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

中国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西汶书场

会员登录 | 注册
civcn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古籍全录

古籍笔记

古籍讨论

新西兰2000G古籍资料

第09部 卷八百九十三

[ 董诰 ] [ 打印 ]
将本文分享到:
◎ 李铎

铎事楚武穆王马殷为从事,起家都统判官。及建国,改为司徒。衡阳王马希声用藩镇之仪,仍为判官。文昭王希范立天策府学士,铎与其选。

◇ 密雨如散丝赋(以微密相续集布如丝为韵)

散万物者,莫润乎雨。钧百货者,莫细乎丝。雨将应时,既盈空而沃若。丝将比密,爰委质以棼之。原夫清毕启阴,夕阳向暮。散轻霞以成绮,矗元云而似布。於是郊野,霏微草树。蔽重霄之霭霭,犹委绪风。映远岫之,乍迷雾。仿佛将久,轻盈匪疏。蒙蔑浣纱之际,浸淫濯锦之馀。织妇停梭,似曳乃轻之绪。舟人罢钓,疑牵或跃之鱼。由是扬素彩,降碧虚。忘机别天庭之彼,拂鬓惊韶之皤如。徒观其散影有经,分行无匹。始斜足以色丽,俄交反而势密。轻沾素服,怀墨子之悲时。遥隔布泉,误诗人之怨日。皎皎容洁,绵绵体微。绝而复寻,等蛛网而共挂。垂之如坠,连雪絮以轻飞。仰之盈目,纷如可瞩。彼时泽之长悬,若天经之恒续。秦台蚁术,岂惟珠曲乃穿。湘浦燕飞,不独鸟方惊触。有以洒炎炎之苦,有以慰蚩蚩之俗。且晴晦之异,图牒之祥。则有云如缯以遥列,星曳练而可望。布沾霈而莫能与比,齐绵密而曷足其相。彼龙见而方雩,与决而齐给。或流电而未止,或破块而并集。曾未若汗漫於率土之滨,表王言之泽及。

◇ 秋露赋

天何言哉,万化斯该。岁云秋矣,伤心不已。起凉风於四面,飞断云於千里。尔乃高天气爽,寒日光清。下翠楼以回瞩,见白露之晨生。向珠网以添净,依玉阶而助明。如霜未结,似雨还轻。点庭芜而叶重,滋园菊而花荣。歌湛则周诗入兴,凝甘则汉载留名。故色贵含秋,光宜泛晓。既腾文於地上,复垂容於笔杪。烟澹彩而的的,月笼华而。岂若华山之际,童子受於囊中。金茎之端,仙掌承於云表。况乎胥台发色,轩邱降祥。红兰受而弥洁,绿葵含而转芳。初益巨海,终太阳。既随时以隐见,还任物以行藏。尔其无林不沾,无草不幂。薤上流彩,林中湛液。思蝉饮而晓润,旅鹤警其宵滴。词人赋矣,已凝冷以凄清。君子履之,又伤心而怵惕。感斯露而揣称,愧才殚而莫析者也。

◎ 拓跋恒

恒本姓元,避楚景庄王偏讳改姓拓跋。武穆王时以学士兼仆射,衡阳王罢建国之制,降称节度判官。文昭王开天策府,置十八学士,恒首与其列。

◇ 谏楚文昭王书

殿下长深宫之中,藉已成之业,身不知稼穑之劳,耳不闻鼓鼙之音。驰骋遨游,雕墙玉食。府库尽矣,而浮费益甚。百姓困矣,而厚敛不息。今淮南为仇雠之国,番禺怀吞噬之志。荆渚日图窥伺,溪洞待我姑息。谚曰:「足寒伤心,民怨伤国。」愿罢输米之令,诛周陟以谢郡县。去不急之务,减兴作之役。无令一旦祸败,为四方所笑。

◎ 丁思觐

思觐为楚文昭王牙将,累官天策副都军使。谏文昭王不听,扼喉而死。

◇ 谏楚文昭王书

先王起卒伍以攻战,而得此州。倚朝廷以制邻敌,传国三世。有地数千里,养兵十万。今天子蒙尘,朝廷无主,真霸者立功之时。诚能悉国之兵,出荆襄以趣京师,倡义於天下,桓文之业也。奈何耗国用而穷土木,为儿女之乐乎?

