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

中国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西汶书场

会员登录 | 注册
civcn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古籍全录

古籍笔记

古籍讨论

新西兰2000G古籍资料

第09部 卷八百二十二

[ 董诰 ] [ 打印 ]
将本文分享到:
◎ 黄滔(一)

滔字文江,泉州莆田人。乾宁二年进士,光化中除四门博士。天复元年受王审知辟,以监察御史里行充威武军节度推官。

◇ 周以龙兴赋(以「旋服国中,位光鳞族」为韵)

周以创三十代,启八百年。既鸣凤以授德,复兴龙而御乾。奔天下之二分,岂惟雨骤。擎雒中之九鼎,宁止波旋。当其韬仁圣以表威灵,涌祯祥而呈气色。岐梁衔耀之所,岍陇湛蟠泥之域。几年贪饵,吞将吕望之钩。一旦飞天,霹破殷辛之国。观夫或屈或伸,非假非真。泽霈六合,恩濡兆民。以息虞芮,作在田之迹。以却夷齐,为逆物之鳞。掀陆海之波涛,固殊鲸浪。扩九重之宫室,肯类鲛人。则知指纵而或仗爪牙,善战而靡资血肉。火兵戈而虽假烧尾,镜古今而未尝寐目。遂使盟津契会,此时莫愧於从。里栖迟,昔日何伤於鱼服。下蛰如此,高翔曷量。於蛮貊而虫沙附,申忠信而鬣张。足以雄飞革命,首冠兴王。驾木德於震宫,苍然被彩。应阳精於乾象,赫矣飞光。所谓建皇基,立宝位,模日楷月,规天矩地。非三圣之尤异,焉可以神物而取类。邈罔象,乘鸿,奔霆迸电,驱雷走风。非四灵之感通,焉可以与周而同功。岂徒角树臣佐,穴起域中。开粟而攫散财,滂沲有截。寿九龄而豢十乱,振奋无穷。懿乎後焕放牛,前光播谷。愈彰圣德於王者,益验神踪於介族。则老聃之道,汉祖之颜,永宜雌伏。

◇ 明皇回驾经马嵬赋(以「程及晓留,芳魂顾迹」为韵)

长鲸入鼎兮中原,六龙回辔兮蜀门。杳鳌阙而难寻艳质,经马嵬而空念香魂。日惨风悲,到玉颜之死处。花愁露泣,认朱脸之啼痕。莫不积恨绵绵,伤心悄悄。逝川东咽以无驻,夜户下扃而莫晓。褒万叠,断肠新出於啼猿。秦树千层,比翼不如於飞鸟。初其汉殿如子,燕城若雠。驱铁马以飞至,触金舆而出游。谋於剑外,驻此原头。羽卫参差,拥翠华而不发。天颜怆恨,觉红袖以难留。鸳鹭相惊,熊罴渐急。千行之珠泪流下,四面之霜蹄践入。神山表态,忽零落以无归。雨露成波,已沾濡而不及。栈阁重处,珠旒去程。玉垒之山暂幸,金城之烟景旋清。六马归秦,却经过於此地。九泉隔越,几凄恻於平生。钗飘彩凤之踪,鬓蜕元蝉之迹。茫茫而今日黄壤,历历而当时绮陌。雨铃制曲,徒有感於宫商。龙脑呈香,不可返其魂魄。空极宵梦,宁逢晓妆。辇路见梧桐半死,烟空失鸾凤双翔。镜殿三春,莫问菱花之照耀。骊山七夕,休瞻榆叶之芬芳。大凡有国之尊,罕或倾城之遇。就言天宝之南面,奚指坤维而西顾。然则起兵虽自於青娥,斯亦圣唐之数。

◇ 以不贪为宝赋(以「不惊他货,士之意哉」为韵)

以玉为宝兮,宝之常名。以不贪为宝兮,宝其可惊。彼空矜其纯粹,此特禀其清贞。洁已虚中,既处一言而落落。飞声擅价,终倾众宝以铿铿。宋人获希代之珍,子罕当连城之贽。且曰伊我之宝,非君莫遗。提携而日月耀手,跪拜而邱山属意。殊不知饮冰励节,如冰之色何烦。匪石推心,剖石之姿足弃。如此则别号琼瑰,得之非荆山者哉。独为奇美,种之乃情田而己。莫不扫埃垢於嗜欲,扩规模於廉耻。器之於国,雕锼皆仗剑之流。利之於人,贸鬻悉投钱之士。繇是焕烂群目,锵洋一时。自叶至珍之比,永辞凡口之嗤。岂可轻重贵贱,诹议磷锱。炫实矜华,尔则以琬炎当也。辉今英古,我则以素称之。卒使民知反朴之风,俗靡攫金之过。岂唯清白以足谓,固亦温良而大播。所以不润屋而润身,盖非货而曰货。则知以非货而为宝者少,以所货而为宝者多。少则与璋而合美,多则与瓦砾而同科。故其涤以芜秽,加诸琢磨。采於已而不采於彼,贵於我而不贵於他。纵饶秦氏,当时曾欺赵地。争奈楚君,昔日荐刖荆和。宋人於是辞默而惭,颜而走。斯言既得以佩服,吾宝乃分其妍鬼。谁能持确论,秉贞姿,问贪夫之信不?

◇ 景阳井赋(以「扩然旧事,国艰人悲」为韵)

台城破兮烟草春,旧井湛兮苔藓新。自亡迹於天子,几兴怀於路人。盖悲万乘之尊,投身到此。岂为一泓之故,举世惊神。叔宝以立作荒君,在为亡国。玉楼之丝管宵咽,桂岸之兵戈昼逼。御天失措,且四方之大何从。没地无惭,顾九仞之深可匿。便委鸿业,旁携绿鬟。奔入泓澄之内,冀逃吞噬之艰。殊不知理昧纳隍,处穷泉而讵得。诚乖驭朽,攀素绠而胡颜。既而出作穷鳞,夺归偏爵。一时之覆辙如此,千载之遗波俨若。陌上澄澈,邱中寂寞。暗淘人事以冰释,旁写江天而镜扩。青铜有恨,也从零落於秋风。碧浪无情,宁解流传於夜壑。徒观其芜没沙迳,葳蕤泽葵。渔樵汲引,荆棘荣衰。虽虚中而可鉴,终彻底以堪悲。宝镜休分,岂有得铜之日。雕筵罢设,永无投辖之期。固以涤尽繁华,销平曩旧。犹惊鼎沸於馀涌,更吊山崩於叠。荒凉四面,花朝而不见朱栏。滴沥千寻,雨夜而空啼碧溜。斯则堙塞终古,萧条永年。半竭而珠或出,陆沉而翠盖宁旋。莫可追寻,玉树之歌声邈矣。最堪惆怅,金瓶之咽处依然。嗟夫!穿凿岂殊,浅深非异。盖悲鲋蛰之穴,不见龙潜之地,所以避匿其中,莫比汉高之事。

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
古籍资料
提示:
  • 欢迎加入古籍QQ群:71582190,本群只谈古籍,勿论其他。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昵称,如:论语.飞翔,杂学.心在远方。
  •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0以上,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
  • 如要搜索本页,请按 Ctrl+F 打开搜索输入框。
相关古籍原文(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
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 10-1000
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以便网友理解。
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欢迎指正。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