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

中国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西汶书场

会员登录 | 注册
civcn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古籍全录

古籍笔记

古籍讨论

新西兰2000G古籍资料

第09部 卷八百六十八

[ 董诰 ] [ 打印 ]
将本文分享到:
◎ 沈颜

颜,字可铸,湖州德清人。唐翰林学士傅师之孙,天复初举进士,授校书郎。属乱离,奔湖南马氏,未几归吴,为淮南巡官,累迁礼仪使兵部郎中知制诰翰林学士。顺义中卒。

◇ 碎碑记

乙巳岁冬十二月,客锺陵,由章江入剑池,过临川。时天久愆雨,水泉将涸。风不便行,维舟於岸左。岸左有小渚,小渚之间,垂舟之介揭厉而获碑。为介者异而告,发而视之,字残阙,存者十七八。考其文,则故临川内史颜鲁公之文。识者以为公牧临川日所沈碑。其文亦多载鲁公之德业,辄碎败而已。会同济者谓余曰:「且鲁公沈是碑也,必将德业不称於後世,故沉之。今子既不能文而补之写传之,亦不可复沈之於流。俾後人睹是碑者,抑亦昭鲁公之德业也,子亦蔽人之善欤?不然,胡碎之而已。」馀曰:「吁!秦嬴政初并天下,天下大定,海内一统。於是出行郡县,登诸名山,刻石记功德焉。及其仁政不修,後之人语及秦嬴政者,咸以为虐君也。尧舜无为而治,巍巍荡荡。俾凿井耕田者,不知帝力。历於万纪,厥道愈光。今之人语及尧舜者,咸以为圣君之至。若岘首之碑,睹者堕泪。斯乃荆之人感羊公之德化,故泣而思之。设使羊公之德化不及於荆人,则是碑也不能感荆人之泣矣。且鲁公之德业,史传载之矣,遗俗传之矣。夫德业者,病不著於当世,岂病扬於後世乎?苟鲁公德业,史传不载,虽全是碑,亦不能扬鲁公德业於後世。夫如是,碎之何伤?」

◇ 化洽亭记

宁国临县迳之东南,古胜地也。顷属兵兴以後,尽目芜焉。稂莠蔽川,嘉树不长。氛烟塞路,清泉不发。幽埋异没,谁复相之。是邑汝南长君,治民有瘳,任人得逸。乃卜别墅,就而营之。前有浅山,屹然如屏。後有卑岭,缭然如城。跨池左右,足以建亭。邱陇高下,足以劝耕。泓泓盈盈,涟漪是生。兰兰青青,疏篁舞庭。斯亭何名,化洽而成。民化洽矣,斯亭乃治。长君未至,物景颓圯。长君既至,物景明媚。物之怀异,有时之否。人之怀异,亦莫如是。懿哉长君,雅识不群。愚不纪之,孰彰後人。时乾宁三年仲夏月十有九日记。

◇ 宣州重建小厅记

界江南,宣州实为奥区。凡厥贡之盛,厥土之饶,则古所良也。暨钜盗起芒砀,环弊於四方。是邦载罹窘厄,虽城隍仅免,而外无孑遗矣。及兵部裴公庆馀去任,窦常侍聿自池牧来临。莅事未几,遽为秦彦所据。奸连邻{孰心}(一作憝),一旦拥兵渡江,引党赵以代己任。是岁南徐刘颢作乱扬州,继丧师律,二境流离,人不堪命。宏农王方作自淝水,爰奋义旗,询於同盟,则田公司空首决宏谋。及维扬克定,秦彦就诛,宣人有言曰:「何独後子,其来苏。」宏农王允悯是诚,我公复励兵进讨,悉锐逆战,亟为崩之。及追蹙保垒,兵食内空,而外不绝商,市无改肆。知人和在彼,乃冒围宵奔。我公追擒之,自此江表略定。大顺元年建子月,孙儒大据维扬,又来寇我。举不以义,自老厥师,复为我公擒之,其众尽溃。宏农王去宁扬土,我公嗣总藩条。天子嘉公之勋,就转左仆射命观察。於是明年建宁国节度,又明年加司空。宣城荐属戎事,便厅久缺,司署者进言曰:「盍葺诸。」公曰:「民室未完,民逃未复。」於是用文德以来之,既来而安之,不期岁,车者阗阗,舟者联联,比屋滞货,盈市溢ㄩ。司署者复进言曰:「民室完矣,民逃复矣。」公曰:「仓廪未实,田野未辟。」於是薄其赋而省共徭,给其乏而赈其饥。不期岁,荷扰秉犁,橇蟠於泥,如云之稼,穰穰在畦。司署者复进言曰:「仓廪实矣,田野辟矣。」公乃许。然後度材相址,不愆匠事。横梁虹亘,山节峰峙。でで崇崇,观者改视。公喜,退顾人曰:「凡事之治不治,无贤愚贵贱,显然知异。观此,当其未治,人咸慊之。及其治也,人咸荣之。则吾於为政也,岂不荣乎治哉?我今欲刊成绩,宜付所能,则沈氏子以文售,子其何可辞焉?」乾宁二年乙卯秋九月八日记。