◇ 上马希范书

今四海分裂,中原之地,才十数州。而大王克绍先业,为诸侯之长。未闻折一马棰为天子计,愚臣所以为耻也。惟大王思之。

◎ 李宏皋

宏皋事楚武穆王,由营道令累迁都统,掌书记。文昭王开天策府,与十八学士之列。王薨,宏皋定议立废王为嗣,恭孝王争立,执宏皋脔杀之。

◇ 复溪州铜柱记

粤以天福五年岁在庚子夏五月,楚王召天策府学士李宏皋谓曰:「我列祖昭灵王,汉建武十八年,平徵侧於龙编,树铜柱於象浦。其铭曰:『金人汗出,铁马蹄坚。子孙相连,九九百年。』是知吾祖宗之庆绪绵远,则九九百年之运昌於南夏者乎?今五溪初宁,群帅内附。古者天子铭德,诸侯计功,大夫称伐,必有刊勒,垂诸简编。将立标题,式昭恩信。敢继前烈,为吾纪焉。」宏皋承教濡毫,载叙厥事。

盖闻接境,盘瓠遗风。因六子以分居,入五溪而聚族。上古以之要服,中古渐尔羁縻。洎师号精天,相名央氏。汉则宋均置吏,称静溪山。唐则杨思兴师,遂开辰锦。迩来豪右,时恣陆梁。去就在心,否臧由己。溪州彭士(一作士然),世传郡印,家总州兵。布惠立威,识恩知劝。故能历三四代,长千万夫。非德教之所加,岂简书而可畏。亦无辜於大国,亦不虐於小民。多自生知,因而善处。无何,忽承间隙,俄至动摇。我王每示含宏,常加姑息。渐为边患,深入郊圻。剽掠耕桑,侵暴辰沣。疆吏告逼,郡人失宁。非萌作孽之心,偶昧戢兵之法。焉知纵火,果至自焚。时晋天子肇创丕基,倚注雄德。以文皇帝之徽号,继武穆王之令谟。册命我王,开天策府。天人降止,备物在庭。方振声明,又当昭泰。眷言僻陋,可俟绥怀。而边鄙上言,各请效命。王乃以静江军都指挥使刘,率诸部将,付以偏师,钲鼓之声,震动谷。彼乃弃州保,结砦凭高。唯有鸟飞,谓无人到。而刘虔遵庙算,密运神机。跨壑披崖,临危下瞰。梯冲既合,水泉无汲引之门。樵采莫通,粮糗乏转输之路。因甘衿甲,岂暇投戈。彭师杲为父输诚,束身纳款。我王愍其通变,爰降招携。崇侯感德而归周,孟获畏威而事蜀。王曰:「古者叛而伐之,服而柔之。不夺其财,不贪共土。前王典故,後代蓍龟。吾伐叛怀柔,敢无师古。夺财贪地,实所不为。」乃依前奏授彭士溪州刺史,就加检校太保。诸子将吏,咸复职员。锡赍有差,俾安其土。仍颁廪粟,大赈贫民。乃迁州城,下於平岸。溪之将佐,衔恩向化。请立柱以誓焉。

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
古籍资料
提示:
  • 欢迎加入古籍QQ群:71582190,本群只谈古籍,勿论其他。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昵称,如:论语.飞翔,杂学.心在远方。
  •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0以上,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
  • 如要搜索本页,请按 Ctrl+F 打开搜索输入框。
相关古籍原文(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
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 10-1000
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以便网友理解。
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欢迎指正。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