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

中国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西汶书场

会员登录 | 注册
civcn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古籍全录

古籍笔记

古籍讨论

新西兰2000G古籍资料

第08部 卷七百九十七

[ 董诰 ] [ 打印 ]
将本文分享到:
◎ 皮日休(二)

◇ 襄州孔子庙学记

天地吾知其至广也,以其无所不覆载。日月吾知其至明也,以其无所不照临。江海吾知其至大也,以其无所不容纳。料广以寸管,测景以尺圭,航大以一苇,广不能逃其数,明不能私其质,大不能忘其险。伟哉夫子,後天地而生,知天地之始。先天地而没,知天地之终。非日非月,光之所及者远。不江不海,浸之所及者溥。三代礼乐,吾知其损益。百王宪章,吾知其消息。君臣以位,父子以亲,家国以肥,鬼神以享。道未可诠其有物,释未可证其无生。一以贯之,我先师夫子圣人也。帝之圣者曰尧,王之圣者曰禹,师之圣者曰夫子。尧之德有时而息,禹之功有时而穷,夫子之道,久而弥芳,远而弥光。用之则昌,舍之则亡。昔否於周,今泰於唐。不然,何被衮而垂裳,冕旒而王者哉?

◇ 通元子栖宾亭记

距彭泽东十里,有仙邃源奥处,号曰富阳,文士李中白隐焉。五年冬别中白,岁且翅,再自淝陵之江左,因访於是。至其门,骖不暇绁,而目爽神王,恍恍然迨若入於异境矣。诉别苦外,不复游一词。且乐其得也,木秀於芝,泉甘於饴。霁峰倚空,如碧毫扫粉障,色正鲜温。鸣溪ぺぺ,源内橐,出琉璃液。石有怪者,骁然闯然,若将为人者。禽有异者,然若将天驯耶。每空斋寥寥,寒月方午,松竹交韵。其正声雅音,笙师之吹竿,人之鼓,不能过也。况延白为升堂之侣,结清风为入室之宾,其为趣则生而未睹矣。中白所尚皆古,以时不合已,故隐是境,将至老。呜呼!世有用君子之道隐者乎?有则是境不足留吾中白也。昔余与中白有俱隐湘衡之志,中白以时不合己,果偿本心。余以寻求计吏,不谐夙念,今至是境。语及名利,则芒刺在背矣。夫宾之来也,不逾於邑,(谓彭泽县)邑距是十里,至是者不为易矣。其延之,旦不晡乎,晡不夕乎,则俟宾之所,果不可低庳。於是钜其寝,西向百步,则筑宾亭焉。两其室而一其厦,且曰:宾将病暑,吾则敞其檐。宾将病塞,吾则奥其牖。自竟是功,则鲜[B161]之馈,樽之费,纵倍於前矣。其功始於咸通二年秋八月。後五年五月,中白馆余於是。且祷其记而名之者,累月让不获。因曰:「古者有高隐殊逸,未被爵命,敬之者以其德业号而称之,元德、元晏是也。夫学高行远谓之通,志深道大谓之元,男子通称谓之子,谓请以『通元子』为其号,请以『栖宾』马为亭名。」噫!知我者不谓我为佞友矣。五年五月朔日记。

◇ 破山龙堂记

《礼》:「山林川谷邱陵,能出云为风雨见怪物,皆曰神。」若然者,龙亦能为风雨见怪物,则其泽之在民厚矣。神而祀之又宜矣。常熟,泽国也。风雨怪物,日作於民。在有其地者,苟祀之至,民被其利。祀之不至,民受其祸。汝南周君为令之初年,夏且旱,其神於破山之潭上,果雨以应。君曰:「受其赐,徒以报,不可也。」於是命工以土木介其象,为宝宫以荫之。著之於典,以洁其祀。於是风雨时,怪物止,水旱不为厉。民经大荒,连岁以穰。其神之泽乎?君之祀乎?凡雩者,春秋之道皆书之,勤民之祀也。君为其祠已,乞文其事。日休佳君之为志在民,故从之。咸通十三年二月十九日。襄阳皮日休记。

