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

中国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西汶书场

会员登录 | 注册
civcn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古籍全录

古籍笔记

古籍讨论

新西兰2000G古籍资料

第08部 卷七百二十五

[ 董诰 ] [ 打印 ]
将本文分享到:
◎ 宇文鼎

鼎,文宗朝官左司员外郎。历吏部仓部,累迁御史中丞。出为华州刺史,坐赃免。

◇ 论减张胡伯忠等奏

当司前後推覆伪造出身文书卖官并造伪印行用等因,张刘尝建胡伯忠犯罪,并在太和三年十一月十八日恩赦前。准刑部大理寺详断,悉处极刑。准断狱律,赦前断罪不当者,若处轻为重,宜改从轻;处重为轻,宜依轻法者。臣以前件囚等并抵极法,悉经殊恩,或自赦文全生,或因起请减等。伏缘俱引霈泽,累陈诉词,若非得中,恐未服罪。昨者一与一夺,事关起请,既生又死,稍觉二三。如臣所见,伏请赦书以前所犯,特许减论;赦书以後所犯者,不得援例。庶使後无侥幸,令绝披陈。

◇ 请延英进对於本日卯前进状奏

今月十三日,宰臣奉宣进止,自今以後欲对,并令前一日进状来者。伏以延英开日,群臣皆不前知。遇陛下坐时,如进状请对,或令司各有要事,便得奏闻。今遣应对官前一日进状,以寻常公事,不假面论,只且於表章足达,更俟候坐,动逾数辰,处置之闲,便有不及。以兹限约,恐失事机。窃以请对官状入之时,合在平旦。苟或居後,则乖敬恭,致令临事排比,时有失次。伏乞重赐宣示,俾其晓知,限以状入者并在卯前。如在卯後,听不收览,自然人各遵奉。

◇ 劾胡潜奏

户部尚书判度支胡证准两度敕赐爵司御率府录事参军文约各一级,今月五日敕下尚书省。伏以胡潜等先丁母忧,犹未终制。岂得公然食邑,苟窃恩荣,下避三年之丧,冒受五等之爵。有伤教义,实败国风。臣谬迹都曹,职当综核,致兴物论,不敢不举。

◎ 陈商

商,元和九年进士。武宗朝历官户部员外郎司封刑部郎中史馆修撰,迁礼部侍郎知贡举。出历陕、虢二州刺史。大中时进工部尚书。

◇ 请定义安太後服制状

皇帝为义安皇太後服制重轻事,权知礼部侍郎陈商等状。伏睹义安太皇後遗令,皇帝三日而听政,十三日小祥,二十五日大祥,二十七日释服者。皇帝遵奉遗旨,将欲施行。臣等商量,事贵得中,礼从顺变。伏以宣懿太後常奉太皇太後之令,追尊徽名,附配庙室。今云议礼,合有等差。伏请皇帝降服期周,以日易月之制,十三日释服,其内外臣寮,便以其日除释。至於所奉陵寝制度法物,一事以上,即请准旧例,无更降授,谨具如前。公卿等议大行皇太後丧礼状。

◇ 东都置太庙议

今月五日敕,再议东都太庙神主废置。今臣等议者,伏以古者将营宫室,宗庙为先。故《诗》美文王:「乃召司徒,俾立室家。其绳则直,作庙翼翼。」《雒诰》曰:「周公往营成周,十二月戊辰,成王祭,入太室裸。」徵之周氏,文王有庙于丰,成王有庙於雒,即二都得置宗庙之显据也。然两置神主,暧昧无文,既阙明徵,难可臆断。臣愚辄斟酌前代以言之。夫宗庙以安神,神必依主。故丧礼始以重为主,既虞即以桑为主,既即以松栗为主。神明之道,不可一日无主;尝之本,不可一日无神。曾子问曰:「丧有二孤,庙有二主,礼与?」孔子曰:「天无二日,土无二王。尝郊社,尊无二上,未知其为礼也。夫烦则不敬,所求惟精,虽神之所适无方,而神之所依惟一。求之未当,神亦不歆。」孔圣之言,盖有深旨。今东都之主,修之则非神所凭,存之则无典可祭。严祀之道,岂其尔乎?.稽诸异同,考以经礼,二都有宗庙,於礼无嫌;东西有神主,於理无据。国家承乾开统,爰法唐虞,制度等威,实尊文、武。况东京宫庙,中宗元宗所奉,又是国家之别都,巡幸之时,展敬有在,是同周室丰、雒,各得建置之义。以臣愚见,恐不得废也。若添修神主,方著彝章,既无姬汉遗文,且乖袷之典,是同尝郊社,尊无二上之义。以臣愚见,恐不可置也。今议者或引周氏藏先公先王之主於後稷文武之庙,尝之时,以祭荐者。此是周家祧庙之主,亲尽而迁,准礼须存,以备五年再殷一一袷者也。今国家上都主┙,昭穆具存,亲尽已祧之主,藏於祖之庙旧矣,与周家之制无异。巩雒之主虽存,又须崇饰,以之袷则无文,以之礻龠尝则非礼。存而不论,则又非敬。臣以东都宗庙,宜如圣旨,使留守李石充使增修,其庙中神主不当立,宜依栗主废虞主之例。《公羊》云:「虞主瘗之殿两楹之间,为非人所践蹋。」又云:「瘗之庙北方者,阴阳无事。」主亦无事,今请瘗藏之雒庙北墉下,若相宅成周,自可奉迎京师之主以行。若岁巡时迈,自依三公摄祭,庶不遗承袭之典。

◇ 刘从谏妻裴氏应从重典议

臣等徵诸古典,《周礼》司寇之职,男子入於罪隶,女子入於舂稿。《汉律》云:「妻子没为奴婢。」锺繇曰:「自古帝王,罪及妻子。」又晋朝议:「在室之女,从父母之诛;既醮之妇,随夫家之罚。」谨按奴婢舂橐,罪罚之类,名则为重,而非罪刑。故法律名文,古今通议,夫子有罪,母妻无诛死之制。然事出一时,法由情断,帝王刑辟,岂在一途。昔少卿降虏,汉武诛其母;元宗时安庆宗妻荣义郡主,夫以逆诛,主亦赐死。此则是夫子有罪,母妻不舍之例。臣等伏以从谏犬羊狼戾,蛇豕凶残,抱逆节於明时,遗祸胎於孽子。裴氏为恶有素,为奸已成,分衣以固其人心,申令以安其逆志。在於国典,情实难容。臣等参议,宜从重典。

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
古籍资料
提示:
  • 欢迎加入古籍QQ群:71582190,本群只谈古籍,勿论其他。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昵称,如:论语.飞翔,杂学.心在远方。
  •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0以上,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
  • 如要搜索本页,请按 Ctrl+F 打开搜索输入框。
相关古籍原文(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
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 10-1000
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以便网友理解。
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欢迎指正。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