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古籍全录

古籍笔记

古籍讨论

卷八十一

[ 严可均 ] [ 打印 ]
将本文分享到:
◎ 陆康

康字季宁,吴郡吴人。少仕州郡。灵帝初,举茂才,除高成令。光和初,迁武陵太守,历桂阳、乐安二郡太守,以言事徵诣廷尉,免。召拜议郎,出为庐江太守。献帝初,加忠义将军,为袁术将孙策所攻。拒守二年,城陷。病卒,年七十。

◇ 上疏谏铸铜人

臣闻先王治世,贵在爱民。省徭轻赋,以宁天下,除烦就约,以崇简易,故万姓从化,灵物应德。末世衰主,穷奢极侈,造作无端,兴制非一,劳割自下,以从苟欲,故黎民吁嗟,阴阳感动。陛下圣德承天,当隆盛化,而卒被诏书,亩敛田钱,铸作铜人,伏读惆怅,悼心失图。夫十一而税,周谓之彻。彻者,通也,言其法度可通万世而行也。故鲁宣税亩,而彖灾自生;哀公增赋,而孔子非之。岂有聚夺民物,以营无用之铜人;捐舍圣戒,自蹈亡王之法哉!傅曰:「君举必书,书而不法,后世何述焉?」陛下宜留神省察,改敝从善,以塞兆民怨恨之望。(《后汉·陆康传》。)

◇ 尚书令嚣

嚣等七人皆在灵帝初,其姓莫可考。梅鼎祚云:「刘嚣字重宁,长沙人,历太仆司空。」

◇ 上言请条列立宋皇后礼仪

尚书令臣嚣、仆射臣鼎、尚书臣旭、臣乘、臣滂、臣谟、臣诣稽首言:「伏惟陛下履乾则坤,动合阴阳。群臣大小咸以长秋宫未定,遵旧依典,章表仍闻,历时乃听。令月吉日,以宋贵人为皇后,应期正位,群生兆庶莫不式舞。《易》称「受慈介祉」,《诗》云「干禄百福,子孙千亿」,万方幸甚。今吉日以定,臣请太傅、太尉、司徒、司空、太常条列礼仪正处上,群臣妾无得上寿,如故事。臣嚣、臣鼎、臣旭、臣乘、臣滂、臣谟、臣诣愚暗不达大义,诚惶诚恐,顿首死罪,稽首再拜以闻。(《续汉·礼仪志中》注补引蔡质所记立宋皇后仪。)

◎ 谢弼

弼,字辅宣,东郡武阳人。灵帝初,举有道对策,除郎中,以言事出为广陵府丞,去官归。为宦党所陷,死狱中。

◇ 上封事陈得失

臣闻和气应于有德,妖异生乎失政。上天告谴,则王者思其愆;政道或亏,则奸臣当其罚。夫蛇者,阴气所生;鳞者甲兵之符也。《鸿范传》曰:「厥极弱,时则有蛇龙之孽。」又荧惑守亢,裴回不去,法有近臣谋乱,发于左右。不知陛下所与从容帷幄之内,亲信者为谁。宜急斥黜,以消天戒。臣又闻「惟虺惟蛇,女子之祥」。伏惟皇太后定策宫闼,援立圣明,《书》云:「父子兄弟,罪不相及。」窦氏之诛,岂宜咎延太后?幽隔空宫,愁感天心,如有雾露之疾,陛下当何面目以见天下?昔周襄王不能敬事其母,戎狄遂至交侵。孝和皇帝不绝窦后之恩,前世以为美谈。礼为人后者为之子,今以桓帝为父,岂得不以太后为母哉?《援神契》曰:「天子行孝,四夷和平。」方今边境日蹙,兵革蜂起,自非孝道,何以济之!愿陛下仰慕有虞蒸蒸之化,俯思《凯风》慰母之念。臣又闻爵赏之设,必酬庸勋,开国承家,小人忽用。今功臣久外,未蒙爵秩,啊母宠私,乃享大封,大风雨雹,亦由于兹。又故太傅陈藩,辅相陛下,勤身王室,夙夜匪懈,而见陷群邪,一旦诛灭。其为酷滥,骇动天下,门生故吏,并离徙锢。蕃身已往,人百何赎!宜还其家属,解除禁网。夫台宰重器,国命所继。今之四公,唯司空刘宠断断首善,余皆素餐致寇之人,必有折足覆饣束之凶。可因灾异,并皆罢黜。徵故司空王畅,长乐少府李膺,并居政事,庶灾变可消,国祚惟永。臣山薮顽暗,未达国典。策曰「无有所隐」,敢不尽愚,用忘讳忌。伏惟陛下裁其诛罚。(《后汉·谢弼传》,又略见袁宏《后汉纪》二十三,语次不同。)

