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古籍全录

古籍笔记

古籍讨论

卷四十二

[ 萧统 ] [ 打印 ]
将本文分享到:
【书中】

为曹公作书与孙权吴书曰:孙策初与魏武俱事汉,薨。周瑜、鲁肃谏权曰:将军承父兄馀资,兼六郡之众,兵精粮多,何区区而受制於人也!权遂据江东,西连蜀汉,与刘备和亲。故作书与权,望得来同事汉也。

阮元瑜魏志曰:阮瑀,字元瑜,宏才卓逸,不群於俗。太祖为司空,召为军谋祭酒,又管记室,书檄多瑀所作,又转丞相仓曹属,卒。文章志曰:陈留人也。

离绝以来,于今三年,无一日而忘前好。亦犹姻媾之义,恩情已深;尔雅曰:婿之父曰姻,妇之父曰婚。毛诗笺曰:重婚曰媾。吴志曰:策并江东,曹公力未能逞,且欲抚之,乃以弟女配策小弟匡,又为子彰取贲女,皆礼辟策弟权、翊,又命杨州刺史严象举茂才。违异之恨,中间尚浅也。孤怀此心,君岂同哉!每览古今所由改趣,因缘侵辱,或起瑕亹,心忿意危,用成大变。心既忿恨,意不自安。若韩信伤心於失楚,彭宠积望於无异,汉书曰:高祖徙信为楚王,後以为淮阴侯。信知汉畏其能,称疾不朝,由此日怨。陈豨反,高祖自将往。信阴使人之豨所,而与家人谋夜诈赦诸官徒奴,欲发兵袭吕后、太子。范晔後汉书曰:光武至蓟,彭宠上谒,自负功德,光武接之不能满,以此怀不平。光武知之,以问幽州牧朱浮,浮对曰:陛下昔倚为北道主人,宠谓至当延閤握手,交欢并坐。今既不然,所以失望也。卢绾嫌畏於已隙,英布忧迫於情漏,此事之缘也。汉书曰:上立卢绾为燕王。初,上如邯郸击陈豨,燕王卢绾亦击其东北。豨使王黄求救於匈奴,绾亦使其臣张胜於匈奴。胜至胡,燕王臧荼子衍亡在胡,见胜曰:公何不令燕且缓豨而与胡和?事宽,得长王燕。胜以为然,乃令匈奴兵击燕。绾疑胜与胡反,上书请族胜。胜还报,具道所以为者。绾寤,乃诈论他人以脱胜家属,使得为匈奴间,而阴使范齐之豨所,欲令连兵无决。汉既斩豨,其裨将降,言燕王绾使范齐通谋豨所。上使使召绾,绾称病,於是上曰:绾果反矣。乃遣樊哙伐燕。又曰:黥布为淮南王。汉诛梁王彭越,盛其醢以遍赐诸侯。至淮南王,王大恐,阴令人部聚兵伺旁郡警急。贲赫为布中大夫,上变,言布谋反有端,可先未发诛也。淮南王疑其上言国阴事,汉使又来,颇有所验,遂族赫家,发兵反。孤与将军,恩如骨肉,割授江南,不属本州,岂若淮阴捐旧之恨。杨州旧属江南,江南之地尽属焉。今魏徙杨州於寿春,而孙权全有江南之地,故云属本州也。江都图经曰:江西寿春属魏,魏杨州刺史镇寿春。捐旧或为捐夺,误也。抑遏刘馥,相厚益隆,宁放朱浮显露之奏。魏志,刘馥,字元颖,沛国人也。太祖方有袁绍之难,谓馥可任以东南之事,遂为杨州刺史。後汉书曰:朱浮为幽州牧,奏渔阳守彭宠多买兵器,不迎母。宠遂反。无匿张胜贷他改切故之变,张胜有故於胡,卢绾匿之,而加恩贷也。贷或为贰。匪有阴构贲音肥赫之告,固非燕王淮南之亹也。而忍绝王命,明弃硕交,实为佞人所构会也。史记,苏秦谓齐王曰:此弃仇雠而得石交者也。硕与石古字通。论语,子曰:远佞人。夫似是之言,莫不动听,因形设象,易为变观。战国策曰:曾参杀人,人有告曾参母,母不信。又有人告之,母又不信。须臾又有人告之,母乃投杼而起。示之以祸难,激之以耻辱,大丈夫雄心,能无愤发。吴志曰:周瑜云:受制於人,岂与南面称孤同哉!昔苏秦说韩,羞以牛後,韩王按剑作色而怒,虽兵折地割,犹不为悔,人之情也。战国策,苏秦为楚合从,说韩王曰:臣闻鄙谚曰:宁为鸡尸,不为牛从。今西面交臂而臣事秦,何以异於牛从也!夫以大王之贤也,挟强韩之名,臣切为大王羞之。韩王忿然作色,攘臂按剑仰天曰:寡人虽死,其不事秦。延叔坚战国策注曰:尸,鸡中主也。从,牛子也,从或为後,非也。仁君年壮气盛,绪信所嬖,楚辞曰:窃悲申包胥之气盛。宋均诗纬注曰:绪,业也。既惧患至,兼怀忿恨,不能复远度孤心,近虑事势,遂赍见薄之决计,秉翻然之成议。加刘备相扇扬,事结亹连,推而行之。想畅本心,不原於此也。周易曰:推而行之存乎通。

