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

中国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西汶书场

会员登录 | 注册
civcn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古籍全录

古籍笔记

古籍讨论

新西兰2000G古籍资料

第09部 卷八百六十七

[ 董诰 ] [ 打印 ]
将本文分享到:
◎ 杨夔二

◇ 乌程县修东亭记

故相国赵郡李公讳绅,宝历中廉问会稽日,以吴兴僧大光有神异之迹,为碑文托郡守敬公建立於卞山法华寺。会昌中,诏毁佛寺,此寺随废。时县令李式其碑,述相国先人曾宰乌程,遂移立於县之东亭。迨今五十载,其碑毁折。

汝南周生,以明经赐命,重宰乌程。睹其废逸,遂求於故老,获旧文,比类於折碑,所失者数字,因重刊於石。所阙文字,不敢臆续,盖所以避不敏,遵宣圣不知而作之诫也。兼其旧传云:东亭之池,始相国诞於县署。学弄之岁,乳母惰於保持。俾相国坠於池,人莫之觉。食顷,如有物翼出於池面,家人方得以拯焉。众方慑骇,而相国笑语无替於平日。人咸异焉。初有石数尺勒其事,岁月绵远,石失其处。故汝南生广其亭,其池,再刻其碑,重叙厥由。盖欲存县之故事也。生中和初宰此邑,及期而代。居闲闭关,淡薄自得。郡帅陇西公潜使人伺其所为,知其安於贫,乐於道,阅百代而自娱,未尝以阙物为挠。由是官有乏,必俾承乏,而生所至以静理闻。癸丑夏,复诏生宰乌程,民吏欣欣,再遇宽政。阁鞭听讼,事简庭闲。君子哉汝南,学古入仕,有其经矣。

生家於阳羡,数世以经明获禄,後群从昆弟并一举而捷。凡浙右之士,因以向风国庠。闻其名,咸亦推先焉。夫善为政者,虽欲人安而俗阜,必当於事有立,於意不忘,以羽翼厥道也。今徭赋既调,风俗既安,逋逸有归,孑有依,然後搜遗文,刊坠碑,此所以见兴废之心也。建新亭,疏ㄜ池,此所以见继绝之志也。於戏!当大兵之後,民困於繁役。克俾其民康,其力均俗,固母视於尹长矣。今施政之暇,人有馀力,然後兴起废坠,彰明故事,非图远经久者,孰能为此哉?生既重立大光上人之碑,遂命某纪其年月,别立於石,且以旌新亭之兴替有自也。

◇ 小池记

宏农子始卜居於前溪,得地数亩。构草堂竹斋,植修篁。竹斋之前,有地周三十步,因命僮执锸穴为池焉。逗前溪馀派以涨之。流或时涸,则汲井以满。环池树菊及诸菜果,可以左右俎机者。暇则散襟曳筇,修吟自怡。或从风微澜,或因雨暗溢,则江湖之思满目矣。宏农子性洁,不喜淆杂。故一卉一木,爽静在眼前。池之上,未尝许片叶寸梗,顷刻浮泛。以是耕僮颇厌其役。

客有知者,诮其勤恳跬步之地,何所裨哉。广不袤丈,深不逾雉。竭其水不足以泽生物,穷其深不足以安龟鳖。无蒲藻以潜其鱼,无波澜以方其舟。孜孜,虚耗僮力。言未讫,宏农子举颐而答曰:「尔以此小而无用乎?以其洁而鱼鳖不宅乎?以其狭而舟戢非便乎?吾岂不欲深及於渊,以滋液畦圃耶?岂不欲周植其蒲,以繁育鱼虾耶?岂不欲广导其流,以乘风沿溯耶?吾恐利於生植,其见乎疏决无穷矣。聚夫鳞甲,则动夫竭泽之鱼矣。凑其舟戢,则起夫济涉之争矣。矧夫植其物,则有ペべ以盗其泽者。丛其藻,则有虺蜮以附其伏者。利其济,则有重载以掇其溺者。嘻!水之利也众矣,其害也亦深矣。故吾所以独洁此沼,亦以镜其心也。将欲挠之而愈明,扬之而不波,决之而不流,俾吾性终始对此而不渝。岂效夫潴其水以豢鳞蓄介为(一作)僭之备,亦曰池而已矣?」