◇ 郢州孟亭记

明皇世,章句之风大得建安体,论者推李翰林、杜工部为尤。介其间能不愧者,惟吾乡之孟先生也。先生之作,遇景入咏,不拘奇抉异,令龌龊束人口者,涵涵然有干霄之兴,若公输氏当巧而不巧者也。北齐美萧悫「芙蓉露下落,杨柳月中疏」,先生则有「微云澹河汉,疏雨滴梧桐。」乐府美王融「日霁沙屿明,风动甘泉浊」,先生则有「气蒸梦泽,波撼岳阳城」。谢眺之诗句精者,有「露湿寒塘草,月映清淮流」。先生则有「荷风送香气,竹露滴清响。」此与古人争胜於厘毫间也。他称是者众,不可悉数。

呜乎!先生之道,复何言耶!谓乎贫,则天爵於身。谓乎死,则不朽於文。为士之道,亦以至乎?先生襄阳人也,日休襄阳人也,既慕其名,亦睹其貌。盖仲尼思文王则嗜昌蜀,七十子思仲尼则师有若。吾於先生见之矣。说者曰:「王右丞笔先生貌於郢之亭,每有观型之志。」四年,荣阳郑公诚刺是州,余将抵江南,舣舟而诣之,果以文见贵,则先生之貌纵视矣。先是亭之名取先生之讳,公曰:「焉有贤者名,为趋厮走养朝夕言於刺史前耶?」命易之以先生姓。日休时在宴,因曰:「《春秋》书纪季公子友仲孙湫字者,贵之也。故书名曰贬,书字曰贵。况以贤者名署於亭乎?君子是以知公乐善之深也。百祀之弊,一朝而去,则民之弊也去之可知矣。见善不书,非圣人之志。」宴豆既彻,立而为文。咸通四年四月三日记。

◇ 晋文公不合取阳樊论

三代之赏臣下,以爵,不以地,不以器。迨夫後世君弱臣强,拨去古法。能立一功者,先伺君地焉。能立一勋者,先窥君器焉。由是於鲁有三桓,於齐有田常,於楚有白公。是赏过有僭生焉,甚者夺主,从来尚矣。且姬之列侯,守其本封,胜其主爵。锡之以钺,分之以钟彝。休戚其民,生杀於国。其贵已极矣,遇天下无事,则行其德化,奉其贡职。居则待乎巡狩,行则赴於会同。遇天下有事,则申之以钟鼓,行之以征伐。上以定王室,下以正诸侯,真侯伯之职业也。是常节也,苟周天子有赐,宜以德让之,岂当更受其地也?苟让不获听,受之者其爵可也,其器可也。且天子之地方千里,不千里则不足以待诸侯。诸侯之地既侵天子之甸,犹削枝者必及乎干,肉者必至乎骨。何者?势使之然也。如晋文既定襄王於郏辱阝,王劳之以地。阳人不服,晋侯围之,乃辱其宗礻方,苦其人民,虐其甥舅。呜乎!其亦不仁矣。是晋文虽有入天子之功,而有凌天子之威也。当王之阳,宜让曰:「臣重耳以眇眇之德,处专征之任。遇翟寇肆虐,天王少违宗庙。臣敢兴下国之师,杀凶臣,定王室,乃臣之常也。不足赏也。苟天王特念小伐,不诸刑,列唐叔之祚,获臣有奉,为赏厚矣。苟以畿内之地为臣之邑,是上滥其赐,下僭其受也。虽天王之荐宠臣,其若宗庙之灵百姓之心後世之罪何?」而晋文曾不是让,又请隧焉。岂内轻衰周之凌迟,外恃诸侯之强盛而为耶?殊不知周王之尚守乎典礼也。且王曰:「昔我先王之有天下也,规方万里焉,以为甸服,以供上帝山川百神之祀,以备百姓兆民之用。」且王之所赐田,皆在周甸也。王明知在甸内,与乎晋者,是力不足制晋也。如力足制晋,肯以规方千里之内地与夫诸侯哉?是王之语晋侯以规方千里者,讥其受地也。文公不悟,卒而受之。呜乎!文公之霸也,有召君之讥。请隧之僭,不为甚矣。甚者在阳樊也。

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
古籍资料
提示:
  • 欢迎加入古籍QQ群:71582190,本群只谈古籍,勿论其他。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昵称,如:论语.飞翔,杂学.心在远方。
  •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0以上,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
  • 如要搜索本页,请按 Ctrl+F 打开搜索输入框。
相关古籍原文(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
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 10-1000
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以便网友理解。
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欢迎指正。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