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

中国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西汶书场

会员登录 | 注册
civcn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古籍全录

古籍笔记

古籍讨论

新西兰2000G古籍资料

第08部 卷七百三十五

[ 董诰 ] [ 打印 ]
将本文分享到:
◎ 沈亚之(二)

◇ 与福州使主徐中丞第一书

九月十日,都团练副使沈亚之谨再拜,状所愿陈於阁下。某伏念从古以来,怀其所为,抱其所用者,非知已之进,无能自扬也。自咎繇之蒙举,颜回七十子之蒙,范叔之蒙,鲍叔之推。至於今,知已之功,相嗣而不绝,非有文字之记,其功虽如前数士,而後代无闻也。可不惜诸!往者某始得以文谒阁下於吴之嘉兴。明日,权幼公谓某,阁下言吾见古史者亚之也。其後涉於仕路,困则遭恩,其知如此。且以阁下居为世之端表,故众影依之;言为世之典谟,故众听倾之。其重如此!使一游其门,则天付以幸也,而况知而推之哉,提而用之哉!然亦惧不申於文字,而後代莫睹。是以前者敢以先人所业之书,上干清鉴,求其笔为之光。以扬於幽故,而为後代宠。奉献之日,惕咽然,不能周露,诚以黩矣。伏愿怜其继志之心,使辉华裔,著於百代。虽大宠何以加於此焉!伏惟俯赐终笔,书辞再陈,无任惕汗。谨再拜。

◇ 上使主第二书

二月二十八日,都团练副使沈亚之拜书,复献大使中丞阁下。亚之昨与二三子同途,晨问起居。指教所谓薄疾未除,将欲有请,草奏具示。始则卒然愕,窒不知词对。及退舍,伏念阁下之所苦者,惟中年之士,八九而有之。未尝闻以此而有去告。阁下惟不为出入游宴耳,其馀决教益理,膳息无减。况方在强茂之时,从以小恙,暂留虏中,乃欲为告以自遂,岂当宜也!且今时仕俗,守荣路者,虽已老朽支扶昏恍矣,然则固其所居,惟恐有损,如此者亦十八九。而阁下了然自悟,所向若此,得无独清之累,积疾於彼人之胸中哉!阁下骨肉交姻,如有远万里者,即闻是请,宁知其退让也。必且疑惊隐虑,莫能自浣,设使忧能侵人,阁下何以解也?亚之见识孱浅,无足以奉请事,今极虑深陈於前,诚愿得於中庸,使人无加口语也。非敢凭缘取领厚禄,而终斯说。伏惟稍缓高明之锐以周虑之。冒陈端白,何任恐惧,伏惟怜之。

◇ 上使主第三书

二月二十一日,都团练副使沈亚之拜书,遣献中丞阁下。昨日候吏自外来,急告以赦至,亚之诫前後左右,不得常步。及下马就次,揖谒先圣,独张侍御不领言,哮呼诟訾,ㄏ拽导将,移骂侵怒,俚言攻凌,不容须臾之间以党畀证,攘掉呀腾,如欲见食。自群官众将至於聚立者,咸闻见其粗声奋态,圜来惊视。诚以亚之樗铅之材,处不当任可逃,遭此众辱宜矣。然诚恐积暴不除,异日酒场恃醉,率肆所为。又为侵作诬言,飞入清听,以是寒心自悲,不能无患。亚之幸蒙过意,提在宾阶,虽无分铢之能,以事万一,然誓将鞭励孱谨,以效终身。伏愿哀其端拙,察以无辜,稍借光明,使各得分限,免见侵迫。过此之虞,馀何敢请!伏惟加察,幸甚幸甚!谨再拜。

◇ 与李给事荐士书

月日,新及第进士沈亚之再拜稽首给事阁下。亚之幼学,见其往记,说曾参、闵子骞之孝,至於跬步不忘。虽幼,亦能蹴然内慕。自是常思其人,有能於曾参、闵子骞之行者,即往传其名於亲戚朋友卿大夫间,使其声不灭。昔者五年,亚之以进士入贡至京师,与其等清河张宗颜比居。尝与往来言,始爱其大无游词。至春,宗颜去还家。久闻其亲丧。又明年,亚之东归至洛。闻人称宗颜之孝曰:「宗颜贫无以事丧,乃与其兄东下至汴,出操契书,奴装自卖。闻者皆恸感流涕。然盈月不得售。汴帅闻之,持百缣使吊劳归之。尽发其先故羁柩,归葬於所。」是岁亚之至彭城,日话其事。彭城人曰:「此吾里之孝子也。八九岁时丧私亲,贫不能奉饭含,乃系木为车,与其兄自挽而送。吾里谣之曰拖车郎。」是今曾、闵之行难,而闾里尽熟。亚之窃痛贤公卿未得称其如此。伏思阁下於异行尤能锐乐,故亚之敢以宗颜之事为请。伏惟访察之,幸不默默已也。

◇ 与潞州卢留後书

中丞阁下,法者:古王一其度於天下,盖欲必信於人耳。非执事之臣,能得专喜怒以自弄?今或奉之未如其意,何哉?乃十四日,亚之晨出南府门,见一人衣缟不带,乘捷马北驰,健仆呵道。众仆皆左右马,分走甚严。亚之意谓执事有服者,即止马匿道下。既去,私曰:「执事宁不带耶?不则又何呵也?」问其仆,曰:「是方士李元戢者,系盗他郡焉。」亚之曰:「既系,何谓纵而遨乎?」仆曰:「彼言能化黄金反童齿。今一郡大惑,下自豪吏,尽欲德之。故驰过其家,旦暮不暇。」亚之因仰而呼,俯而揖曰:「是能化黄金反童齿焉?凡执左道乱正者,在杀不以赦。今其人且系,尚能惑。设冠带自仪,而孰不陷?」前日信州刺史以夕祀黄老不当理,官臣谮之,得罪几夷,诚可寒心。今阁下独不省悟,亚之虽不肖,亦知为阁下畏。伏惟亟诫狱吏,使固手足之系与常死罪者等,无令出入自便。不然,法为吏侮,而阁下安所任主哉!幸留意焉。亚之再拜。

◇ 与同州试官书

今年秋,亚之求贡於郡,以文求知已於郡之执事。凡三易郡,失其知,辄去。其友相率而笑之。亚之为之语曰:「里人有良金鬻於市,而里之豪亦鬻焉,俱将售於衡者。豪人金虽精,里人出其左。衡人畏豪,夺其价而先豪。里人怀而去。明日之他市而衡之,直复不同,又怀去。又明日之他又然。归而聚党与谋曰:『闻某市有衡人不欺,一市之人谓之直。』遂往与群金角,俱历火升衡,市人曰:『虽然,愿先豪。』衡人曰:『是精粗在目,轻重在衡,衡目可欺乎?』市人惭而退。其直果然。」今亚之负词之来,於执事其望亦同於直者也。伏惟熟察无忽。亚之再拜。

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
古籍资料
提示:
  • 欢迎加入古籍QQ群:71582190,本群只谈古籍,勿论其他。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昵称,如:论语.飞翔,杂学.心在远方。
  •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0以上,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
  • 如要搜索本页,请按 Ctrl+F 打开搜索输入框。
相关古籍原文(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
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 10-1000
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以便网友理解。
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欢迎指正。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