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

中国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西汶书场

会员登录 | 注册
civcn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古籍全录

古籍笔记

古籍讨论

新西兰2000G古籍资料

第09部 卷八百九十九

[ 董诰 ] [ 打印 ]
将本文分享到:
◎ 邱光庭

光庭,吴兴人。吴越时官国子博士。

◇ 海潮论(并序)

夫元功美宰,神物混成,不可以智知,不可以情诘者。圣人皆置之度外,略而不论。而後之学者,独以不论海潮为阙事,多著文以穷之。今其遗文得见者三数家。《山海经》以「海鳅出入穴而为潮」,王充《论衡》以「水者,地之血脉,随气进退而为潮」,窦叔蒙《海涛志》以「月水之宗,月有亏盈,水随消长而为潮」。卢肇《海潮赋》以「日出入於海,冲击而为潮」。斯乃俱无据验,各以其意而为言也。然而潮之所生元矣。寻其源而不可究其极,睹其末而不可窥其端。苟或是非,无所勘会。唯其近理,则谓得之。今观诸家之说。咸尽乎善,不可备陈其短。辄以管见自立一家之言,名曰《海潮论》。其意以为水之性,能流湿润下,不能乍盈乍虚。静而思之,直以地有动息上下,致其海有潮汐耳。乃立渔翁隐者更相答,凡四十问,分为十篇,成一卷,冀其穷理尽性,多言或中者也。又以析理之书,不宜染尚文字,但以理明义白为善也。故今之所论,直言其归趣而已,所贵精微朗畅,览读无烦者焉。

◇ 论潮汐由来大略

东海渔翁访於西山隐者曰:「余生於海上,若风雨霞雷电霜雪之自(自者所从来之谓也),余皆略知宗旨矣。至於海潮之来,朝闻夕见,终莫晓其所由然也。遐观竹帛(古者未有纸、或书於竹简,或书缯帛,故呼经史为竹帛),博考古今,海经(夏禹治水之时记山川百物,其书名《山海经》也)论衡之文(後汉王充著书考论物理,其书名曰《论衡》),窦氏(浙东处士窦叔蒙著《海涛志》)卢侯之说(袁州刺史卢肇著《海潮赋》),虽多端指谕,咸於义未安。闻君子志学能文,精智辩物。愿为余明白而陈之。」西山隐者曰:「仆岩居林处,遥海远江,安能知涛潮之所起乎?且天地广大,谁能睹其根源!请为子远取诸经,近取诸物以考之。虽其至广至大,亦不能逃於理矣。今按《易》称『水流湿』(《周易》乾卦之文),《书》称『水润下』(《尚书·洪范》之文),俱不言水能盈缩。斯则圣人之情可见矣。水既不能盈缩,则海之潮汐(音夕,潮之落也,今人呼为泽),不由於水,盖由於也。地之所处,於大海之中,随气出入而上下(音暇,後意同者皆仿此)。气出则地下,气入则地上。地下则沧海之水入於江河,地上则江河之水归於沧海。入於於江河之谓潮,归於沧海之谓汐。此潮汐之大略备矣。」问曰:「古今言潮汐者多矣,皆以海水盈缩而为之,未有言由地之上下者也。子之独见,深得其源。然其必非海水之盈缩,从何理以知之?」答曰:「视百川则知之矣。百川亦水也,不能盈缩(此破窦氏言」月为水之宗,水随月盈缩「者)。海岂独能盈缩乎?假令海异百川,独能盈缩,则海水既盈,地亦随盈而升,百川随地而上。彼此俱上,则无潮矣。海水既缩,则地亦随缩而降,百川亦随地而下。彼此俱下,则无汐矣。固以百川居地之上,地居海之上。地动而海静,动静相违,则潮汐生矣。以斯知非海水之盈缩也。」

◇ 论地浮於大海中

渔翁问曰:「《中庸》云(《礼记》篇名也):『地之广厚,振河海而不泄(郑元注云:振,「收也。」)。』则是海居地上。子云地浮於海中,何也?」答曰:「作《记》之人(作《礼记》之人也),欲明积小致大,极言地之广厚,非实也(《中庸》云:「今夫地一撮土之多也,及其广厚,载华岳而不重,振河海而不泄。万物生焉。」为其意言积小致大,地从撮土之多,遂能收河海而不泄,此立教之文非穷理也)。按《洪范》五行,一曰水,水曰润下,润下作咸,指言海水。水之本位,位在北方。自北直南,以土及火(水在北,土居中,火在南也)。推而立之(从南推起而立之),则火上土中水下也。亦如人之五脏,心上脾中肾下也(心属火脾属土肾属水也)。故《志》曰(《志》者,古书之通称):『天以乘气而立,地以居水而浮。』由是而论,地居海之上,亦已明矣。」问曰:「地必居海之上,则是地浮而不沉。今将土块置之於水则沉,何也?」答曰:「地含气块,不含气故也。且子不见陶器乎(陶器、瓦器、盆瓮之属)?夫陶之於水也,全之则虽重必浮(含气故也),片之则虽轻必沉(片之者,打一小片置之於水,则必沉者,不含故也)。於质性同而浮沈异者,气之所存则浮,气之所去则沉。子曰土块之不浮,亦犹器片之沈矣。」问曰:「如子之言,地则浮矣。然则海中洲岛,其独立乎?其居於地乎?」答曰:「地形中耸而边下,海中洲岛,犹居地之垂处也。」问曰:「若如所论,则是天下一海而地浮於中。然经史有四海之文,何也?」答曰:「经史之文,据其所由而为言也。居之中而指四方,故言四海。其实一耳。」

