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

中国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西汶书场

会员登录 | 注册
civcn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古籍全录

古籍笔记

古籍讨论

新西兰2000G古籍资料

第08部 卷七百四十六

[ 董诰 ] [ 打印 ]
将本文分享到:
◎ 刘ナ

ナ字去华,昌平人。宝历二年进士,大和二年策试贤良极谏。以忤宦官被黜,诬以罪,贬柳州司户参军卒。昭宗朝赠左谏议大夫。

◇ 对贤良方正直言极谏策

问,朕闻古先哲王之理也,元默无为,端拱司契。陶心以居简,凝日用於不宰。立本以厚下,推诚而建中。繇是天人通,阴阳和。俗跻仁寿,物无疵疠。噫!盛德之所臻,乎其莫可及已。三代令王,质文迭救,而巧伪滋炽,风流浸微。自汉魏已降,足徵益寡。朕顾昧理道,荷丕构。奉若谟训,不敢荒宁。任贤惕厉,宵衣旰食。讵追三五之遐轨,庶绍祖宗之鸿绪。而心有所未达,行有所未孚。由中及外,阙政斯广。是以人不率化,气或堙厄。灾旱竟岁,播植愆时。国廪罕蓄,乏九年之储;吏道多端,微三载之绩。京师诸夏之本也,将以观理,而豪猾逾检;大学明教化之源也。期於宣化,而生徒多惰业。列郡在乎颁条,而干禁或未绝;百工在乎按度,而淫巧或未衰。俗隳风靡,积讹成蠹。其择官济理也,听人以言,则枝叶难辨;御下以法,则耻格不形。其阜则发号也。生之寡而食之众,烦於令而鲜於理。思欲究此缪,致之治平。兹心浩然,若涉泉水。故前诏有司,博延群彦。伫启宿懵,冀臻时雍。子大夫皆识达古今,志在康济。造庭待问,副朕虚怀。必当箴主之阙,辨政之疵。明纲条之所紊,稽庶富之所急。何术斯革於前弊,何泽斯惠於下土。何施而理古可近,何道而和气可充。推之本源,著於条对。至若夷吾轻重之权,孰辅於理;严尤底定之策,孰叶於时。元凯之考课何先,叔子之克平何务。推此龟鉴,择乎中庸。期在洽闻,朕将亲览。

对。褐衣小臣ナ,沐浴斋戒,伏於彤庭之下,谨顿首上言皇帝陛下。臣诚不佞,有匡国致君之术,无位而不得行;有犯颜敢谏之心,无路而不得达。但怀愤抑郁,思有时而一发耳。常欲与庶人议於道,商旅谤於市,得通上听,一悟主心。虽被妖言之罪,无所悔焉。况逢陛下以至德嗣兴,以大明垂照,询求过阙,咨访谟猷,下制中外,举能直言极谏者。臣既辱斯举,专承大问,敢不悉意以言。至於上之所忌,时之所禁,权幸之所讳恶,有司之所予夺,臣愚不识。伏惟陛下少加优容,不使圣朝有谠直而受戮者,乃天下之幸也。非臣之所望也。谨昧死以对。

伏以圣策有思先古之理,念元默之化,将欲通天人以济俗,和阴阳以煦物,见陛下慕道之深也。臣以为哲王之理,其则不远,惟陛下致之之道何如耳。伏以圣策有荷丕构而不敢荒宁,奉若谟训而罔有怠忽,见陛下忧劳之至也。若夫任贤惕厉,宵衣旰食,宜黜左右之纤佞,进股肱之大臣。若夫追踪三五,绍复祖宗,宜鉴前古之兴亡,明当时之成败。心有所未达,以下情蔽而不得上通;行有所未孚,以上泽壅而不能下达。欲俗之化也,在修己以先之,欲气之和也,在遂性以道之。救灾旱在致乎精诚,广播植在视乎食力。国廪罕蓄,本乎冗食尚繁;吏道多端,本乎选用失当。豪猾逾检,由中外之法殊;生徒惰业,由学校之官废。列郡干禁,由授任非人;百工淫巧,由制度不立。伏以圣策有择官济治之心,阜财发号之叹,见陛下教化之本也。且进人以行,则枝叶安有难辨乎;防下以礼,则耻格安有不形乎。念生寡而食众,则可罢斥惰游;念令烦而理鲜,要在察其行否,博延群彦,愿陛下必纳其言;造廷待问,则小臣其敢爱死。伏以圣策有求贤箴阙之言,审政辨疵之令,见陛下咨访之心勤也。遂小臣屏奸豪之志,则弊革於前;守陛下念康济之言,则惠敷於下。邪正之道分,而治古可近。礼乐之方著,而和气克充。至若夷吾之法,非皇王之权;严尤所陈,无最上之策。元凯之所先,不若唐尧考绩;叔子之所务,不若虞舜舞干。且俱非大德之中庸,未可为上圣之龟鉴。又何足为陛下道之哉!或有以系安危之机,兆存亡之变者。臣请披沥肝胆,为陛下别白而重言之。

臣前所言哲王之理,其则不远者,在陛下慎思之,力行之,始终不懈而已。臣谨按《春秋》,元者气之始也,春者岁之始也。《春秋》以元加於岁,以春加於正,明王者当奉若天道,以谨其始也。又举时以终岁,举月以终时,《春秋》虽无事必书,首月以存时,明王者当奉若天道,以谨其终也。王者动作,始终必法於天者,以其运行不息也。陛下既能谨其始,又能谨其终,懋而修之,勤而行之,则可以执契而居简,无为而不宰矣。广立本之大业,崇建中之盛德矣。又安有三代循环之弊,而为巧伪滋炽之渐乎!臣故曰惟陛下致之之道何如耳。

臣前所谓若夫任贤惕厉,宵衣旰食,宜黜左右之纤佞,进股肱之大臣。实以陛下诚忧劳之至也。臣闻不宜忧而忧者国必衰,宜忧而不忧者国必危。今陛下不以家国存亡之计,社稷安危之策,而降於清问,臣未知陛下以为布衣之臣,不足与定大计耶?或万几之勤,而圣虑有所未至也?不然,何宜忧者而不先忧乎!臣以为陛下之所虑者,宜先忧宫闱将变,社稷将危,天下将倾,海内将乱。此四者乃国家已然之兆,故臣谓圣虑宜先及之。夫帝业既艰难而成之,胡可容易而守之。昔太祖肇其基,高祖勤其绩,太宗定其业,玄宗继其明。至於陛下,二百有馀载矣。其间明圣相因,扰乱继作,未有不委用贤士,亲近正人,而能绍兴徽烈者也。或一日不念,则颠覆大器,宗庙之耻,万古为恨。

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
古籍资料
提示:
  • 欢迎加入古籍QQ群:71582190,本群只谈古籍,勿论其他。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昵称,如:论语.飞翔,杂学.心在远方。
  •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0以上,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
  • 如要搜索本页,请按 Ctrl+F 打开搜索输入框。
相关古籍原文(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
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 10-1000
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以便网友理解。
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欢迎指正。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