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

中国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西汶书场

会员登录 | 注册
civcn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古籍全录

古籍笔记

古籍讨论

新西兰2000G古籍资料

第08部 卷七百二十七

[ 董诰 ] [ 打印 ]
将本文分享到:
◎ 舒元舆

元舆,婺州东阳人。元和八年进士。大和时累官御史中丞兼刑部侍郎,以本官同平章事。与李训谋诛宦官,事败,为内兵所擒,族诛。

◇ 牡丹赋(有序)

古人言花者,牡丹未尝与焉。盖遁於深山,自幽而芳,不为贵者所知,花则何遇焉。天後之乡西河也,有众香精舍,下有牡丹,其花特异。天後叹上苑之有阙,因命移植焉。由此京国牡丹,日月寝盛。今则自禁闼洎官署,外延士庶之家,氵尔漫如四渎之流,不知其止息之地。每暮春之月,遨游之士如狂焉,亦上国繁华之一事也。近代文士,为歌诗以咏其形容,未有能赋之者。余独赋之,以极其美。或曰:「子常以丈夫功业自许,今则肆情於一花,无乃犹有儿女之心乎?」余应之曰:「吾子独不见张荆州之为人乎?斯人信丈夫也,然吾观其文集之首,有荔枝赋焉。荔枝信美矣,然亦不出一果耳,与牡丹何异哉?但问其所赋之旨何如,吾赋牡丹何伤焉!」或者不能对而退。余遂赋以示之:

圆元瑞精,有星而景,有而卿。其光下垂,遇物流形。草木得之,发为红英。英之甚红,锺乎牡丹。拔类迈伦,国香欺兰。我研物情,次第而观。暮春气极,绿苞如珠。清露宵偃,韶光晓驱。动荡支节,如解凝结。百脉融畅,气不可遏。兀然盛怒,如将愤泄。淑色披开,照曜酷烈。美肤腻体,万状皆绝。赤者如日,白者如月。淡者如赭,殷者如血。向者如迎,背者如诀。坼者如语,含者如咽。俯者如愁,仰者如悦。袅首如舞,侧者如跌。亚者如醉,曲者如折。密者如织,疏者如缺。鲜者如濯,惨者如别。初胧胧而上下,次鲜鲜而重叠。锦衾相覆,绣帐连接。晴笼昼薰,宿露宵。或灼灼腾秀,或亭亭露奇。或然如招,或俨然如思。或带风如吟,或泣露如悲。或垂然如缒,或烂然如披。或迎日拥砌,或照影临池。或山鸡已驯,或威凤将飞。其态万万,胡可立辨。不窥天府,孰得而见。乍疑孙武,来此教战。其战谓何,摇摇纤柯。玉栏风满,流霞成波。历阶重台,万朵千窠。西子南威,洛神湘娥。或倚或扶,朱颜已酡。角炫红,争颦翠娥。灼灼夭夭,逶逶迤迤。汉宫三千,艳列星河。我见其少,孰云其多。弄彩呈妍,压景骈肩。席发银烛,炉升缝烟。洞府真人,会於群仙。晶荧往来,金列饯。凝睇相看,曾不晤言。未及行雨,先惊旱莲。公室侯家,列之如麻。咳唾万金,买此繁华。遑恤终日,一言相夸。列幄庭中,步障开霞。曲庑重梁,松篁交加。如贮深闺,似隔窗纱。仿佛息妫,依稀馆娃。我来睹之,如乘仙槎。脉脉不语,迟迟日斜。九衢游人,骏马香车。有酒如渑,万坐笙歌。一醉是竞,孰知其他。我案花品,此花第一。脱落群类,独占春日。其大盈尺,其香满室。叶如翠羽,拥抱比栉。蕊如金屑,妆饰淑质。玫瑰羞死,芍药自失。夭桃敛迹,李惭出。踯躅宵溃,木兰潜逸。朱槿灰心,紫薇屈膝。皆让其先,敢怀愤嫉。焕乎美乎,後土之产物也。使其花之如此而伟乎,何前代寂寞而不闻,今则昌然而大来。曷草木之命,亦有时而塞,亦有时而开。吾欲问汝,曷为而生哉?汝且不言,徒留玩以徘徊。

◇ 祭九宫祝版不称臣奏

七月十八日,祀九宫贵神。臣次合监前件祭职,当检察礼物,伏见祝版九片。臣伏读既竟,窃见陛下亲署御名,及称臣於九宫之神。臣伏以天子之尊,除祭天地宗庙之外,无合称臣者。王者父天母地,兄日姊月。而贵神以九宫为目,是宜分方而守其位。臣数其名号,太一、天一、招摇、轩辕、咸池、青龙、太阴、天符、摄提,此九神於天地犹子男也,於日月犹侯伯也。陛下尊为天子,岂可反臣於天之子男耶?臣窃以为过。纵阴阳者流言其合祀,则陛下当合称皇帝遣某官致祭于九宫之神,不宜称臣与名。臣实愚瞽,不知其可。伏缘行事在明日鸡初鸣时,成命已行,臣不敢滞,伏乞圣慈异日降明诏,命礼官详议,冀明万乘之尊,无所亏降。悠久误典,因此可正。

◇ 献文阙下不得报上书

马周、张嘉贞代人作奏,起逆旅卒为名臣。今臣备於朝,自陈文章,凡五晦朔不一报。窃自谓才不後周、嘉贞,而无因入,又不露所蕴,是终无振发时也。汉主父偃、徐乐、严安以布衣上书,朝奏暮召。而臣所上八万言,其文锻炼精粹,出入今古千百年,披剔剖抉,有可以辅教化者未始遗。拔犀之角,擢象之齿,岂主父等可比哉!盛时难逢,窃自爱惜。

◇ 上论贡士书

草茅臣某昧死奏书皇帝陛下。圣德修三代之教尽善矣,唯贡士一门,阙然不修。臣窃以为有司过矣!

臣为童子时学读书,见《礼》经有乡举里选,必得其人而贡於上,上然後以弓旌束帛招之。臣年十五既通经,无何,心中有文窍开,则又学之。遍观群籍,见古人有片善可称,必闻於天子有司,天子有司亦修礼待之不苟。臣既学文於古圣人,言皆信之,谓肖质待问上国,必见上国礼。

无几前年,臣年二十三,学文成立,为州县察臣,臣得备下土贡士之数。到阙下月馀,待命有司,始见贡院悬板样,立束缚检约之目,勘磨状书,剧责与吏胥等伦。臣幸状书备,不被驳放,得引到尚书试。试之日,见八百人尽手携脂烛水炭,洎朝晡餐器,或荷於肩,或提於席,为吏胥纵慢声大呼其名氏,试者突入,棘围重重,乃分坐庑下,寒馀雪飞,单席在地。呜呼!唐虞辟门,三代贡士,未有此慢易者也。臣见今之天下贡士既如此,有司待之又如此,乃益大不信古圣人言。及睹今之甲赋律诗,皆是偷折经诰,侮圣人之言者,乃知非圣人之徒也。

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
古籍资料
提示:
  • 欢迎加入古籍QQ群:71582190,本群只谈古籍,勿论其他。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昵称,如:论语.飞翔,杂学.心在远方。
  •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0以上,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
  • 如要搜索本页,请按 Ctrl+F 打开搜索输入框。
相关古籍原文(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
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 10-1000
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以便网友理解。
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欢迎指正。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