◇ 视听箴

人一其视而不一其明,故目有时盲。人一其听而不一其聪,故耳有时聋。盖目之盲,由物乱其睛。耳之聋,由声惑其聪。且玉者咸知其玉也,石者咸知其石也,而乱焉。宫者咸知其宫也,商者咸知其商也,而郑卫惑焉。夫人者,孰欲弃真而取伪,背正而归邪?谅视不详,而听不审耳。俾视不详而听不审者,岂不以郑卫之故乎?吁!天下之大,万物之众,其乱目惑耳者,非特郑卫而已。则知非圣贤,其不惑於视听者稀矣。

◇ 妖祥辨

凡所谓祥者,必曰麟凤龟龙,醴泉甘露,景星朱草。所谓妖者,必曰天文错乱,草木变性,川竭地震,冬雷夏霜。或者以察王道之废兴,国家之治乱,则乩考於是,而不知君明臣忠,百司称职,国之祥也。信任谗邪,弃逐谠正,刑赏不一,货赂公行,国之妖也。三代以後,废兴之兆,理乱之故,鲜不由此矣。若向所祥者果祥,则周道衰而麟见;妖者果妖,殷道盛而桑谷生庭;不其明与。

◇ 祭祀不祈说

夫祭典之兴,所以奉祖宗而表有功也,非所以祈明神而邀福佑也。故王者郊天地而立七庙,诸侯奉社稷而置五庙,士庶人各以其家。功施於民则祀之,以死勤事则祀之,以劳定国则祀之。昔列山氏之子曰柱,能植百谷,夏兴也,周继之,故祀於稷。共工氏为九域,其子曰後土,能平九土,故祀於社。舜勤事而野死,鲧障洪水而殛死。冥勤其官而水死,有虞氏黄帝而祖颛顼,郊尧而宗舜;夏後氏亦黄帝而祖颛顼,郊鲧而宗禹;商人舜而祖契,郊禹而宗汤;周人喾而郊稷,祖文王而宗武王;故所谓奉祖宗而长有功也,非所以祈明神而邀福佑也。必以明神可祈,福佑可量,则三代不易世,秦汉不更氏,王者无明暗,卿士无贤愚,能尽其祭祀,则享其福祚矣。神必私於祷祈,悦於肥盾,而降其禧祥,则王者尽尧舜也,侯者尽桓文也,水不为潦也,火不为灾也,年无寿夭也,民无贫富也,战无不胜也,守无不固也,祸无不殄也,疾疹不生也,国家无危亡也,宗祀无废绝也。是皆祈而不得,祷而无应明矣。然是经百代而不易其俗,传百王而不革其风者,诚有以也。夫两国相持,必有其胜也。万邦各治,必有其康也。祈年者必有其丰也,祈病者必有其瘳也。祈仕者必有其迁也,祈货者必有其饶也。有一於此,咸以神之佑也。而不知人事之起,匪成即败,匪得即失。用之有巧拙,智之有先後。岁有丰俭,运有否泰,非神之所置也。於是废业而不为非,竭产而不为悔。奸巫乘之,以语祸福,竟不能明,浸以成俗。得非上失其正,下郊其为者乎?

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
古籍资料
提示:
  • 欢迎加入古籍QQ群:71582190,本群只谈古籍,勿论其他。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昵称,如:论语.飞翔,杂学.心在远方。
  •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0以上,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
  • 如要搜索本页,请按 Ctrl+F 打开搜索输入框。
相关古籍原文(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
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 10-1000
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以便网友理解。
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欢迎指正。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