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

中国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西汶书场

会员登录 | 注册
civcn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古籍全录

古籍笔记

古籍讨论

新西兰2000G古籍资料

第10部 卷九百五十九

[ 董诰 ] [ 打印 ]
将本文分享到:
◎ 斛律齐

◇ 对贤良方正科策

问:朕闻处域中之大,据天下之图,莫不设ね以思贤,解琴而愿化。虽君唱臣和,而明鲜晦多。所任者或非其人,所行者傥乖其道,归於浸弊,罔弗由兹。朕寅畏上元,负荷先构,静言为国,有若涉川。风俗未淳,政教犹郁,黎元寡遂,鸾凤不臻,当宁永怀,良深愧叹。子大夫讲圣人之高谊,明王事之大纲,蓄愤谋忠,历年载矣。何施而反本於古?何用而救末於今?何术而人物阜安?何德而神灵滋液?尔其无隐无忽,悉之究之。通其条贯,朕当亲览。

臣对:圣人法天而理,察道而行。心膂俊贤,子惠黎献,吏恭尔位,人乐其业,朝无秕政,俗咏康哉。《书》曰:「惟天聪明,惟圣时宪,惟臣钦若,惟人从。」此其谓也,虽根英异辙,火木殊途,革去故而鼎就新,变《咸池》而歌《大夏》。然而无易兹典,其故何哉?盖以因天人之和,顺阴阳之教,不可替也。皇上道高西圣,德迈南薰,黄龙荐图,翠凤为宝。至於膺正历,享灵符,朗七曜於铜仪,安万人於宝历。延祥降福,陟酌(疑)登封。八表黎元,歌皇风而周地络;四夷酋长,颂元化而建天枢。此皆以刻於玉版,载於金匮,为帝者之祖宗,与乾元而终始。至於坐衢室,端冕旒,寂然不动,感而遂通。赫赫明明之美,无声无臭之化,固以荣镜宇宙,发畅神人。振古已来,未有如斯之盛矣!犹复寅畏上帝,忧念下人,思返朴於鹑居,伫迁讹於鸿古。夕惕勤止,良以深焉。授降纶言,俯询舆议,此陛下冲谦之道也。愚臣何足以知之?然而忝迹明时,敢忘披露。

臣闻帝皇之道,藉英彦以张风;邦国之图,资谟明以垂化。故能庶徵有序,美政无亏。当今制礼作乐,悬章布宪,可谓文物大备,刑政中和。而紫宸宏卷舒之风,黔首罕阜安之业者,良以官僚虚旷,宁宰荒宁,不能宣裕皇明,洗蒸徒之耳目;发挥神化,变浇薄於闾阎。夫迁物化人,著诚去伪,岂惟君上之道?实亦官联之职。故文翁好儒,蜀学比於齐鲁;毛崇质,魏士素其裘裳。是知易俗移风,使天下回心而向道者,非俗吏之所能为也。故董子云:「黎人未济,皆长吏不明,使至於此也。」贾谊云:「下之有过,吏之罪也。」夫闻伯夷之风者,贪夫以廉;见柳下之迹者,鄙人能泰。故教人莫如垂范,垂范必仰良材,阜俗莫若兴农,兴农必由循吏。且择贤而处,其犹滥;负乘为政,何以克堪?今若选英俊而实百僚,自朝廷而及州县,咸令法易简之道,顺刑德之教。赏以春夏,慎其滥矣!罚以秋冬,敬其刑矣!夫赏刑中则庶人安,庶人安则财用足,财用足则百志成,百志成则天人和,天人和则神灵滋液矣!然後垂训而理,勤法而行。宣九式以均财,修六礼以节性,明七教以兴德,齐八政以兴邦。道格元亨,风还太古,时雍之和可致,济俗之义可宏,唐虞之美可逾,文景之声可越。谨对。

◎ 叔孙伯

◇ 对弃农判

〈乙农家子弃业从戎,县令捕而科之。词云:「徵税繁重,馁在其中。苟图庇身,非弃本也。」〉

三农饬力,九谷是资,田祖报以斯箱,蒸民由其粒食。乙辍耕垅上,擐甲戎行,弃带经肆力之勤,务投笔徇身之计。遂使经行靡望,委台笠於中田;尺籍移名,闭蓬门於故里。父耕子播,亦足庇身;君义臣行,如何弃本?而乃昧洪范之先食,决逐嫖姚;黜素王之去兵,轻逃力穑。徒托词於冻馁,终难逭於刑宪。且县尹之职,乡户是司,观惠化於字人,定否臧於襁负。必也税符大桀,咏减易尧,坐琴堂以素餐,带墨绶而尸禄。自宜褫服,宁止免冠,待穷两造之词,聊举一隅之说。

◎ 薛

◇ 代崔大夫谏造铜灯树表

臣伏见兵戈以来,紊乱法度。小有权位,即为僭奢,殚物竭财,务资嗜欲。故俗无廉耻,政有侵渔。自陛下荡秽涤瑕,躬俭节用,渐清远迩,靡然从风。夫以京邑翼翼,四方取则,故曰「城中好高髻,四方高一尺;城中好广眉,四方且半额。」伏愿陛下日慎一日,使美化行乎万邦。夫先近以及远,自家而及国,文王所以造周也。

臣窃以所造灯树,匠人计料,用钱四万贯,道路运致,又约一万贯。百姓辛苦,将办实难。况扬州到上都三千馀里,州县所过,人皆见之。未审此物,欲将何用?若圣意别有所在,即非愚臣合知,或有因时施设,使夷夏共观。愚臣窃谓有力者爱而效之,侈心又萌,何可复制?非抑奢从俭敦本塞末之道也。昔汉文罢露台之役,晋武焚夏翟之裘,岂徒惜一女之功,爱十家之产?焚而罢之,盖欲慎所好,而使天下如所焚(疑)矣。书之青史,千载美谈。今陛下向明之理,美事多矣!当更昭俭德,以示四方。不轨不物,明主所慎。臣叨居重位,师长百寮,心有所疑,敢不闻奏。伏惟圣鉴裁择。臣某无任。

◎ 薛恁

◇ 戏ヅυ头赋(以「酒酣举白」为韵)

在众艺兮所尚,伊ヅυ兮自久,招邯郸少年,命诸葛新友,分曹列席,促樽举酒。犹贤博弈,将取适於解颐;乃贵先鸣,故决争於游手。终日莫闲,连宵战酣。不拔其旗,且背城而借一;并兼是视,岂分土之惟三?目贾勇,危冠竞贪,鉴座中之奔北,为席上之司南。然用之斯行,舍之斯去,老氏以训人立范,庄生以亡羊是举。佐欢有则,任物有叙,既无我以推移,每随之以处所。别有膏粱之子,缙绅之客,时为此物,以代支策。初一拟而纯卢,忽连呼而成白,相顾则笑,泯然无隙。请倾耳而侧目,看後来之一掷。

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
古籍资料
提示:
  • 欢迎加入古籍QQ群:71582190,本群只谈古籍,勿论其他。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昵称,如:论语.飞翔,杂学.心在远方。
  •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0以上,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
  • 如要搜索本页,请按 Ctrl+F 打开搜索输入框。
相关古籍原文(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
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 10-1000
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以便网友理解。
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欢迎指正。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