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

中国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西汶书场

会员登录 | 注册
civcn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古籍全录

古籍笔记

古籍讨论

新西兰2000G古籍资料

第09部 卷八百七

[ 董诰 ] [ 打印 ]
将本文分享到:
◎ 司空图(一)

图字表圣,河中虞乡人。咸通十年进士,乾宁中累迁户部侍郎,乞还山。昭宗在华阴,徵拜兵部侍郎,不赴。朱全忠篡国,召为礼部尚书,不起。闻哀帝弑,不食卒。年七十二。

◇ 题山赋

茧吾以群嬉兮,乃恣狎於林壑。窘世路之榛榛兮,匪兹焉而何托。仰基矩之惟旧兮,岂孱眇之彼度。矧崭纡而还农兮,亦靡劳於浚凿。壮神工之骋奇兮,树一峰而中擢。《齿彦》鳌鼻而嘘空兮,涌佛螺而旁络。阜交於艮隅兮,俯川塍而黼错。跻遗堞以仰眩兮,汹瀑巅而电薄。腴卉木以骈昌兮,蔼葩屏而麝幄。滋彩纟卒以纷翔兮,玩韶鲜而戏濯。睹群物之遂性兮,澹吾躬而斯乐。笑殊道以狗强兮,喜夸鹏而蠖。虽穴处而志扬兮,邈轩肆於宏廓。借家国之未忘兮,鄙荣伸而陋约。贞明而自勖兮,行与息而靡怍。

◇ 春愁赋

芳滟滟兮翠绵绵,泥晨霞兮泊晚烟。郁情条以凝睇,袅愁绪以伤年。群企胥悦,幽栖自怜。胜事而何人忘返,赏心而与我相捐。当其玉律惊,春香风拂曙,晴阳小苑之道,绀霭青门之树,绣毂相追,金羁并骛。携艳冶以争出,指狭邪而共趣。贪壮岁之娱游,惜繁华之易度。岂知低摧上国,寂寞良辰。林幽莺啭,院古苔新。暗想歌钟之会,出随车马之尘。落日归卧,悬琴叹频。孤枕役故园之梦,一宵惊白首之人。江枫暮兮江水渌,荡羁魂兮劳远目。倚兰棹兮雨霏霏,历洲兮衣馥馥。千古兮此时此地,愍输忠而见逐。边鸿下兮边草生,拥玉帐兮滞龙城。折柳厌河梁之赠,落梅传戌笛之声。万里兮此时此日,叹积雪之徒征。莫不惨澹伤神,回环萦虑。念郢阙以回首,忆帝乡之归路。虽阳和之暗攻,自眇默而谁诉。於是情驰天末,黛敛闺中。徘徊暖榭,徙靡芳丛。燕泥滴滴而檐坏,蛛网迷迷而帐空。怜笙罢兴,挑锦停功。怨韶光之虚掷,与长夜而还同。若斯者,固纷尔多状,浩然莫穷。彼人情之贸迁,繁植物之荣悴。何深衷之委郁,谢圜煦於天地。萦心夜焚,凝魄朝醉。同垢衣之莫浣,岂萱枝之可慰。愿昭畅於春台,雪胸襟之滞义。

◇ 共命鸟赋(并序)

西方之鸟,有名共命者,连腹异者,而爱憎同一。伺其寐,得毒卉,乃饵之。既而药作,果皆毙。吾痛其愚,因为之赋,且以自警。赋曰:

彼翼而飞,罔憎其类。彼虫而螫,罔害於己。惟斯鸟者,宜禀乎义。首尾虽殊,腹背匪异。均休共患,宁忽宁己。致彼无猜,衔堇以饵。厥谋虽良,厥祸孰避。枭鸱竞笑,凤凰愕视。躬虽俱毙,我则忘类。人固有之,是尢可畏。或竞或否,情状靡穷。我同而异,钩其外,胶致其中。痈囊已溃,赤舌靡缝。缓如(阙二字)迅如骇蜂。附强迎意,掩鬼自容。忘其不校,寝以顽凶。若兹党类,彼实孔多。一胜一负,终婴祸罗。乘危逞怨,积世不磨。孰救其殆,药以至和。怪虽厉鸟,勿伐庭柯。尔不此病,国如之何。

