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

中国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西汶书场

会员登录 | 注册
civcn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古籍全录

古籍笔记

古籍讨论

新西兰2000G古籍资料

第10部 卷九百六十一

[ 董诰 ] [ 打印 ]
将本文分享到:
◎ 阙名(二)

◇ 太学观春宫齿胄赋(以「德成教尊,在乎齿学」为韵)

我圣人之有国,酌古训,建皇极,太学备崇儒之礼,春宫熟齿胄之则。宗伯贰事,司成奉职,叶三王之教可知,顺四时之仪不忒,域中於是乎宣化,天下於是乎观德。既而储驾戾止,虞庠肃清,倾章甫之列,驻和鸾之声。让其齿也,长幼之节著;明其亲也,父子之道成;达其尊也,君臣之义行。疑三善兮皆得,实万邦兮以贞。故曰先知後为,上行下效。宏当代之楷式,奉前王之德教,於以识尊卑之伦,於以观庄敬之貌。大矣政本,至哉化源,膺鬯之丕烈,访典谟之格言,揖让於《诗》《书》之府,雍容於礼义之门,敬其学而德至,亲其师而道尊。青青子衿,其容不改;储嗣,其福斯在。则孰能不恭而志佚,孰能不学而思殆。所谓遵万民刑四海也。邹鲁儒生,文在兹乎?依稀兮翔集阙里,仿佛兮咏歌舞雩。七十子兮三千徒,实将执经以问,岂独抠衣而趋哉?则知大学之义,《国风》之始,在明德,在贵齿,礼师臣,延胄子。尊贤所以抗法,讲艺所以史。有观者曰:「玉琢成器,人可不学。亦因此,习礼乐。」夫如是,实国家之大柄,而德行之有觉。

◇ 朝元阁赋(以「高抗山顶,升览清远」为韵)

皇帝於骊山之上,起仙阁於神皋,得凌之体势,彰考室之劬劳,冠千峰而迥出,耸百尺之弥高。盖取惟清惟静,而藉乎以游以遨,干碧霄而宏壮,依绝顶而高抗,仰之者目眩心惊,俯之者兴逸神王。纳烟霞於[B14A]里,看日月於掌上。改山为会昌之号,建福无疆;题阁取朝元之名,升天有望。徒观其出地表,俯人寰,飞重檐於日下,叠千ㄆ於间。金铺烛耀,玉舄苔斑,莲井雕梁之彩错,绮窗网户之虚闲。屹屹然下临千仞,亭亭然远对黄山。若乃初旭澄霁,则势能孤迥。早霞初照,如赤城在天台之峰;积雪未消,若银台处蓬莱之顶。每岁农务隙,寒事兴,圣人之玉辂是动,金梯是凌,限三休而爰至,历重槛而方凭。寒雁正来,下秦山之八水;暮烟初起,绕汉家之五陵。以人心为心,则遇物多感;以真趣为趣,则放情元览。岂不由登此而存所诚,处此而无所营,方抗隐而遗物,觉山空而益清。七圣不迷,胜轩辕襄野之游豫;万灵毕集,若夏禹涂山之会成。昔周日之中天擅美,秦代之阿房著名,既烦费於徭役,复荒淫於性情。岂与夫险不恃兮高不倾,嚣尘绝兮虚白生,光一人之息偃,历千载而弥远者,同日而言哉!

◇ 请长缨赋(以「愿得长缨,终期繁颈」为韵)

昔终军志蕴勇谋,辩能游说,愿陈炎汉之威武,远挫劲越之锐。以谓嘉言是发,不假短兵之交;远略无俦,思得长缨以系。乃言曰:「蠢尔越裳,僻在遐方,隔华夏之正朔,阙贡赋之典章。遂欲持汉节,适蛮荒,得执缨以奉使,期系虏而来王。既存乎功莫我大,奚辞於道阻且长?摧倔强於舌端,匪申北面之礼;曳葳蕤之首饰,将服南方之强。」既而届彼绝域,於焉辨惑,以利害为纪纲,以礼义为组织,明其攻取之计,比以众寡之力。

越王於是俯而敬听,仰而失色,徒虑枭首之有期,惟惧束身而莫得。乃解其椎髻,愿与华同。献明珠翠羽之珍,曾无虚月;化断文身之俗,莫不向风。谅约束以在始,故羁縻而有终。原夫三寸之舌自骋,七擒之术作警,俾其气摄於胸,常恐兵在於颈。听丝纶之命,已有惧心;受缧绁之时,敢不引领!是知缨之是持,功罔愆期。锡王者之服章,礼以牵率;加越人以文冕,义在絷维。斯则继陆贾之前功,乃立可俟也。来尉佗於丹徼,非远莫致之,则知善於激劝,乃适我之愿。词可纵横,故縻之以缨,则雕题、黑齿之类,孰不从风而行?

◇ 日观赋(以「斜对杳冥,中宵见日」为韵)

泰岳东南,峰开一室,傍接天路,低临晓日。隐埋玉兔,动霄汉之微明;晓报天鸡,越氛埃之迥出。初其暝色葱茏,悬崖倚空,独出清虚之外,遥分莽苍之中。隐雾犹白,经天渐红,披草树以灯乱,耀波涛而血融。及夫林岭寒消,烟色变,星河寥落以初没,峰峦逦迤而徐见。火动山顶,轮移水面,穿暗巢以飞镜,历幽窗而走电。至若门宇萧条,霜空寥,晴开曙景,暖入残宵。扬晶彩以,散芒角而飘飘,露洒文薄,风牵影摇。观夫望极天涯,生从地表,扶若木之历历,出穷阴之杳杳。万壑收暝,千岩送晓,消古砌之晴雪,动寒庭之宿鸟。遥空冷滑,伤寸晷之难留;碧嶂,望孤光而渐小。拔地生疾,腾空影斜,气乱山烧,光分水花。绝壁孤危,觉灵海之津狭;炎辉咫尺,信长安之路赊。既而背谷以徐来,圆灵之不碍,蒙水气以珠暗,露松阴璧碎。霞色收锦,天风敛黛,披阙之斜视,豁天门而俯对。依檐乍吐,威生齐鲁之间;过岭逾明,煦及草茅之内。由是远挂寥落,高辞绝溟,万象煌而毕照,六龙天矫以无宁。安得足蹋耸峭,手扶青冥,陈白昼之苦短,请阳乌之暂停。

◇ 瓦松赋

式观图籍,幽山穷野,闻卉木之名焉,考神农之尝者。根茎可验,洪纤不舍,惟瓦松兮阙书,何昔人兮智寡?原其所托,高而又雅,抽形先寄於鹤楼,耸质更资於鸳瓦。旖旎芬葩,含风接霞,既当春而吐叶,亦凌秋而点花。异山苗之极秀,状涧松兮抽芽,高居壤ニ,匪杂泥沙。向朝阳兮发秀,经夕露兮增华,常在危檐心必直,讵欲牵风影暂斜。小大殊品,高卑异盼,离离兮若星榆之昭灼,煜煜兮疑石蒲之葱。既乏栋梁之用,宁怯镌雕之变。岂比桂夫山上,兰谷中,长幽隐兮销馥,为芬芳兮败丛。奚若兹物之独茂,无忧患兮养蒙。

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
古籍资料
提示:
  • 欢迎加入古籍QQ群:71582190,本群只谈古籍,勿论其他。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昵称,如:论语.飞翔,杂学.心在远方。
  •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0以上,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
  • 如要搜索本页,请按 Ctrl+F 打开搜索输入框。
相关古籍原文(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
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 10-1000
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以便网友理解。
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欢迎指正。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