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

中国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西汶书场

会员登录 | 注册
civcn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古籍全录

古籍笔记

古籍讨论

新西兰2000G古籍资料

第09部 卷八百六十六

[ 董诰 ] [ 打印 ]
将本文分享到:
◎ 杨夔

夔,有隽才,为宣州田κ上客,知κ不足抗吴,著溺赋以戒之。κ不用,竟至於败。

◇ 溺赋

元微先生,澹虑澄情。楼倚岳阳,湖观洞庭,渺漫兮若与乎天平。远指君山,一螺黛清。遥觇湘浦,一片云明。轻楫巨舸,载纵载横。或楚歌以应棹,或渔唱以齐征。虽云吴楚之阔,於焉瞬息之程。俄而浓云兴,猛吹作。訇訇兮雷霆,零零兮雨雹。波势兮奔腾,波声兮奔氵霍。或若积雪,或若裂壑,楼岌で兮地如落。欹樯侧帆,倏出入。烟驰雾骤,神号鬼泣。忽翼举,忽虫蛰。波而解浪而倾者,亦一瞬而俱及。雨既霁,风亦止。呀呷馀波,振荡未已。俄有呈其板而流者。碎其篷而飘者,彼缄之箧,扃之柜,委翳波间,罔知所秘。或一竹以脱命,或举族而咸坠。沿汀绕滨,零落在地。元微子指而泣曰:「其嗜利则孟子所以恶交争也,其欲速则仲尼所以悲不达也。孰有轻命若粪,重贿如山,用一缕无继之力,涉万仞不测之川,践险冒危,既蔑履冰之诫,殒身覆族,空衔没齿之冤。」宏农子闻其言,同其叹。此则以江以湖,没不可援。

今复有非波非涛,溺不可算,窥之则茫然无岸,由古及今,陷者如贯。元微子矍然其词,泫然其悲。何陆之为溺,而不维不持。纷吾绪而乱余曲,尔其辨而析之。乃曰:「曲蘖是惑,沉湎无时。混淆先後,颠倒矩规。惟诞是习,莫礼是持。散裸体,以遨以嬉。汨亲疏,兀尊卑。情所至则至,意所为则为。可庆者忽其庆,可悲者忘其悲。龙章莫保,凤德何衰。光逸则独窦求入,伯有则壑谷忘归。子反不谋於军前,败非天作。正平不拘於席上,祸乃自贻。但骄其气,益乱其机。隋兵济江,玉树方舞。越人入户,金犹飞。所以为酒之溺也。至若贝舍其齿,云耸其鬟,苞藏其戾,矜持其妍,斥巧若拙,移曲成端,为媚斯极,荷宠益坚。陈灵以衤日服戏朝,俾君臣受祸。骊姬以归胙献毒,使父子成冤。齐庄以交界室取毙,以夺俪不全。此所以为色之溺也。至若伊义莫顾,惟贿是务。以谲以回,不轨不度。沟壑难满,锥刀必聚。莫兴知足之惭,蔑有恶盈之惧。其帑溢,其帛蠹,其贯朽,其粟腐。营营尚恐其力穷,汲汲不思其日暮。复有白版为侯,黄金作辅,南宫变屠贾之行,西园成之路。求金求剑,曾无就木之心。鬻爵鬻官,但欲齐天之富。壬夫死而方觉,雍子戮而未悟。此所以为贪之溺也。至若专国之柄,操天之轴,任其性情,随其嗜欲。其喜也沉者浮,其怒也赢者缩。易否为臧,化直为曲。虽山重而可回,虽海深而可覆。其门若市,其帑如谷。背者斥,向者录,言张其机,笑孕其毒。誉之则铢而为钧,訾之则歌而为哭。屏内外之气,侧天下之目。稽其莽卓,考其产禄。谓兵钤之在己,将神器之有属。国玺行窃弄之手,宫闱开盗视之目。自谓其投盖之力可图,殊不知燎原之火难扑。毁众叛而亲离,竟噬脐而腹。此所以为权之溺也。是四者,匪横其流,匪驾其舟,有溺者,孰究其由。其毒也必渍於骨髓,其痛也亦甚於戈矛。虽扛鼎之力,触山之酋,亦不能杼之以出,而况於纤离之俦哉!」

元微子乃曰:「始吾观涉水而溺,则恍然而内惕。今复闻不波而沉,则瞿然如大敌。且酒不可甘,甘之则沉,吾命酒曰甘波。色不可爱,忧之则溺,吾命色曰爱河。衣所以被体,食所以充肠。苟朝脯而不匮,寒暑而有装,岂假积粟於廪,储货於囊。且药所以攻百疾,百疾蠲而药不止者,鲜不及其殃,吾命财曰药江。士患不达之名,不立之身,苟达苟立,在守其真,何必竞升沉之路,争轻重之钧。狼子野心,昵之害人,吾命权曰狼津。噫!生於世,不溺於四水者,吾谓夫颜闵之伦。

◇ 刑议

议曰:「刑可以立乎?尧舜不能去,不亦深乎?」曰:「贰於法而行之。苟违之者,是不由砥。终而紊之,则孰若严刑而使知畏。姑以一宇言之,立其墙垣,崇其闳,犹有穴而入者,而况於不设乎?汉轻其法,阱民於祸矣。之而不是乎更(疑)呜呼!致金於路,坐拾者以盗否?」

◇ 焚舟议

秦伯伐晋,两用孟明皆败绩。用之不怠,复伐於晋。晋人不出,遂封ゾ尸。霸者以武为功乎?昔楚子败晋(阙二字),京观以昭武功。楚子不从。曰:「所以称武者,以有七德也。我无一焉,其可称哉!今稽秦师,忽蹇叔之忠谏,纳杞子之狂谋。劳师欲以袭国,ゾ及彭衙之败,只轮不返。渡河焚舟,示其致死。晋不与敌,遂霸西戎,亦未为胜也。况两败一胜,与敌乃亡尺全寸,焉足为功哉!」夫饥虎馁狼,一意於吞噬乎?吾见晋之悬门不发者,君子多矣。

◇ 复宫阙後上执政书

子云有言曰:「琴瑟郑卫调,俾夔因之,亦不可以致箫韶。」故董仲舒云:「琴瑟不调,甚者必改而更张也。」舜承尧禅,当太平至理之後,犹且放四凶,举八元八恺,而後百揆四门,方克调序。当今承百王衰弊之末,继万法隳散之馀,皇纲不序,事无旧贯。阁下掌国之钧,提人之柄,将循其旧而就为治乎?将择其善而渐以化乎?将新其辙而革其弊乎?某诚不敏,粗达利病之源。常欲得布露蕴蓄於执政,以助教化。则与躅人之喜愠,随声而是非者,固不同其轨矣。夫广引古事,以黩左右,盖类庸医,不审疾病,掊聚众药,合为一法,希有或中耳。况今下笔者,言登庸之善,则皋夔萧曹,语字牧之能,则龚黄卓鲁。此亦阁下饫於听视矣。今不敢远为徵譬,请质而言之。

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
古籍资料
提示:
  • 欢迎加入古籍QQ群:71582190,本群只谈古籍,勿论其他。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昵称,如:论语.飞翔,杂学.心在远方。
  •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0以上,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
  • 如要搜索本页,请按 Ctrl+F 打开搜索输入框。
相关古籍原文(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
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 10-1000
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以便网友理解。
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欢迎指正。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