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古籍全录

古籍笔记

古籍讨论

卷四十四

[ 萧统 ] [ 打印 ]
将本文分享到:
○檄喻巴蜀檄汉书曰:相如为郎数岁,会唐蒙使略通夜郎,僰中,徵发巴蜀吏卒千人,郡又多为发转漕万馀人,用军兴法,诛其渠率,巴蜀人大惊恐。上闻之,乃遣相如责唐蒙等,因喻告巴蜀人以非上之意也。

※司马长卿告巴蜀太守:蛮夷自擅,不讨之日久矣。时侵犯边境,劳士大夫。陛下即位,存抚天下,安集中国。然後兴师出兵,北征匈奴,单于怖骇,交臂受事,屈膝请和。战国策,张仪曰:仪交臂而事齐、楚。康居西域,重译纳贡,稽颡来享。礼记王制曰:五方之人,言语不通,北方曰译。说文曰:译,传也,传四夷之语也。汉书西域传曰:康居国去长安万二千三百里。春秋说题辞曰:盛德则感,越裳重译。礼记,孔子曰:拜之而後稽颡。毛诗曰:自彼氐、羌,莫不来享。尔雅曰:享,献也。移师东指,闽越相诛。右吊番禺,太子入朝。文颖曰:吊,至也。番禺,南海郡县治也,东伐越,後至番禺,故言右也。颜师古曰:南越为东越所伐,汉以兵救之。南越蒙天子德惠,故遣太子朝。所以云吊也,非训至也。太子即婴齐也。闽越,地名也。越有三,此其一也。南夷之君,西僰之长,言君者,大之也。僰,蒲北切。文颖曰:犍为县。常效贡职,不敢墯怠,论语撰考谶曰:穿胸儋耳,莫不贡职。延颈举踵喁喁然,吕氏春秋曰:圣人南面而立,天下皆延颈举踵矣。论语素王受命谶曰:莫不喁喁,延颈归德。皆乡风慕义,欲为臣妾,论语撰考谶曰:远都殊域,莫不乡风。又曰:孺悲欲见,乡党慕义。史记,张良曰:百姓莫不乡风慕义,原为臣妾。道里辽远,山川阻深,不能自致。郑玄礼记注曰:致之言至也。夫不顺者已诛,而为善者未赏,吕氏春秋曰:先王之法,为善者赏,为不善者罚,古之道也。故遣中郎将往宾之,中郎将,即唐蒙也。发巴蜀之士各五百人,以奉币帛,卫使者不然,张揖曰:不然之变也。靡有兵革之事,战斗之患。今闻其乃发军兴制,张揖曰:发三军之众也。兴制,谓起军法制,追将帅也。惊惧子弟,忧患长老,郡又擅为转粟运输,皆非陛下之意也。当行者或亡逃自贼杀,亦非人臣之节也。

夫边郡之士,闻烽举燧燔,张揖曰:昼举烽,夜燔燧。皆摄弓而驰,荷兵而走,摄,谓张弓注矢而持之。摄,奴颊切。流汗相属,唯恐居後,触白刃,冒流矢,议不反顾,计不旋踵,人怀怒心,如报私雠。彼岂乐死恶生,非编列之民,而与巴蜀异主哉?编列,谓编户也。淮南子曰:编户齐民。计深虑远,急国家之难,而乐尽人臣之道也。故有剖符之封,析珪而爵。如淳曰:析,中分也。白藏天子,青在诸侯。位为通侯,处列东第。东第,甲宅也。居帝城之东,故曰东帝。张揖曰:列东第在天子下方。终则遗显号於後世,传土地於子孙,行事甚忠敬,居位甚安逸,名声施於无穷,功烈著而不灭。是以贤人君子,肝脑涂中原,膏液润野草而不辞也。春秋考异邮曰:枯骸收胲,血膏润草。胲,古才切。今奉币役至南夷,即自贼杀,或亡逃抵诛,抵,至也,亡逃而至於诛也。一曰,逃亡被诛而抵拒於诛也。如淳曰:抵其罪而诛戮之也。一曰,诛者亡,不肯受诛也。身死无名,谥为至愚,无名,言无善名也。谥,犹号也。耻及父母,为天下笑。人之度量相越,岂不远哉!春秋合诚图曰:君杀妻诛,为天下笑。然此非独行者之罪也。父兄之教不先,子弟之率不谨,寡廉鲜耻,而俗不长厚也。其被刑戮,不亦宜乎!

