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

中国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西汶书场

会员登录 | 注册
civcn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古籍全录

古籍笔记

古籍讨论

新西兰2000G古籍资料

第09部 卷八百四十五

[ 董诰 ] [ 打印 ]
将本文分享到:
◎ 牛希济(一)

希济,蜀後主时累官翰林学士御史中丞。国亡入洛,後唐明宗拜为雍州节度副使。

◇ 本论

周文之先,自公刘後稷,积德累仁,以至於文王。天下之心归焉,犹服事於商。武王从兆庶之心,顺历数之命,以取天下,既而有疾,嗣王幼弱,乃命周公旦以辅相成王。周公以弟之亲,叔父之尊,公其心而不疑焉。摄天子履万乘车辂,朝诸侯於明堂,以施教化。召公不悦,四国流言。伐四国,戮管蔡,以安社稷,然後制礼作乐。七年之後,成王齿长德懋,乃归其政。公亦不离王室,乃命伯禽受封於鲁,思不变四海之望。远乎哉君子,即周防也若是。武王独知周公之才之美,兄弟之国,天下之人,皆不知也。向非周公,则非成王之天下也,天下疑矣。然武王之心公乎哉?知子之弱而私之,知弟之德而让之,且忧後世兄弟相及,岂周之盛,德为不及欤?曰是知之深也,所以能明辅相其子。若有疑焉,则与之天下,希存其子亦难矣。周公虽不为王者,然其道则与太王、王季、文王为同德矣。成康以降,名仁者多矣,孰可与之为伍?盖姬周之得天下,未几而武王崩。纣之子禄父犹存,若委少主,无圣人之助,则少康之举,嗣夏(《左传》作祀夏)配天,不其伟欤?此周公所以孜孜焉为而不有。夫其圣德,过於武王远矣。今後王之嗣君也,亦莫不蔽於私爱,忘其善恶。曰「彼长也,冢嫡也,天下之本也,莫之可易也。」至有不离襁褓之中,童婴之列,而即大位焉,亦使强臣而为之辅。其诏制之旨,曰「周公然也,成王然也」,岂惟政乱国危,殆宗庙不血食者有之矣。曹马之君,即其人也。

自征伐以来,受命创业之主,或起自布衣之中,亭长之役,部尉之列,大夫之家,卿相之位,或历试诸难,或十年军中,足以知历数在躬,时运兴废,经始之艰难,臣下之忠良,人情之巧伪。是以出一言,举一事,易一法,必使合於典诰,垂於後世。守文之君也,生於深宫,长养妇人之手,慈爱之锺焉,世子之教不行焉,身躯则安於玉堂金殿舆服之盛,耳目饱於声色靡曼之乐。曷能知君臣父子之道,忠信邪佞之属,农桑艰难之本?故小人易欺焉,况幼稚乎?且人君之心,为天下之晦明。仁者乐於明,而匪仁者便於暗。故时之晦也,盗窃兴焉。魑魅行焉,君之晦也,贤良死焉,邪佞用焉。是以小人奸臣,唯乐於幼君少主,若保姆之态也,以提其耳目,导其言语,教其喜怒。行则行,止则止,易为之使。欲求天下之治可乎?况近世之嗣王也,始自诞生厥月,无问名之礼。至於婚冠,无金石之乐。告庙之仪,外莫了焉。春诵夏弦,秋诗冬礼,上庠齿胄之道,或纵不知。封爵之命,掌言者亦不知其谁。师保之道正其身乎?左右之人贤与处乎?其即位也,降先君之册,冢宰与百执事,延颈内面而朝新君焉。衮冕端拱元默於殿上,雉扇荧煌,香烟蓬勃,左右纷纷焉莫之知也。班列千百,称庆而退。至於积年之中,宰执大臣,延英入阁,称述圣德,舞蹈而已。使有言者,皆申有司,徒空言耳,敢及於时乎?敢及於执权乱政之人乎?设有一言,明日之制行矣,不复用矣。历观前代明王贤後,未尝不与名臣贤士厚享宴之礼,接见之仪。俾其忠信相亲,亡於畏惮,通於商较,以正先王之得失,以穷圣人之能事。故两汉金马石渠文章之选,以备顾问,为侍从之臣。至有大臣武帐之前亦奏谒,或排闼於危疑之际,以问安否,以图後事。

