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

中国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西汶书场

会员登录 | 注册
civcn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古籍全录

古籍笔记

古籍讨论

新西兰2000G古籍资料

第09部 卷八百九十七

[ 董诰 ] [ 打印 ]
将本文分享到:
◎ 罗隐(四)

◇ 广陵妖乱志

高骈末年,惑於神仙之说,吕用之、张守一、诸葛殷等,皆言能役使鬼神,变化黄白。骈酷信之,遂委以政事。用之等援引朋党,恣为不法。其後亦虑多言者有所泄漏,因谓骈曰:「高真上圣,要降非难。所患者,学道之人,真气稍亏,灵贶遂绝。」骈闻之,以为信然。乃谢绝人事,屏弃妾媵。宾客将吏,无复见者。有不得已之故,则遣人洗浴斋戒,诣紫极宫道士祓除不祥,谓之解秽,然後见之。拜起才终,已复引出。自此内外壅隔,纪纲日紊。用之等因大行威福,傍若无人。岁月既深,根蒂遂固。用之自谓溪真君,张守一是赤松子,诸葛殷称将军。有一萧胜者,谓之秦穆公驸马,皆云上仙遣来,为令公道侣。其鄙诞不经,率皆如此。江阳县前一地小庙,用之贫贱时,常与妻寓止巫舍。凡所动静,祷而後行。及得志,谓为冥助,遂修崇之。回廊曲室,妆楼寝殿,百有馀间。土木工饰,尽江南之选。每军旅大事,则以少牢祀之。用之、守一皆云神遇,骈凡有密请,即遣二人致意焉。

中和元年,用之以神仙好楼居,请於公廨邸北跨河为迎仙楼。其斤斧之声,昼夜不绝。费数万缗,半岁方就。自成至败,竟不一游。扃俨然,以至灰烬。是冬又起延和阁於大厅之西,凡七间,高八丈,皆饰以珠玉,绮窗绣户,殆非人工。每旦焚名香,列异宝,以祈王母之降。及师铎乱,人有登之者,於藻井垂莲之上见二十八字云:「延和高阁上干,小语犹疑太乙闻。烧尽降真无一事,开门迎得毕将军。」此近诗妖也。用之公然云与上仙来往,每对骈或叱咄风,顾揖空中,谓见群仙来往过於外,骈随而拜之。用之指画纷纭,略无愧色。左右稍有异论,则死不旋踵矣。见者莫测其由,但搏膺不敢出口。用之忽云:「後土夫人灵仇遣使就某借兵马,并李筌所撰太白阴经。」骈遽下两县,萃百姓苇席数千领,画作甲马之状,遣用之於庙庭烧之。又以五彩笺写太白阴经十道,置於神座之侧。又於夫人帐中塑一绿衣年少,谓之韦郎。庙成,有人於西庑栋上题一长句诗曰:「四海千戈尚未宁,谩劳淮海写仪形。九天元女犹无信,後土夫人岂有灵。一带好云侵鬓绿,两行岩岫拂眉青。韦郎年少闲事,案上修看太白经。」好事者竞相传诵。

是岁诏於广陵立骈生祠,并刻石颂。差州人采碑材於宣城。及至杨子县,用之一夜遣人密以健牯五十,牵至州南,凿垣架濠,移入城内。及明,栅缉如故。因令杨子县申府,「昨夜碑石不知所在」,遂悬购之。至晚云:「被神人移至街市。」骈大惊,乃於其傍立一大木柱,上以金书云:「不因人力,自然而至。」即令两都出兵仗鼓乐,迎入碧筠亭。至三桥拥闹之处,故埋石以碍之,伪云人牛拽不动。骈乃朱篆数字,贴於碑上,须臾去石乃行。观者互相谓曰:「碑动也。」识者恶之。明日,杨子有一村妪诣知府判官陈牒云:「夜来里胥借耕牛牵碑,误损其足。」远近闻之,莫不绝倒。比至失守,师铎之众竟自坏墉而进。常与丞相郑公不协,用之知之。忽曰:「适得上仙书,宰执之间有阴图令公者,使一侠士来,夜当至。」骈惊悸不已,问计於用之。用之曰:「张先生少年时尝学斯术於井深里聂夫人。近日不知更肯为之否。若有,但请此人当之,无不齑粉者。」骈立召守一语之。对曰:「老夫久不为此戏,手足生疏。然为令公,有何不可。」及期,衣妇人衣,匿於别室,守一寝於骈卧内。至夜分,掷一铜铁於阶砌之上,铿然有声,遂出皮囊中彘血,洒於庭户檐宇间,如格斗之状。明日,骈泣谢守一曰:「蒙仙公再生之恩,真枯骨重肉矣。」乃躬辇金玉及通天犀带,以酬其劳。

