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

中国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西汶书场

会员登录 | 注册
civcn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古籍全录

古籍笔记

古籍讨论

新西兰2000G古籍资料

第08部 卷七百五十三

[ 董诰 ] [ 打印 ]
将本文分享到:
◎ 杜牧(六)

◇ 上宰相求湖州第一启

某启。人有爱某者,言於某曰:「吏部员外郎例不为郡,子不可求,假使已求,慎勿坚恳。」至於再三。答曰:「某虽不学,按《六典》令式及诸故事,多无此例,国史复无贤相名卿悬之以为格言,此乃急於趋进之徒,自为其说。若以例言,贞元初故相国卢公迈由吏部员外郎出为滁州,近者澶王傅李凝为盐铁使江淮留後,岂曰无例。」人曰:「卢事太远,李为擢用,此不足徵。」某曰:「不知今者视之古事在书,取为今证远自三代、两汉,近至隋氏、国初,尚可援引,况前十五年名相故事,反不足为例乎?况卢公迈止以骨肉寒饿,来守滁阳,非如某以亲弟废痼,寒饿仍之,是卢公有一,某有二,与卢公所切,复为不同。仲尼曰:『雍也可使南面。』今刺史古之南面诸侯,行天子教化刑罚者,江淮盐铁留後求利小臣,校量重轻,与刺史相悬。求利小臣乃可吏部员外郎为之,十万户州,天下根本之地,曰吏部员外郎不可为其刺史,即是本末重轻,颠倒乖戾,莫过於此。」

某弟ダ,世胄子孙,二十一举进士及第,尝为《上裴相公书》,遒壮温润,词理杰逸,贾生、司马迁能为之,非班固、刘向辈之词,流於後辈,人皆藏之。朱崖李太尉迫以世旧,取为浙西团练使巡官,李太尉贵骄多过,凡有毫发,ダ必疏而言之。後谪袁州,於仓黄中言於亲曹官居实曰:「如杜巡官爱我之言,若门下人尽能出之,吾无今日。」李太尉在袁州,ダ客居淮南,牛公欲辟为吏,ダ谢曰:「荀爽为李膺御,以此显名。今受命为幕府下执事,御李膺矣。然李公困谪远地,未愿仕宦。」牛公叹美之。聪明俊杰,非寻常人也。某自省事以来,未闻有後进名士,丧明废弃,穷居海上,如ダ比者。今有一兄,仰以为命,复不得一郡,以饱其衣食,尽其医药,非今日海内无也。言於所传闻,亦未有也。自古言喜莫若虢国太子以其死而复生,言恳莫若申包胥求救於秦,七日七夜哭声不绝。某今恳如包胥,但未哭尔。若蒙恩悯,特遂血恳,其喜也不下虢太子。词语烦碎,频干尊重,足及轩闼,神惊汗流,不胜忧恐恳悃之至。谨启。

◇ 第二启

某启。某幼孤贫,安仁旧第置於开元末,某有屋三十间而已。去元和末,酬偿息钱,为他人有,因此移去。八年中凡十徙其居,奴婢寒饿,衰老者死,少壮者当面逃去,不能呵制。止有一竖,恋恋悯叹,挈百卷书,随而养之。奔走困苦无所容,归死於延福私庙,支拄欹坏而处之。长兄以一驴游丐於亲旧,某与弟ダ食野蒿藿,寒无夜烛,默念所记者凡三周岁,遭遇知已,各及第得官。文宗皇帝改号初年,某为御史,分察东都,ダ为镇海军幕府吏。至二年间,ダ病眼,暗无所睹,故殿中侍御史韦楚老曰:「同州有眼医石公集,剑南少尹姜沔丧明,亲见石生针之,不一刻而愈,其神医也。」某迎石生至洛,告满百日,与石生俱东下,见病弟於扬州禅智寺。石曰:「是状也,脑积毒热,脂融流下,盖塞瞳子,名曰内障。法以针旁入白睛穴上,斜拨去之,如蜡塞管,蜡去管明,然今未可也。後一周岁,脂当老硬如白玉色,始可攻之。某世攻此疾,自祖及父、某,所愈者不下二百人,此不足忧。」其年秋末,某载病弟与石生自扬州南渡入宣州幕。至三年冬,某除补阙,石生自曰,明年春,眼可针矣,视瞳子中脂色玉白,果符初言。堂兄忄造守浔阳,溯流不远,刺史之力也复可以饱石生所欲,令其尽心,此即家也。京中无一亩田,岂可同归,遂如浔阳。四月二日,某於浔阳北渡赴官,与弟ダ决,手哭曰:「我家世德,汝复无罪,斯疾也岂遂痼乎?然有石生,慎无自挠。」其年四月,石生施针,九月再施针,俱不效。五年冬,某为膳部员外郎,乞假往浔阳,取ダ西归。ダ固曰:「归不可议,俟兄忄造所之而随之。」

会昌元年四月,兄忄造自江守蕲,某与ダ同舟至蕲。某其年七月却归京师。明年七月出守黄州,在京时诣今虢州庾信君,问庾眼状,庾云:「同州有二眼医,石公集是一也,复有周师达者,即石之姑子,所得当同,周老石少,其术深妙,似石不及。某尝病内障,愈于周手,岂少老间工拙有异。」某至黄州,以重币卑辞致周至蕲。周见弟眼曰:「嗟乎,眼有赤脉,凡内障脂凝,有赤脉缀之者,针拨不能去赤脉,赤脉不除,针不可施,除赤脉必有良药,某未知之。」是石生业浅,不达此理,妄再施针。周不针而去。时西川相国兄始镇扬州,弟兄谋曰:「扬州大郡,为天下通衢,世称异人术士,多游其间,今去值有势力,可为久安之计,冀其所遇。」其年秋,ダ遂东下,因家扬州,与ダ一相见,别八年矣,坐一室中,不复有再生意。住三十日而西,临歧与决曰:「此行也,必祈大郡东来,谋汝医药衣食,庶几如志。」近闻九疑山南有隐士綦母宏者,人言异人,能愈异疾。忠州酆都县有仙都观,後汉时仙人阴长生於此白日升天,今闻道士龚法义,年逾八十,精严其法,人之所谓有前世负累,今世还以痼疾者,奏章於上帝,能为解之。刺史之力,二人或可致,是以去岁闰十一月十四日,辄献长启,乞守钱塘,盖以私恳有素,非敢率然言。念病弟丧明坐废,十五年矣,但能识某声音,不复知某发已半白,颜貌衰改。是某今生可以见ダ,而ダ不能复见某矣,此天也,无可奈何!某能见ダ而不得去,此岂天乎!而悬在相公,若小人微恳终不能上动相公,相公恩悯终不下及小人,是日月不照,兄弟终无相见期。况去岁淮南小旱,衣食益困,目无所睹,复困於衣食,即海内言穷苦人,无如ダ者。今敢以情事再书恳迫,上干尊重,伏料仁者必为悯恻。

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
古籍资料
提示:
  • 欢迎加入古籍QQ群:71582190,本群只谈古籍,勿论其他。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昵称,如:论语.飞翔,杂学.心在远方。
  •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0以上,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
  • 如要搜索本页,请按 Ctrl+F 打开搜索输入框。
相关古籍原文(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
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 10-1000
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以便网友理解。
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欢迎指正。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