◇ 论地有动息上下

渔翁问曰:「吾闻地道安静,子曰随气出入而上下,何也?」答曰:「《周易》云:『坤元亨,利牝马之贞。』《彖》曰:『牝马地类,行地无疆。』然则乾象以龙,坤象以马。观其所象,地非不动之物。《河图括地象》云:『地常动而不止(地周游於八之中,未尝暂息也)。』春东(东方木气时曰少阳,所以暄和),夏南(南方火气时曰太阳,所以暑热),秋西(西方金气时曰少阴,所以凄凉),冬北(北方水气时曰太阴,所以严凝)。冬至极上,夏至极下。其故何哉?由於气也。夫夏至之後,阴气渐长。阴气主闭藏,则衰於上而盛於下。气盛於下,则海溢而上(阳气归於海,下气多,故溢而上也)。故及冬至而地随海俱极上也(从夏至後阳气渐退,阴气渐长,地亦渐上,阴进故也。及至秋分地面与天不齐,故昼夜等也。秋分之後,及至冬至,地面上过天心,上之极也,所以昼短而夜长也)。冬至之後,阳气渐长。阳气主舒散,则衰於下而盛於上。气盛於上,则海敛而下(阳气散出於海,上气少故敛於下)。故及夏至而地随海俱极下也(冬至之後,阳气渐长,阴气渐退。地亦渐下,阴退故也。及於春分,地面与天不齐,故昼夜等也。春分後,及於夏至,地面下过天心,下之极也,所以昼长而夜短也)。此一年之内动息上下也。」问曰:「其一日之内,动息上下,可得闻乎?」答曰:「系辞云:『夫坤,其静也翕(韩康伯注云:「翕,敛也。」止则翕,敛其气也)。』其动也辟(注云:「动则开,辟以生物也。」),翕者物之收敛,辟者气之散出。气收敛则地上,气散出则地下。何异人之呼吸欤?又《庄子》云:『大块噫气(大块,地也),其名曰风。』彼言噫气,亦呼吸之类也。」问曰:「一昼一夜两潮汐,则是一昼一夜,两辟两翕。将何验之哉?」答曰:「验鱼兽之皮,则知之矣(鱼兽出海中,形如牛)。按《毛诗》虫鱼疏云:『鱼兽之皮,乾之经年,每天阴及潮来,则毛皆起。若表晴及潮还,则毛伏如故。虽在数千里外,可以知海水潮。』然则潮之来去,与天之阴晴相类,气散出则天阴,气收敛则天晴。即知是气散出则潮来,气收敛则潮落。故知鱼兽之毛起伏者,非识天之险晴,及潮之来去,自应气之出入耳。毛起者气出也,气出则地下,地下则潮来。毛伏者气入也,气入则地上,地上则潮落。故鱼兽之毛,一昼一夜,两起两伏。足以验其气之两辟两翕矣。」问曰:「此翕辟之气,是何气也?」答曰:「地中之气也。故此气一出一入,则地独上独下,不由於水也。若一年之气,则是天之元气,其气周於水,故水随於气而地随於水也。」问曰:「地之广厚,不知几千万里也(今算术之家言地之里数,皆虚妄也。何者?地之四面垂入海中,不可知其涯际也)。言能随气动息,不亦诬乎?」答曰:「神无方,岂论巨细?且天大於地,逾数倍焉。尚能空中旋运也。况地比於天,殊为小者,岂不能随气动息哉?但人自不思之耳。吾子视日月之回,则信天之能旋。而视涛潮之至,不信地之能动(日月东行,天体西转。今日月西回者,天运之也。水性本静为潮汐者,地使之然。此理昭然,但人不思之耳),岂不冥哉?岂不昧哉(冥者无知之貌,昧者暗晦之辞)?」问曰:「若如所论,则地有动息上下矣。然则人不觉之,何也?」答曰:「不睹日月,则不觉天之旋。不睹涛潮,则不觉地之动。故《河图括地象》云:『夫人居大舟之中,闭牖而坐,则不知舟之动也。』且人居大舟中,尚不知舟动,而况地之广大,曾不睹其边,何以知其上下哉?且子不闻南中之潮鸡乎(出《山海经》)?鸡鸣则潮至,鸡不睹潮之至而先鸣者,盖觉地之动也。是知物有所长,人或不及。」问曰:「地震人则觉之,何也?」答曰:「动安和而震战悚也。震甚则人觉,微亦不觉也。昔张衡作地震仪,以龙衔铜丸,地震则丸落(张衡,後汉人也。仪者,状貌之称也。其形如酒樽,外铸铜,为八龙,龙衔铜丸,各置一方。其机关在樽内,东方地震,则东龙丸落,他皆仿此也)。尝一丸落而不觉震,人皆以为无验。经数日而陇西奏地震,与丸落时同,人始服其工妙。然则震微人尚不觉,况辟翕上下微而和者乎?」问曰:「地震何为者也?」答曰:「亦气也。《周语》云:『阳伏而不能出,阴迫而不能升,则有地震(此伯阳甫之辞也,伯阳甫,老子也)。』言阳气伏於下,而阴气迫於上。故阳气不能升出而地为之震,其言阳伏阴迫,皆迫伏於地中焉(推此而言,是知地中之气能使地之上下也)。」

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
古籍资料
提示:
  • 欢迎加入古籍QQ群:71582190,本群只谈古籍,勿论其他。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昵称,如:论语.飞翔,杂学.心在远方。
  •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0以上,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
  • 如要搜索本页,请按 Ctrl+F 打开搜索输入框。
相关古籍原文(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
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 10-1000
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以便网友理解。
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欢迎指正。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