微言大义”,留出空白来让读者去补充。易说之处则可以深入而出彩,如陶靖节写农事。“僻事”离现实生活太远,而“熟事”又时常耳闻目睹了无新意,故要化而用之。
花必用柳对,是儿曹语。若其不切,亦病也。
花对柳,这是蒙学读物的内容,学语之孩童尽然知晓,而诗人们也惯用,几近成为陈词滥调。但若达不到花柳之对仗,又想有意做点创造,恐怕有破坏文辞优美之嫌疑。
人所易言,我寡言之,人所难言,我易言之,自不俗。
文学可以说是最讲创新与创造的,达到不俗的标准是成功的作品必备的。所谓人所易言,我寡言之,是说在寥寥数语中写进别人连篇累牍的内容;所谓人所难言,我易言之,是说难写之状貌,难说是情思,能够用巧思化之,出语精当。
雕刻伤气,敷衍露骨。若鄙而不精巧,是不雕刻之过;拙而无委曲,是不敷衍之过。
这里的雕刻和敷衍是统一的,是锤炼文章的方法。敷衍并不是常言的凑凑合合的行为,敷者,敷于其上,衍者,衍生而开,都是说的诗文的修饰与增益方法。诗文锤炼过度,文字过于精巧就是以文害气了,有时候也显得做作虚假。适当的锤炼能去除诗文的平白如水,使之有嚼劲有看头。好比一个大庭院,在进门处设一个屏墙,摆上一圈花草,整个体院就多了一分灵气,有曲径通幽之感。生活于其间也免了些单调。
诗之不工,只是不精思耳。不思而作,虽多亦奚为?
凡事预则立,写诗下笔之前,若没有思考,没有对题材的把握,或没有真情实感,充其量也就是笔墨游戏罢了。传康熙皇帝作诗好几万,大抵没有多少文学价值,故也不见各个古代文学史论及到,可以说是不精思而作诗的好例子了。到了现代,有人提出了自动写作的观点,好像写作可以不用思考,率性而为了。但这自动写作的观点首先也要一番思索。而且自动写作的目的是有的,并不是放任的。
作大篇,尤当布置:首尾匀停,腰腹肥满。多见人前面有余,后面不足;前面极工,后面草草。不可不知也。
写文章不是求长篇大篇为务,可写这些鸿篇巨制确实需要功力。谋篇布局自然重要,创作的气度也要从始至终的一贯饱满。虎头蛇尾是历来的问题,所谓善始者实繁,克终者盖寡。
气象欲其浑厚,其失也俗;体面欲其宏大,其失也狂;血脉欲其贯穿,其失也露;韵度欲其飘逸,其失也轻。
浑厚这一特征又可以理解为质朴,如大地之子一般,有股子乡野村夫之味,而这特征若过了头就成为粗鄙与低俗。恰如农村风光很美,但担粪施肥却不是人乐见的。
大凡诗,自有气象、体面、血脉、韵度。气象欲其浑厚,其失也俗;体面欲其宏大,其失也狂;血脉欲其贯穿,其失也露;韵度欲其飘逸,其失也轻。
说诗有气象和体面等特征,似乎是拿评判人的标准在说诗文。当然这种做法是由来已久的,魏晋之初一股清谈的氛围形成了,对人物的品评也就是理之当然的。后来发展到论文章论诗作,也是很自然的。因为文章乃是人作,包含有人的个性与气度。所谓人如其文也。
古籍资料
提示:
  • 欢迎加入古籍QQ群:71582190,本群只谈古籍,勿论其他。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昵称,如:论语.飞翔,杂学.心在远方。
  •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0以上,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
  • 如要搜索本页,请按 Ctrl+F 打开搜索输入框。
相关古籍原文(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
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 10-1000
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以便网友理解。
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欢迎指正。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