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

中国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西汶书场

会员登录 | 注册
civcn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古籍全录

古籍笔记

古籍讨论

新西兰2000G古籍资料

卷三十七 淹水、叶榆水、夷水、油水、澧水、沅水、泿水

[ 郦道元 ] [ 打印 ]
将本文分享到:
淹水出越巂遂久县徼外,吕忱曰:淹水,一曰复水也。

东南至青蛉县。

县有禺同山,其山神有金马、碧鸡,光景倏忽,民多见之。汉宣帝遣谏大夫王褒祭之,欲至其鸡、马,褒道病而卒,是不果焉。王褒《碧鸡颂》曰:敬移金精神马,缥缥碧鸡。故左太冲《蜀都赋》曰:金马骋光而绝影,碧鸡倏忽而耀仪。又东过姑复县南,东入于若水。

淹水径县之临池泽,而东北径云南县西,东北注若水也。益州叶榆河,出其县北界,屈从县东北流,县故滇池叶榆之国也,汉武帝元封二年,使唐蒙开之,以为益州郡。郡有叶榆县,县西北八十里,有吊鸟山,众鸟千百为群,其会呜呼啁哳,每岁七八月至,十六七日则止。

一岁六至,雉雀来吊,夜燃火伺取之。其无嗉不食,似特悲者,以为义鸟,则不取也。俗言凤凰死于此山,故众鸟来吊,因名吊鸟。县之东有叶榆泽,叶榆水所钟而为此川薮也。

过不韦县,县故九隆哀牢之国也。有牢山,其先有妇人,名沙壹,居于牢山。捕鱼水中,触沉木,若有感,因怀孕,产十子。后沉木化为龙出水,九子惊走。小子不能去,背龙而坐,龙因舐之。其母鸟语,谓背为九,谓坐为隆,因名为九隆。及长,诸兄遂相共推九隆为王。后牢山下,有一夫一妇,生十女,九隆皆以为妻,遂因孳育,皆画身像龙文,衣皆著尾。九隆死,世世不与中国通。汉建武二十三年,王遣兵来,乘革船南下,攻汉鹿茤民。鹿茤民弱小,将为所擒,于是天大震雷疾雨,南风漂起,水为逆流,波涌二百余里,革船沉没,溺死数千人。后数年,复遣六王,将万许人攻鹿茤。鹿茤王与战,杀六王,哀牢耆老共埋之。其夜,虎掘而食之。明旦,但见骸骨,惊怖引去。乃惧,谓其耆老小王曰:哀牢犯徼,自古有之。今此攻鹿爹,辄被天诛。中国有受命之王乎?何天祐之明也。即遣使诣越巂奉献。求乞内附,长保塞徼。汉明帝水平十二年,置为永昌郡。郡治不韦县,盖秦始皇徙吕不韦子孙于此,故以不韦名县。北去叶榆六百余里,叶榆水不径其县,自不韦北注者,卢仓禁水耳。叶榆水自县南,径遂久县东,又径姑复县西,与淹水合。又东南径永昌邪龙县,县以建兴三年,刘禅分隶云南,于不韦县为东北。