孤之薄德,位高任重,幸蒙国朝将泰之运,荡平天下,怀集异类,家语注曰:异类,夷狄也。喜得全功,长享其福。而姻亲坐离,厚援生隙,汉书,谷永曰:因而生隙。常恐海内多以相责,以为老夫苞藏祸心,阴有郑武取胡之诈,左氏传,赵孟曰:老夫罪戾是惧,焉能恤远。又曰:楚公子圉聘于郑,郑使行人子羽与之言曰:大国无乃苞藏祸心以图之。韩子曰:昔者郑武公伐胡,先以其子妻胡君,以娱其意。因而问於群臣曰:吾所用兵,谁可伐者?大夫关其思对曰:胡可。武公怒而戮之,曰:胡,兄弟之国也。子言伐之何?胡君闻之,以郑亲己,遂不备郑。郑人袭胡,取之也。乃使仁君翻然自绝。以是忿忿,怀惭反侧,常思除弃小事,更申前好,小事,忿恨。前好,谓婚姻。二族俱荣,流祚後嗣,以明雅素中诚之效。抱怀数年,未得散意。昔赤壁之役,遭离疫气,烧舡自还,以避恶地,非周瑜水军所能抑挫也。江陵之守,物尽穀殚,无所复据,徙民还师,又非瑜之所能败也。赤壁,地名,在荆州下。吴志曰:曹公临荆州,权遣周瑜、程普为左右督,各领万人,与刘备俱进。遇於赤壁,大破曹公车,烧其馀舡引退。士卒饥疫,死者太半。备、瑜等复追至南郡,公遂北还,留曹仁於江陵。瑜、仁相守岁馀,所杀伤甚众,仁委城走。荆土本非己分,我尽与君,冀取其馀,言荆州之土,非我之分,今尽以与君,实冀取其馀地耳。非相侵肌肤,有所割损也。列子,孟孙阳谓禽子曰:有侵若肌肤获万金者,若为之乎?曰:为之。思计此变,无伤於孤,何必自遂於此,不复还之。言我尚冀君之馀地,何必荆州之土,不复还我哉!高帝设爵以延田横,光武指河而誓朱鮪荣美切,君之负累,岂如二子?汉书高纪曰:初,田横攻彭越。项羽已灭,横惧诛,与宾客亡入海。上恐其久为乱,遣使赦横,曰:横来,大者王,小者侯。谢承後汉书曰:光武攻洛阳,朱鮪守之。上令岑彭说鮪曰:赤眉已得长安,更始为胡殷所反害,今公谁为守乎?鮪曰:大司徒公被害,鮪与其谋,诚知罪深,不敢降耳。彭还白上,上谓彭,复往明晓之:夫建大事不忌小怨,今降,官爵可保,况诛罚乎?上指水曰:河水在此,吾不食言。是以至情,原闻德音。毛诗曰:彼美孟姜,德音不忘。

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
古籍资料
提示:
  • 欢迎加入古籍QQ群:71582190,本群只谈古籍,勿论其他。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昵称,如:论语.飞翔,杂学.心在远方。
  •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0以上,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
  • 如要搜索本页,请按 Ctrl+F 打开搜索输入框。
相关古籍原文(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
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 10-1000
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以便网友理解。
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欢迎指正。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