◇ 情赋(并序)

愚尝赋《春情》数百言,状其思媚。自谓摭众骚之遗,恨遭乱而失。今独忆其间三十五字,存於濯缨之东楹云。

暖融溶兮傍曲塘,扶兰心兮牵藕肠。雨丝丝兮幂暗芳,阻佳期兮日难忘。情烟绵兮悄自伤。

◇ 上谯公书

再拜。愚伏以布衣犯将相之威者,近皆笑率指愚为狂。是轻薄子不能以恢然之量待今贤杰也。相公得不念之耶?某迹拘世累,而业久於山。援古勘今,思有所发者。盖窃惟近朝据重位,而勇蹈功名之利。耻天下有遗才,直吾相国也。又敢求吾相之心,所以未忍弃生民之望者,固非濡濡於富贵。岂不以时持大柄,事或阻心,且後弛张,俾无遗恨於不朽耶。愚以是窃,有以企天下之福矣。虽在於至愚,犹有轻虑。诚以相公既当有得贤之盛,将尢有惜夫自持。既尝独决机权,将尢以事不足问。则党附之贤或兴,而专美之道可隘耳。请陈其说,夫用人固得矣,亦在知失之不足。盖为明,则伪者惩而实者劝,且无伤於爱士。处事也固济矣。又知谋之不必自我出为知,则听日广而神不劳,且无伤於好谋。是道也,盖贤哲用之而不竭,相公得之而不疑。坦怀至公,自无愧古。然後文尚制科之选,武先西北之虞(前年已上书蜀相)。抑简诞以捐空,峻规程而括实,则病应适时之宜尽矣。此皆相公夙自践於沉实,而小子虽吃悸,不能面发,愿激扬於片时耳。非为挟利之资也,抑自古钓奇而售迹者。既多以分蹇,动无所合。且实必俟临机,方见其万一。非敢率易,并渎尊威。干犯之诛,则不复自同轻薄子以为疑惧。俟命再拜。

◇ 与台丞书

中丞阁下:某昔者常从其友於郡邑之鄙。其邻叟有善艺卉木者,或从之鬻於都下,未尝不亟售而返。人谓之曰:「里市所货,皆资生之所阙,尚有提之汲汲而不克售者。今叟晨往暮归,未尝少滞其所鬻。何哉?」叟曰:「鬻植之道,虽本於天时,亦且诊於人情耳。盖视其人夸,其居侈,则所玩者,必欲朝炫其葩,夕味其实矣。彼或以劲正自处,所植必慕贤良。吾皆揣之,各炫其所欲,焉有曝滞之患哉?」今阁下前为小宗伯,实振惟公之举,庶不孤吾道矣。况宪府僚属,系本朝之轻重,是尢宜於慎择也。会昌中,杜牧之为补阙,陪贺客於孔氏之门,独敛板而前,言御史丞风威,在取人之得失,乃荐邢群焉。今有邢贲者,乃群之犹子,雅志贞独,且以名节自任。其所任其所为,亦足观其所志。愚以是辄有里叟之说,盖待吾宪丞不薄矣。且自古推心,苟不望报於其人,则未有不坚於著效者。愚所任不私而已,苟谓言者之轻而舍诸,亦非敢以为耻。又有王驾者,勋休之後,於诗颇工,於道颇固。但其所知,方在显清之地,不敢越境以输其珍耳。所与论诗一首,亦辄缄献。其他当俟阁下操人柄救时艰,而后敢以志英豪之事业者,达於执事,庶不驱之仇敌也。再拜。

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
古籍资料
提示:
  • 欢迎加入古籍QQ群:71582190,本群只谈古籍,勿论其他。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昵称,如:论语.飞翔,杂学.心在远方。
  •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0以上,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
  • 如要搜索本页,请按 Ctrl+F 打开搜索输入框。
相关古籍原文(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
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 10-1000
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以便网友理解。
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欢迎指正。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