陛下患使者有司之若彼,悼不肖愚民之如此,故遣信使,诚信之使也。晓谕百姓以发卒之事,因数之以不忠死亡之罪,让三老孝悌以不教诲之过。汉书,景帝诏曰:置三老孝悌以道民焉。方今田时,重烦百姓,重,难也,不欲召聚之。已亲见近县,张揖曰:檄以示巴蜀城旁近县。恐远所谿谷山泽之民不遍闻,檄到,亟下县道,亟,急也。汉书曰:县有蛮夷曰道。使咸喻陛下之意,无忽。

为袁绍檄豫州魏氏春秋曰:袁绍伐许,乃檄州郡。

陈孔璋魏志曰:琳避难冀州,袁本初使典文章,作此檄以告刘备,言曹公失德,不堪依附,宜归本初也。後绍败,琳归曹公。曹公曰:卿昔为本初移书,但可罪状孤而已,恶恶止其身,何乃上及父祖邪?琳谢罪曰:矢在弦上,不可不发。曹公爱其才而不责之。

左将军领豫州刺史郡国相守。蜀志曰:先主归陶谦,谦表先主为豫州刺史。後归曹公,曹公表为左将军。盖闻明主图危以制变,忠臣虑难以立权。是以有非常之人,然後有非常之事;有非常之事,然後立非常之功。难蜀父老曰:世必有非常之人,然後有非常之事;有非常之事,然後有非常之功。夫非常者,故非常人所拟也。

曩者彊秦弱主,赵高执柄,专制朝权,威福由己,时人迫胁,莫敢正言,终有望夷之败,史记曰:秦二世梦白虎啮其左骖马,杀之。问占梦卜,泾水为祟。二世乃齐望夷宫,欲祠泾水。使使责让赵高以盗事。高惧,乃阴与其女婿咸阳令阎乐数二世,二世自杀。张华曰:望夷宫在长安西北长平观故台处,是临泾水作之,以望北夷也。汉书曰:王氏浸盛,群下莫敢正言。祖宗焚灭,汙辱至今,永为世鉴。及臻吕后季年,产禄专政,内兼二军,外统梁赵,擅断万机,决事省禁,下凌上替,海内寒心。汉书曰:张辟强谓丞相陈平,请拜吕台、吕产为将,将兵居南北军。丞相如辟强计。太后临朝,以吕侯子台为吕王,台弟产为梁王,建成侯释之子禄为赵王。吕后崩,将军禄、相国产颛兵秉政。韦昭国语注曰:季,末也。左氏传,闵子骞曰:下凌上替,能无乱乎?高唐赋曰:寒心酸鼻。於是绛侯朱虚兴兵奋怒,诛夷逆暴,尊立太宗,汉书曰:产、禄因谋作乱,齐悼惠王子朱虚侯章在京师,知其谋,使人告兄齐王,令发兵,章欲与太尉勃内应,以诛诸吕。又曰:吕禄、吕产欲作乱,朱虚侯章与太尉勃等诛之。大臣乃谋迎代王。代王立,是为孝文皇帝。故能王道兴隆,光明显融。此则大臣立权之明表也。明表,谓明白之表仪也。

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
古籍资料
提示:
  • 欢迎加入古籍QQ群:71582190,本群只谈古籍,勿论其他。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昵称,如:论语.飞翔,杂学.心在远方。
  •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0以上,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
  • 如要搜索本页,请按 Ctrl+F 打开搜索输入框。
相关古籍原文(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
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 10-1000
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以便网友理解。
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欢迎指正。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