东南出益州界,叶榆水自邪尤县东南,径秦臧县,甫与濮水同注滇池泽于连然、双柏县也。叶榆水自泽,又东北径滇池县南,又东径同并县南,又东径漏江县,伏流山下,复出蝮口,谓之漏江。左恩《蜀都赋》曰:漏江袱流溃其阿,汩若汤谷之扬涛,沛若蒙汜之涌波。诸葛亮之平南中也,战于是水之南。叶榆水又径贲古县北,东与盘江合。盘水出律高县东南盢町山,东径梁水郡北,责古县南。水广百余步,深处十丈,甚有瘴气。朱褒之反,李恢追至盘江者也。建武十九年,伏彼将军马援上言,从贲泠出贲古,击益州。臣所将骆越万余人,便习战斗者二千兵以上,弦毒矢利,以数发,矢注如雨,所中辄死。愚以行兵,此道最便。盖承藉水利,用为神捷也。盘水又东径汉兴县。山溪之中,多生邛竹,桄榔树,树出面,而夷人资以自给。故《蜀都赋》曰:邛竹缘岭。又曰,面有桄榔,盘水北入叶榆水,诸葛亮入南,战于盘东是也。入牂柯郡西随县北为西随水,又东出进桑关,进桑县,牂柯之南部都尉治也。水上有关,故曰进桑关也。故马援言从泠水道出,进桑王国至益州贲古县,转输通利,盖兵车资运所由矣。自西随至交趾,崇山接险,水路三千里。叶榆水又东南,绝温水,而东南注于交趾。过交趾泠县北,分为五水,络交趾郡中,至南界复合为三水,东入海。《尚书大传》曰,尧南抚交趾,于《禹贡》荆州之南垂,幽荒之外,故越也。《周礼》南八蛮,雕题、交趾,有不粒食者焉。《春秋》不见于传,不通于华夏,在海岛,人民鸟语。秦始皇开越岭南,立苍梧、南海、交趾、象郡。汉武帝元鼎二年,始并百越,启七郡,于是乃置交趾刺史以督领之,初治广信,所以独不称州。时又建朔方,明已始开北垂,遂辟交趾于南,为子孙基址也。泠县,汉武帝元鼎六年开,都尉治。《交州外域记》曰:越王令二使者典主交趾、九真二郡民,后汉遣伏波将军路博德讨越王。路将军到合浦,越王令二使者赍牛百头,酒千钟,及二郡民户口簿,诣路将军。乃拜二使者为交趾、九真太守。诸雒将主民如故。交趾郡及州本治于此也,州名为交州。后朱雒将子名诗,索泠雒将女名征侧为妻,侧为人有胆勇,将诗起贼,攻破州郡,服诸雒将,皆属征侧,为王,治泠县,复交趾、九真二郡民二岁调赋。后汉遣伏波将军马援将兵讨侧,诗走入金溪究,三岁乃得。尔时西蜀并遣兵共讨侧等,悉定郡县为令长也。山多大蛇,名曰髯蛇,长十丈,围七八尺,常在树上伺鹿兽。鹿兽过,便低头绕之,有顷,鹿死,先濡令湿讫,便吞,头角骨皆钻皮出。山夷始见蛇不动时,便以大竹签签蛇头至尾,杀而食之,以为珍异。故杨氏《南裔异物志》曰:髯惟大蛇,既洪且长。采色驳荦,其文锦章。食豕吞鹿,腴成养创。宾享嘉宴,是豆是觞。言其养创之时,肪腴甚肥。搏之,以妇人衣投之,则蟠而不起,走便可得也。北二水:左水东北径望海县南,建武十九年,马援征征侧置,又东径龙渊县北,又东合南水。水自泠县东,径封溪县北。《交州外域记》曰:交趾昔未有郡县之时,土地有滩田。其田从潮水上下,民垦食其田,因名为雒民。设雒王、雒侯,主诸郡县。县多为雒将,雒将铜印青绶。后蜀王子将兵三万,来讨雒王、雒侯,服诸雒将,蜀王子因称为安阳王。后南越王尉佗举众攻安阳王。安阳王有神人,名皋通,下辅佐,为安阳王治神弩一张,一发杀三百人。南越王知不可战。却军住武宁县。按《晋太康记》县属交趾。越遣太子名始,降服安阳王,称臣事之。安阳王不知通神人,遇之无道,通便去,语王曰:能持此弩王天下,不能持此弩者亡天下。通去,安阳王有女名曰媚珠,见始端正,珠与始交通。始问珠,令取父弩视之,始见督,便盗以锯截弩讫,便逃归报南越王。南越进兵攻之,安阳王发弩,弩折,遂败。安阳王下船,径出于海。今平道县后王宫城见有故处。《晋太康地记》县属交趾。越遂服诸雒将。马援以西南治远,路径千里,分置斯县。治城郭,穿渠,通导溉灌,以利其民。县有猩猩兽,形若黄狗,又状貆纯。人面,头颜端正,善与人言,音声丽妙,如妇人好女。对语交言,闻之无不酸楚。其肉甘美,可以断谷,穷年不厌。又东径浪泊,马援以其地高,自西里进屯此。又东径龙渊县故城南,又东,左台北水,建安二十三年,立州之始,蛟龙蟠编于南、北二津,故改龙渊,以尤编为名也。卢循之寇交州也,交州刺史杜慧度,率水步军晨出南津,以火箭攻之,烧其船舰,一时溃散,循亦中矢赴水而死。于是斩之,传首京师。慧度以斩循勋,封龙编侯。刘欣期《交州记》曰:龙编县功曹左飞,曾化为虎,数月,还作吏。既言其化,亦化无不在,牛哀易虎,不识厥兄,当其革状,安知其讹变哉?其水又东径曲易县,东流注于泿郁。《经》言于郡东界,复合为三水,此其二也。其次一水东径封溪县南,又西南径西于县南,又东径赢陛县北,又东径北带县南,又东径稽徐县,径水注之。水出龙编县高山,东南流入稽徐县,注于中水。中水又东径羸陵县南,《交州外域记》曰:县本交趾郡治也。《林邑记》曰:自交趾南行,都官塞浦出焉。其水自县东径安定县,北带长江,江中有越王所铸铜船,潮水退时,人有见之者。其水又东流,隔水有泥黎城,言阿育王所筑也。又东南合南水。南水又东南,径九德郡北。《交州外域记》曰:交趾郡界有扶严究,在郡之北,隔渡一江。即是水也。江水对交趾朱县,又东径浦阳县北,又东径无切县北。建武十九年九月,马援上言:臣谨与交趾精兵万二千人,与大兵合二万人,船车大小二千艘,自入交趾,于今为盛。十月,援南入九真,至无切县,贼渠降。进入余发,渠帅朱伯弃郡,亡入深林巨薮。犀象所聚,羊牛数千头,时见象数十百为群。援又分兵入无编县,王莽之九真亭。至居风县,帅不降,并斩级数十百,九真乃靖。其水又东径句漏县,县带江水,江水对安定县,《林邑记》所谓外越、安定、纪粟者也。县江中有潜牛,形似水牛,上岸斗,角软还入江水,角坚复出。又东与北水合,又东注郁,乱流而逝矣。此其三也。平撮通称,同归郁海,故《经》有入海之文矣。

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
古籍资料
提示:
  • 欢迎加入古籍QQ群:71582190,本群只谈古籍,勿论其他。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昵称,如:论语.飞翔,杂学.心在远方。
  •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0以上,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
  • 如要搜索本页,请按 Ctrl+F 打开搜索输入框。
相关古籍原文(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
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 10-1000
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以便网友理解。
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欢迎指正。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