太宗文皇帝贞观之初,北门之选举十六族也,皆建功定策,有布衣之交,非天下文行之士不预焉。既久与游处,非唯知民间之疾苦,时之否臧,从而更之,以熙帝载。至於臣下之情性好恶,无不悉焉,他日之任用,莫不适其材矣。近世朝廷,岂无忠信謇谔之士,徒欲致身之危,救时之弊,指陈千百於上前,敷扬其达乎?谏章其览乎,若复稍挂圣虑,左右天颜,得之矣。又有以惑之矣,其朝退也,黄门伎女,声乐骈罗,俳优之人,调笑相杂,拥卫以至於内殿。又日幸於两军,游於其所。其从乐乎,断可知矣。故自乾符之乱,至於今日,莫可救止,盖少主奸臣之所为也。

或曰:「冢嫡之幼,善恶未知,思欲易之,以卜长世。废嫡立庶,圣人所恶,未知其可也。」曰:「君人者,上以安宗庙,下以庇蒸人。虽长嫡之义,其不善,易之可矣。且仲雍,王季之长子,让西伯之圣德,断文身,以避於吴,为吴太伯,盖成父之志也。隐公,鲁之贤君,居位称摄,欲让其弟,後其长矣。吾将与之,桓公听羽父之谮,以疑其兄,致於纂弑。又晋厉公之薨也,子周有兄而不慧,不能辨菽麦,群臣迎公子周以立政,是以治三驾而楚不能争。又襄公之亡也,君无长子,赵盾思欲立长君,乃迎公子雍於秦,将欲立之,穆嬴朝夕抱太子以朝,且泣曰:『先君以此子之贤,吾受子之赐,此子不才,唯子是怨。今君虽终,言犹在耳。此子何罪,而外求君?』赵孟惧大义於众人,遂背秦好立灵公。幼而好虐,竟为所弑,国是以乱。汉高帝迁都长安也,以吕後妒於糟糠,其子盈为太子,上以赵王如意似我,知盈懦弱,卒不能易。及惠帝之世,几为吕妪所灭。非平勃之(阙)不能加诛。及择诸王之贤者,迎王於代邸,是为文帝。不十年,几致刑措。又昌邑之乱,霍子孟定废立之册,立宣帝,遂获中兴。卫伯玉之於晋武也,君臣之交矣,知主鬯之不惠,必倾世祚。尝抚其床而叹曰:『此座甚可惜也。』帝心不悟,终以正度为君,果致元海倡四方之乱,宗庙焚毁,两京版荡,怀愍二帝,俱为俘执而崩。晋祚中绝,国分为十六。普天之下,皆坠炉炭。此惠帝之所为也。是知冢嫡贤,而臣择立者必亡。若立嫡为乱,执古之道乎?择善为治,曰乱嫡庶之制乎?且天子之孝,以安宗庙,克荷祖考之业,卜世於长久,岂以择善废不肖为罪乎?至唐虞之君,知其子朱均不肖,不可付以宗庙之重,又惧其流毒於生民,乃弃其子而禅於有德。若次子之贤,遽以配天之业,授於他人乎?是知君唯其明,不必拘伯仲之制。」

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
古籍资料
提示:
  • 欢迎加入古籍QQ群:71582190,本群只谈古籍,勿论其他。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昵称,如:论语.飞翔,杂学.心在远方。
  •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0以上,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
  • 如要搜索本页,请按 Ctrl+F 打开搜索输入框。
相关古籍原文(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
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 10-1000
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以便网友理解。
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欢迎指正。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