又有萧胜者,亦用之党也。纳五百金赂於用之。用之曰:「尔何欲?」曰:「欲得知盐城监耳。」乃见骈,为求知盐城监。骈以当任者有绩,与夺之间,颇有难色。用之曰:「用胜为盐城者,不为胜也。昨得上仙书云『有一宝剑在盐城井中,须一灵官取之』。以胜上仙左右人,欲遣去耳。」骈俯仰许之。胜至监数月,遂匣一铜匕首献於骈。用之稽首曰:「此北帝所佩者也,得之则百里之内,五兵不敢犯。」骈甚异之。遂饰以宝玉,常置座隅。时广陵久雨,用之谓骈曰:「此地当有火灾,郭邑之间,悉合灰烬。近日遣金山下毒龙以少雨濡之,自此虽无大段烧,亦不免小小惊动也。」於是用之每夜密遣人纵火。荒祠坏宇,无复存者。骈尝受道家秘法,用之、守一无增焉。因刻一青石如手版状,隐起龙蛇,近成文字,「玉皇授白云先生高骈」,潜使左右置安道院香几上。骈见之,不胜惊喜。用之曰:「玉皇以令公焚修功著,特有是命。计其鸾鹤不久当降,某等此际谪限已满,便应得陪幢节,同归真境也。他日瑶池席上,亦是人间一故事。」言毕欢笑不已。遂相与登延和阁,命酒肴极欢而罢。後於道院庭中刻木为鹤,大如小驷,羁辔中设机戾,人或逼之,奋然飞动。骈尝羽服跨之,仰视空阔,有飘然之思矣。自是严齐醮,炼金丹,费耗资财,动逾万计。日居月诸,竟无其验。

吕用之,鄱阳安仁里细民也。性桀黠,略知文字。父璜,以货茗为业,来往於淮浙间。时四方无事,广陵为歌钟之地,富商大贾,通逾百数。璜明敏善酒律,多与群商游。用之年十二三,其父挈行,既惠悟,事诸贾皆得欢心。时或整履摇Ψ,匿家与奴婢等。居数岁,璜卒於家。乾符初,群盗攻剽州里,遂他适。用之既孤且贫,其舅徐鲁仁急之。岁馀,通於鲁仁室,为鲁仁所逐。因事九华山道士牛宏徽。宏徽自谓得道者也,用之降志师之,传其驱役考召之术。宏徽既死,用之复客於广陵。遂巾布褐,用符药以易衣食。岁馀,丞相刘公节制淮左,有蛊道置法者,逮捕甚急。用之惧,遂南渡。时高骈镇京口,召致方伎之士,求轻举不死之道。用之以其术通於客次,逾月不召。诣渤海亲人俞公楚,公楚奇之,过为儒服,目之曰江西吕巡官,因间荐於渤海。及召试,公楚与左右附会其术得验,寻署观察推官,仍为制其名,因字之曰无可,言无可无不可也。自是出入无禁,初专方药香火之事。明年,渤海移镇,用之固请戎服,遂署右职。用之素负贩,久客广陵,公私利病,无不详熟。鼎灶之暇,妄陈时政得失。渤海益奇之,渐加委仗。先是渤海旧将有梁缵、陈拱、冯绶、董仅,公楚归礼日以疏退,渤海至是孤立矣。用之乃树置私党,窥伺动息。有不可去者,则厚以金宝悦之。左右群小,皆市井人,见利忘义。上下相蒙,大逞妖妄。仙书神符,无日无之。更迭唱和,罔知愧耻。自是贿赂公行,条章日紊。烦刑重赋,率意而为。道路嗟怨,各怀乱计。用之惧有窃发之变,因请置巡察使,采听府城密事。渤海遂承制授御史大夫,充诸军都巡察使。於是召募府县先负罪停废胥吏阴狡凶狠者,得百许人,厚其官佣,以备指使。各有十馀丁,纵横闾巷间,谓之察子。至於士庶之家,呵妻怒子,密言隐语,莫不知之。自是道路以目,有异已者,纵谨静端默,亦不免其祸,破灭者数百家。将校之中,累足屏气焉。

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
古籍资料
提示:
  • 欢迎加入古籍QQ群:71582190,本群只谈古籍,勿论其他。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昵称,如:论语.飞翔,杂学.心在远方。
  •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0以上,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
  • 如要搜索本页,请按 Ctrl+F 打开搜索输入框。
相关古籍原文(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
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 10-1000
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以便网友理解。
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欢迎指正。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