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

中国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西汶书场

会员登录 | 注册
civcn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古籍全录

古籍笔记

古籍讨论

新西兰2000G古籍资料

岳伯川杂剧选(元)

[ 岳伯川 ] [ 打印 ]
将本文分享到:
岳孔目借铁拐李还魂杂剧

--------------------------------------------------------------------------------
岳孔目借铁拐李还魂杂剧

第一折

(正末引张千上,开)某是郑州奉宁军人氏,姓岳,岳寿便是。在这六房中做一个都孔目,人顺口叫我做岳孔目。嫡亲三口儿,浑家李氏,孩儿福通。早起晚息,多亏张千这个兄弟。这六房中若不是我和兄弟呵怎可,咱是一体。张千呵!
[仙吕点绛唇] 名分轻薄,俸钱些小,家私暴。我又不会耕种得锄刨,我和你倚仗着笞杖徒流绞。
(张千云)哥哥,昨朝中牟县解将一火强盗来,作何发落了?
[混江龙] 想昨朝那一火强盗,又被那昧心钱买转我这管紫霜毫。我减一笔当刑责断,我添一笔交他为从的该敲。凭着我拗曲作直取状笔,胜如那致命图财杀人刀。关来节去,物西钱东,私多公少,日久天长,咱俺做令史的那一个敢合神道!伴当每指山买磨,百姓每画地为牢。
(正末云)我来到门前看,有一个酒醉先生,大笑三声,大哭三声,骂俺嫂嫂是寡妇,骂俺福童孩儿是无爹的业种。我分开这人看他,他叫我做无头鬼!张千,这廝好生无礼!
[油葫芦] 欺负俺孩儿年纪小,出家儿施善道。吃的来噎噎臌臌醉醄醄。走在门前哭罢又在门前笑,走到我阶头前指定阶头闹。俺孩儿着娘引着,他说道他爷死了。不索司房中插状子当官告,消得我三指大一个纸题条。
[天下乐] 我将他拖到官中便下牢,我这里先交,交他省会了。把他似打家贼并排匣定脚,首领每去解了你的? ,祇候人当了你的袍,我把他牛马般吃一顿拷!
(外末云)老夫不是别人,韩魏公便是。私行到岳寿门首,吊着一个先生,我放了,看有甚么人出来。(张千出来云)是谁放了这先生?(外末云)是老夫放了。(张千云)这老子好无礼!我与哥哥说去。哥哥,那先生被一个老庄家放了。(正末云)这老子,你好无礼!张千,你拿那老子高高的吊起,放下问事帘来,我问这老子!
[醉扶归] 你问他住在村镇居在城郭?(外云)城里有房儿,乡里有庄儿。你问他当甚夫役纳甚差徭?(外云)军民差都当些。你问他开铺席为经商做甚手作?你与我审个住处知个名号。(张千云)哥哥,你问他怎的?待不得三朝五朝,必把他左解的冤仇报。
(张千云)哥哥,你问他怎么?
[金盏儿] 我问他使斗秤拿个大小等个高低!(张千云)哥哥,他不使斗秤,他只闲坐。只他那粉壁低水瓮小,拿他在当街里拷!站车过,说与那上守,这老子我交他劈先里着司房中勾一遭便有祸,案卷里添一笔便违条。挑河夫当一遭穷断他筋,打家贼指一指拷折他腰。
(云)这一会把那老子吊在外头,我接韩魏公忙哩!你自家做一个方便放了罢。(张千云)兀那老子,我在哥哥面前说了这半日,我放你,你把些钞与我买酒吃。(外末云)我有钞在腰里,我手疼拿不得,你自取。(张千云)这老子,你乡下人倒哄我城里人?(外末云)我不哄你,你自取。(张千去取,见这腰间势剑金牌张千唬倒在地。)
[赚煞] 则俺这长官廉,曹司拗。你便是能吏煞,怎当他三番取招。则今日为头儿索警觉,则他那在先事乱如牛毛。我这里自量度,须索耽饶,他把我停了俸追了钱将我来断罢了。是做的千错万错,大纲来一还一报,则你那祸之门便是俺斩身刀!

第二折

(旦上,诗曰)待当家时不当家,及至当家乱如麻。早晨起来七件事,柴米油盐酱醋茶。妾身不是别人,是岳孔目的浑家。俺岳孔目昨日得了一口惊气,一卧不起,发昏。平日家好穿的衣服,都与他装里在身上。(末云)大嫂,我这身上觉沉重。(旦云)岳孔目,你好没分晓!你才发昏半日,你平昔爱的好衣服,都与你穿在身上,可知沈重。(末云)大嫂,你差了!
[正宫端正好] 设若你装裹到,二十重,三十件。(旦云)丈夫,你置下,你死合穿。(末唱)妻呵!你道是我置下我死合穿,知他这土坑中埋我多深浅?哎,妻呵!装裹杀谁人见!
(旦云)也则表我贤慧心肠。
[滚绣球] 妻呵!非是你贤,你须索听我言。这衣服且休说万针千线,或单或裌或绵。你如今出下业冤,到明日陪着死钱,这衣服你与我但留取几件。(旦云)你死也,留取这衣服何用?怕你那子母每受贫穷的时节,留与你典卖做些盘缠,不强似缠屍裹骨棺函内烂?留着些,或时遇着热逢着寒与你每子母穿,省可里煞煎。
(旦云)孙福叔叔在外前。(末云)大嫂,交兄弟入来。(外云)哥哥,你兄弟领着韩魏公爷爷的言语,将白米一担,钞十锭。好了病呵,爷爷要用你。(末云)大嫂,我身上觉轻快些,你去煞些粥汤来我吃。我合兄弟说些话儿。(旦云)出的门外,我这里听着,他好歹吩咐孙福叔叔些话儿,我这里听着他。
[倘秀才] 孙富也,不索我多嘱咐你千言万语,(外云)哥哥,有的话你尽吩咐着兄弟。想咱同衙府里十年五年。你若是打听的山妻,照顾着豚犬。一头里亡过夫主,散了家缘,兄弟呵!你嫂嫂从来有些靦腆。

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
古籍资料
提示:
  • 欢迎加入古籍QQ群:71582190,本群只谈古籍,勿论其他。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昵称,如:论语.飞翔,杂学.心在远方。
  •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0以上,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
  • 如要搜索本页,请按 Ctrl+F 打开搜索输入框。
相关古籍原文(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
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 10-1000
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以便网友理解。
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欢迎指正。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