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古籍全录

古籍笔记

古籍讨论

卷二十七

[ 萧统 ] [ 打印 ]
将本文分享到:
行旅下军戎郊庙乐府上【行旅下】

【北使洛】

颜延年沈约宋书曰:延之为豫章世子中军行军参军。义熙十二年,高祖北伐,有宋公之授,府遣一使庆殊命,参起居,延之至洛阳,道中作诗一首,文辞藻丽,为谢晦、傅亮所赏。集曰:时年三十二。

改服饬徒旅,首路跼险难。左氏传曰:齐侯谓韩厥曰:服改矣。杜预曰:戎朝异服也。谢承後汉书序曰:徐俶戎车首路。毛诗曰:谓天盖高,不敢不跼。毛苌诗传曰:跼,曲也。郑玄曰:跼,可畏惧之言也。振楫发吴州,秣马陵楚山。阮籍咏怀诗曰:朱鳖跃飞泉,夜飞过吴州。毛诗曰:言秣其马。杜预曰:粟食马曰秣。韩子曰:楚和氏得璞玉於楚山之中。涂出梁宋郊,道由周郑间。汉书曰:沛公乃道砀。音义曰:道由砀也。前登阳城路,日夕望三川。汉书曰:汝南郡有阳城县。音义,应劭曰:三川,今河南郡。韦昭曰:有河、洛、伊,故曰三川也。在昔辍期运,经始阔圣贤。毛诗曰:自古在昔。魏都赋曰:应期运而光赫。蔡邕陈寔命碑曰:应期运之数。抱朴子曰:闻之前志,圣人生,率阔五百岁。伊穀绝津济,台馆无尺椽。伊、穀,二水名也。曹植毁故殿令曰:秦之灭也,则阿房无尺椽。郑玄论语注曰:津济,渡处也。宫陛多巢穴,城阙生云烟。王猷升八表,嗟行方暮年。言王道被於八荒,余行属於岁暮也。挚虞尚书令箴曰:补我衮阙,阐我王猷。毛诗曰:嗟行之人。又曰:岁聿云暮。阴风振凉野,飞雪瞀穷天。陆机苦寒行曰:凉野多险难。尔雅曰:雾谓之晦。郭璞曰:言昏冥也,武赋切。穷天,谓季冬之日月穷尽也。吕氏春秋曰:季冬,日穷于次,月穷于纪。临涂未及引,置酒惨无言。引,犹进也。汉书曰:上置酒沛宫。隐悯徒御悲,威迟良马烦。楚辞曰:隐闵而不达,韩诗曰:周道威迟。洛神赋曰:车殆马烦。游役去芳时,归来屡徂愆。言当归来,而更数有所往而愆本期。蓬心既已矣,飞薄殊亦然。言己有蓬心,事既已矣,而身飞薄亦复同之,自伤之辞也。庄子谓惠子曰:夫拙於用大,则夫子犹有蓬之心也夫。郭象曰:蓬非直达者。曹植吁嗟篇曰:吁嗟此转蓬,居世亦然之。

【还至梁城作(五言)】

※颜延年眇默轨路长,憔悴征戍勤。楚辞曰:登石峦兮远望,路眇眇兮默默。又曰:颜色憔悴。左氏传曰:勤戍五年。昔迈先徂师,今来後归军。振策睠东路,倾侧不及群。陆机赴洛诗曰:振策陟崇丘。楚辞曰:肩倾侧而不容。息徒顾将夕,极望梁陈分。嵇康赠秀才诗曰:息徒兰圃。陆机从梁陈诗曰:远游越梁陈。故国多乔木,空城凝寒云。论衡曰:观乔木,知旧都。丘垄填郛郭,铭志灭无文。木石扃幽闼,黍苗延高坟。说文曰:扃,门之关也。惟彼雍门子,吁嗟孟尝君。愚贱同堙灭,尊贵谁独闻?桓子新论曰:雍门周见孟尝君曰:臣窃悲千秋万岁後,坟墓生荆棘,行人见之曰:孟尝君尊贵乃如是乎!毛诗曰:吁嗟女兮。封禅书曰:堙灭而不称。列子曰:伏羲以来,三十馀万岁,贤愚好丑,无不消灭。曷为久游客?忧念坐自殷。毛诗曰:忧心殷殷。