◇ 乌程县修建廨宇记

叔孙昭子聘於晋,晋受邾人之,执昭子置於箕,使吏藩之。昭子不以拘为意,止之舍,有坏必葺,去之如始至。故春秋贤之。今有受九重之命,母百里之民,凋瘵者系之以绥,讹弊者藉之以移,既休於公馆,睹其隳摧圯漏,忍而不治者,无乃取讥於君子乎?丹阳余公,以再命尹於乌程。降车之期月,察讼决狱之暇,周视县署。其门倾,其厅欹,其墙圮,其庑偃。颓檐侧楹,倒移相倚。风雨罔庇,寒暑是窘。公叹曰:「建之者何人?坏之者何心?既叨守邑,其敢不力自懋以图嗣修乎?」

然属天末悔乱,兵火犹炽。专城而居者,其可无备乎?故我郡储甲数万,以戒不虞。而军须军饩,佥赋於县。务繁力匮,久莫克举。公乃宵分而寐,五鼓而兴。行忖坐惟,不遑所安。近越於时,方克亻孱功。於是节冗费之用,鸠赎辟之金,僦力於农休,徵功以厚赏。听断之馀,策杖以巡。慰其劳者,勖其惰者。设茗及飧,日自省视。由是工操其斧,如蚁集膻。佣运其材,如水赴氵氐。财以俭而蕴,故其用给。人以悦而使,故其功倍。不期年而众宇鼎新矣。有若换大门、中门,修大厅、小厅、东阁、西阁。新押司隶事院,建人吏祗候房。砌县之外城,凡百馀雉。创宅之周垣,近一百堵。修众寮之宅五,造厅库之桥六。疏西亭之污池,制公廨之什物。有遗罔不增构,其尤赫赫者。如每岁徵赋,主胥类於厅之西庑,以其输赋骈凑,逋逸是虞。乃编筠接轩,权间隔之,讫赋则毁去,厥费颇夥。公乃增庑之一楹,构木为栏,以限其内外,俾永绝妄耗。此以见公谋之经久也。县之西北隅,旧有帐院,盖乡吏团集里书之所。岁月绵远,崩堕无几。每遇霖潦,则束席就燥,以避其沾湿,亦有时矣。加以往来者御奔走泥淖之患,举邑是病,无户而革。公於是历揆其损,以筹完葺。正倾支摧,增新易坏,类夫重构。复建修廊,以达於都门。雨有依,暑有庇,从役者不知其劳矣。此以见公情之恤下也。公帑摧败,下冗下湿。周垣虽设,腐不为固,易所以刺慢蓄而诱盗也。公乃择坚以革枯,选宏而化陋。厚厥墉,严厥阙,此以见公志之防闲也。县之圜扉,颓危莫治。彼犯大辟得系者,豺狼野心,脱走是胜。苟闳不谨,墙垣不慎,是遗肉於虎吻也。或有絷堕,事由微眚,盖俾其怀过而省非也,岂使敌於见善,毒於日期昵枕哉?而粪壤狼籍,秽不可迩。彼罪无轻重,俱执於此。不其酷欤?公乃划积弊,涤宿污,明坏牖,圩毁墉。席以洁其榻,食以茹其馁。苟获戾而入,如宴於此。以见公之处心爱物也。

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
古籍资料
提示:
  • 欢迎加入古籍QQ群:71582190,本群只谈古籍,勿论其他。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昵称,如:论语.飞翔,杂学.心在远方。
  •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0以上,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
  • 如要搜索本页,请按 Ctrl+F 打开搜索输入框。
相关古籍原文(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
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 10-1000
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以便网友理解。
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欢迎指正。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