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

中国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西汶书场

会员登录 | 注册
civcn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古籍全录

古籍笔记

古籍讨论

新西兰2000G古籍资料

第09部 卷八百四十六

[ 董诰 ] [ 打印 ]
将本文分享到:
◎ 牛希济(二)

◇ 崔烈论

汉室中叶,戎狄侵轶之患,边郡略无宁岁。兵连祸积,历世不已,天下以困,国用不足。榷酤租算之外,方许民间竭产助国,出金赎罪,货镪以为郎,以为经世之术,救弊之务。逮至桓灵之世,天子要之百万,然後用为三公。崔烈常以贿求备位於公辅。问其子「外以我为何如」,对以「铜臭」之说,垂於前史。

然近之人主,无桓灵之僻。自咸通之後,上自宰辅以及方镇,下至牧伯县令,皆以贿取。故中官以宰相为时货,宰辅以牧守为时货。铨注以县令为时货,宰相若干万绳,刺史若干千绳,令若干百绳,皆声言於市井之人,更相借贷,以成其求。持权居任之日,若有所求足其欲,信又倍於科矣。争图之者,仍以多为愈。彼以十万,我以二十万;彼以二十万,我以三十万。自宰邑用贿之法,争相上下。复结驷连骑而往,观其堆积之所,然後命官。权幸之门,明如交易。夫三公宰相,坐而论道,平治四海,调燮阴阳,为造化之主;方镇牧伯,天子藩屏,以固宗庙社稷之重;刺史县令为生民教化之首;率皆如是,不亡何待!度其心而闻其谋,即皆贩妇之行。一钱之出,希十钱之入。十万者望二十万之获,三十万者图六十万之报。尽生民发肤骨髓,尚未足以厌其求。汉之亡也,人主为之。国家之祸也,权幸为之。或曰:「兆其衅者,崔氏之子。」为不朽之罪人乎?武帝开之於前,桓灵成之於後,以至今日,踵而行之而已。且烈之世,不闻教子以义方,不能遗子孙以清白。多藏若是,俸禄之所获乎?不及於昆弟亲戚矣,不施於邻里乡党矣。其贿赂得之乎?今日用之以远,不亦是乎?且桓灵之世,国家既危,丧乱日臻。烈能尽用以荣共身,他日之家牒且曰:「烈为相矣。」不如是,亦群盗之所夺,乃积之者过,非用之者罪也。被而祭於野者,辛有知其必戎,作俑者其无後乎?仲尼惧其徇葬,盖知防其渐之日也。明明天子,许而行之,何罪之有?崔子素无异闻,贪荣固利者,小人之常也。不施於亲戚,自图於爵位者,亦小人之常也,何足加其罪。

有国家者,不以仁义,而务财利之道,许而行之,斯不可矣。不许而自行之,而不能知之,又不可矣。是亦覆国家者,不亦过乎?

◇ 时论

或曰:「治乱者,天之常也。是以十年一小变,三十年一大变。至於虫蝗疫疠,水旱兵革,皆时之数也。若其圣人,亦不能免。」是不然也。何者?天之於人也,至仁而信。其资长百谷草木触类之物,皆所以仁於人也。故惧物之不生也,春以发之;物之不成也,夏以长之;物之不齐也,秋以肃之;物之不实也,冬以坚之;物在阳畏其也,故夜长以雨露润之;在阴畏其终也,故伏阳以蓄之;人之不知止也,故晦明以息之;人之不知时也,故驰(疑)时以警之。日月星辰雷电风雨霜露之作,无不私於人也。焉有为虫蝗之时以害其禾稼、为水旱之时以荡其生物、为疫疠之时以毒其性命、为兵革之时以流其脂膏者?上天垂象昭鉴,万物之情始兆。高明之象已著,未尝不丁宁先示之於人。俾知者通其变,而修其德以为之防。知而不修,夫何言哉!圣人所以观乎天文以察其变。又曰:「先天而天不违,後天而奉天时。」又曰:「则天之明,斯其旨也。」故天子有日官,诸侯有日御,皆所以达变於其君。若闻祥而逸,福必为祸。见祸而惧,益为善。物无必定之灾,桑谷乃中兴之道。数无可保之福,乌雀为灭亡之运。其或有战争水旱灾之世,皆生民之所感,曾无时日之限而及之也。且民之所为也,系时君之教化。若以忠孝恭俭为治,皆可封也;暴乱声色为好,皆可诛也。居时之和,为可诛之教,上帝之仁,且不能。膺时之乱,为求治之具,神明之力,必可以恕。

或者曰:「三皇之世,不能无战争;尧汤之君,不能无水旱;岂圣德有阙欤?」盖时使之然也。夫战之大者,孰逾於版泉不周之役?人谋之可与乎?兵力之可支乎?卒灭於有德。水旱之数,岂过於尧汤之代?人无饥色,国有常岁。若今之世,一年之水,一年之旱,岂惟人不粒食,国无储矣,焉能感治水之命,有疏凿之功,为桑林之牲,契祷祈之愿?若时数之必然,即当数足而後已,岂复有中救之道?是知天时不能违於圣德明矣。至於长吏,为一郡一邑之政,飞蝗尚不入其境;医门以药剂之和,可以拒时之疾;又若时数之一概,宁有择其地而遗其人哉?况宋景一言之善,罚星退舍,汉之盛德,日驭再中。其馀感应之迹,布在方册。是以知天道甚远,人事至近。又《易》衍《履》之说曰:「素履贞吉。」幽人之贞,所履若吉,幽人尚且不惧,况圣人乎?希济以为治乱无时,惟人君所行,求治则治,忘理则乱。虽复求治积年,一日违之,祸不旋踵。国亦如之,皆非拘忌之家所能执必矣。

◇ 荀息论

晋献公子九人,听骊姬之谮也。太子申生缢於新城,重耳奔蒲,夷吾奔屈。尽逐群公子,唯骊姬之子奚齐及其娣之子卓子留於宫。公疾病,召荀息,将使立奚齐。荀息曰:「臣竭尽股肱之力,加之以忠贞;不济,则以死继之。」公曰:「何为忠贞?」对曰:「公家之利,知无不为,忠也。送往事居,耦俱无猜,贞也。」公薨,荀息立奚齐。里克使人杀之丧次,荀息将死之。人曰:「无益也,不如立卓子。」荀息又立之。里克曰:「三怨将作,秦晋辅之,子将如何?」荀息曰:「吾与先君言矣,我欲复言。然谓人已乎?」里克杀卓子於朝。荀息死之。邱明褒之曰:「诗人有言曰:『白圭之玷,尚可磨也。斯言之玷,不可为也。』」以荀息有复言重诺之义。

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
古籍资料
提示:
  • 欢迎加入古籍QQ群:71582190,本群只谈古籍,勿论其他。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昵称,如:论语.飞翔,杂学.心在远方。
  •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0以上,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
  • 如要搜索本页,请按 Ctrl+F 打开搜索输入框。
相关古籍原文(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
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 10-1000
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以便网友理解。
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欢迎指正。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