【始安郡还都与张湘州登巴陵城楼作(五言)】

颜延年沈约宋书曰:延之为员外常侍,出为始安太守,徵为中书侍郎。集曰:张劭。

江汉分楚望,衡巫奠南服。左氏传曰:楚昭王曰:江、汉、睢、漳,楚之望也。衡、巫,二山名。尚书曰:奠高山大川。孔安国曰:奠,定也。三湘沦洞庭,七泽蔼荆牧。盛弘之荆州记曰:湘水北流二千里,入于洞庭。子虚赋曰:臣闻楚有七泽,尝睹其一,未见其馀。郭璞山海经注曰:巴陵县有洞庭陂,江、湘、沅水皆共会巴陵,故号三江口也。尔雅曰:郊外曰牧。经涂延旧轨,登闉访川陆。周礼曰:国中经涂九轨。说文曰:延,长也。又曰:闉,城曲重门也。旧轨,谓张劭也。蜀都赋曰:经途所亘。郑玄周礼注曰:延,进也。陆机豫章行曰:川陆殊涂。水国周地嶮,河山信重复。陆机答张士然诗曰:余固水乡士。吕氏春秋注曰:乡,国也。地嶮,已见上文。左传,子犯曰:表里山河,必无害也。却倚云梦林,前瞻京台囿。尚书曰:荆州,云土梦作乂。孔安国曰:云梦之泽在江南。西都赋曰:舍櫺槛而却倚。怀旧赋曰:前瞻太室。说苑曰:楚昭王游於荆台。司马子期谏曰:荆台左洞庭,右彭蠡。荆或为京。囿,于有切。清氛霁岳阳,曾晖薄澜澳。说文曰:氛亦氛字也。杜预左氏传注曰:氛,气也。毛苌诗传曰:山南曰阳。尔雅,澳,隈也。凄矣自远风,伤哉千里目。潘安仁在怀县诗曰:凉梠自远集。楚辞曰:湛湛江水兮河上有枫,目极千里兮伤春心。万古陈往还,百代劳起伏。起伏,即倚伏也。存没竟何人?蜅介在明淑。苍颉篇曰:蜅,明也。刘熙孟子注曰:介,操也。楚辞曰:彼尧舜之耿介。王逸曰:耿,光也。介,大也。耿与蜅同,古迥切。请从上世人,归来蓺桑竹。论衡曰:上世之人,质朴易化。毛苌诗传注曰:蓺,树也。

还都道中作五言集曰:上浔阳,还都道中作。都,谓都扬州也。

※鲍明远昨夜宿南陵,今旦入芦洲。宣城郡图经曰:南陵县西南水路一百三十里。庾仲雍江图曰:芦洲至樊口二十里,伍子胥初所渡处也。樊口至武昌十里。然此芦洲在下,非子胥所渡处也。客行惜日月,崩波不可留。江赋曰:骇漰浪而相礧。言客行既惜日月,兼崩波之上,不可少留。侵星赴早路,毕景逐前俦。鳞鳞夕云起,猎猎晓风遒。广雅曰:遒,急也。腾沙郁黄雾,翻浪扬白鸥。鸥,水鸟也。登舻眺淮甸,掩泣望荆流。汉书音义,李斐曰:舻,船前头刺棹处也。楚辞曰:长太息而掩涕。绝目尽平原,时见远烟浮。绝,犹尽也。倏悲坐还合,俄思甚兼秋。兼,犹三也。毛诗曰:一日不见如三秋。未尝违户庭,安能千里游?周易曰:不出户庭,无咎。古歌曰:离家千里客,戚戚多思复。谁令乏古节,贻此越乡忧。思玄赋曰:慕古人之贞节。左氏传,宋人曰:怀璧不可以越乡。

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
古籍资料
提示:
  • 欢迎加入古籍QQ群:71582190,本群只谈古籍,勿论其他。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昵称,如:论语.飞翔,杂学.心在远方。
  •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0以上,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
  • 如要搜索本页,请按 Ctrl+F 打开搜索输入框。
相关古籍原文(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
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 10-1000
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以便网友理解。
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欢迎指正。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