◎ 何进

进,字遂高,南阳宛人,灵思何皇后之兄。家本屠者。徵拜郎中,再迁虎贲中郎将,出为颍川太守。光和中,徵拜侍中,将作大匠、河南尹。中平初,为大将军,封慎侯。少帝即位,与太傅袁隗辅政,录尚书事。以谋诛宦官事泄,遇害于嘉德殿。

◇ 荐董扶表

资游、夏之德,述孔氏之风,内怀焦、董消复之术。方今并凉骚扰,西戎蠢叛,宜敕公车特诏,待以异礼,谘谋奇策。(《蜀志·刘焉传》注引《益部耆旧传》。)

◇ 请释王允疏

夫内视反听,则忠臣竭诚;宽贤矜能,则义士万节。是以孝文纳冯唐之说,晋悼宥魏绛之罪。允以特选受命,诛逆抚顺,曾未期月,州境澄清。方欲列其庸勋,请加爵赏,而以奉事不当,当肆大戮。责轻罚重,有亏众望。臣等备位宰相,不敢寝默。诚以允宜蒙三槐之听,以昭忠贞之心。(《后汉·王允传》。)

◇ 奏迁董后

孝仁皇后使故中常侍夏恽、永乐太仆封等交通州郡,辜较在所珍宝货赂,悉入西省。蕃后故事不得留京师,与服有章,膳羞有品。请永乐后迁宫本国。(《后汉·董后纪》。)

◎ 仇靖

靖,字汉德,武都下辨人。为郡从史。

◇ 析里桥甫阝阁颂

惟斯析里,汉之右。溪源漂疾,横柱于道。涉秋霖漉,盆溢滔涌,涛波滂沛,激扬绝道。汉水逆让,稽滞商旅,路当二州,经用衤沮。沮县士民,或给州府,休谒往还,恒失日晷。行理咨嗟,郡县所苦。斯既然,甫阝阁尤甚。缘崖凿石,处隐定柱。临深长渊,三百馀丈。接木上连,号为万柱。过者栗栗,载乘为下。车迎布,岁数千两。遭遇ㄨ纳,人物俱隋。沈没洪渊,酷烈为祸。自古迄今,莫不创楚。于是太守汉阳阿阳李君讳翕字伯都,以建宁三年三月辛巳(《隶释》作「二月」,审视碑本是「三」字。三月乙卯朔,辛巳艹七日也。)到官,思惟惠利,有以绥济。闻此为难,其日久矣。嘉念高帝之开石门,元功不朽,乃俾衡官掾下辨仇审,改解危殆,即便求隐,析里大桥,于今乃造。校致攻坚,□□工巧。虽昔鲁班,亦莫似象。又散关之崭漯,从朝阳之平燥。减西□□高阁,就安宁之石道。禹导江河,以靖四海。经记厥绩,艾康万里。臣□□□勒石示后,乃作颂曰:

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
古籍资料
提示:
  • 欢迎加入古籍QQ群:71582190,本群只谈古籍,勿论其他。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昵称,如:论语.飞翔,杂学.心在远方。
  •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0以上,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
  • 如要搜索本页,请按 Ctrl+F 打开搜索输入框。
相关古籍原文(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
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 10-1000
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以便网友理解。
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欢迎指正。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