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

中国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西汶书场

会员登录 | 注册
civcn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古籍全录

古籍笔记

古籍讨论

新西兰2000G古籍资料

第08部 卷七百二十二

[ 董诰 ] [ 打印 ]
将本文分享到:
◎ 杜兼

兼字处元,元和中历官刑部吏部郎中。出为商州防御使知河南尹兼水陆运使。

◇ 对陈设印绶判

〈甲陈其车马印绶诸生非之曰稽古之力岂无前事。〉

学能广业,德可润身。率由此道,乃终有庆。甲温故知新,博闻强识。究前言而识往行,致广大而尽精微。故三千门徒,续於斧棘;十五志学,亻素其发蒙。黄宪而初,邑里有声;陈而终,海内多誉。方今美其教化,厚以人伦。春诵夏弦,远迈永平之际;东胶西序,殊超建武之初。戴凭所以重席,周福因而获印。於是庭列辎驾,堂循礼容。将以劝凡今之人,岂徒矜稽古之力。孔宣父之至德,斯其务本;桓春卿之雅意,谁复间言。诸生或非,窃谓匪当。

◎ 武儒衡

儒衡字廷硕,元衡从弟。累选户部郎郎中知谏议大夫事兼知制诰。终兵部侍郎。卒年五十六,赠工部尚书。

◇ 请罢太庙望祭仍行朔祭议

臣谨案《开元礼》,太庙九室,每年惟五飨六告,祭用牲牢俎豆而已。刘歆祭议曰:「大则终王。坛单则岁贡。二祧则时享。曾高则月祀。祖祢则日祭。」《国语》云:「王者日祭月飨,时类岁祀。」此则往古之明徵,国朝之显据。盖日祭者,荐新也,言物有可荐之,不必卜择日时也。故叔孙通之言,且曰古有尝果,足明古礼,非汉制也。月飨者,朔也。《论语》:子贡欲去告朔之饩羊,孔子以为不可。则告朔必具牲牢明矣。《春秋》又识闰月不告朔,犹朝於庙。此则月祭,殷周已降,皆有之也。荐园寝者,始於秦之代,汉氏因之而不改。人君三年之制,以日易月,丧纪既以二十七月而降,朔望奠酹,不复亲执。故既葬之後,移之园陵。又诸陵祠殿,月游衣冠,取象平生,务从丰洁。所以陵寝朔望上食,与太庙日祭月飨本旨不同。

今王泾所引太庙与陵寝同日时设祭,以为越礼。臣窃谓王泾但宜论太庙陵寝朔望奠祭可行可废之旨,不当以同日同时为议。何者?汉朝宗庙园寝一百六十七所,郡国祠祀,岂不与宗庙同时者乎?在礼既祭於室,又绎於礻方,盖广乎求神者也。宗庙陵寝,尝礻勺同时,理固无害。又韩皋引《汉官仪》:古不墓祭,臣据《周礼》冢人之职,凡祭墓则为之尸。则古亦墓祭,但与汉家陵寝不同耳,安得谓之无哉!又王泾状以太庙设祭,列家常馔,以为亵味。而韩皋则云法馔依经,固非黩祭。臣案《春官》大宗伯以肆献裸飨先王者,谓解牲体荐血腥灌之以郁鬯者也。又《祭义》云:祭之日,君牵牲入庙门,丽于碑,卿大夫袒而毛。牛尚耳,取率祭腥,敬之至也,夫岂谓常馔耶?文王之祭,思死者如不欲生,夫岂知增常馔耶?盖其悫焉尽其礼而不过失焉,所以然也。是以簋有数,笾豆有杀,虽多更圣贤,不敢加也。今夫常馔,庖人羞之,膳夫熟之,糅以膻香,杂以咸辛,具有司之烹炊,漏神明於近,意虽不亵,而事已亵矣。况古者天子立七庙,又为坛单以祭去祧之主,近则起土,远则扫地,盖弥远而弥尊,益敬而益简。

臣以为陵庙近也,亲亲也,朔望奠献,尚洁务丰,宜备常馔,以广孝也。宗庙远也,尊尊也,袷时享,告朔荐新,宜从古制,以正礼也。唯太庙望祭,无所本据。盖异时有司因其陵寝有朔祭望祭,以为宗庙既有朔祭,则望祭亦合行之。殊不知宗庙朔祭,乃告朔也。臣以为宜罢此耳。仲尼三年无改於父之道。盖言理有改更,则三年之外斯可矣。况天宝之令行於一时者哉!今陛下开十圣之景光,廓八之氛。风扫长彗,神驱大妖。刳金戟以厚农,直玉斗而序政。博采群议,讲求典经。将欲成一王之教,垂万代之法。安可因陵寝缘情取象之理,改宗庙荐鬯涓选之仪?甚不然也。

◎ 独孤铉

铉,陇右人。元和中登进士第。

◇ 凿壁偷光赋(以「将欲贪于,麟角之成」为韵)

儒有聪明卓荦,然先觉。勿怀六蔽之嗤,是切三冬之学。(阙八字)无光;穿屋如墉,岂独雀之有角。且以兰膏既绝,日月其将。欲假明於他人之室,方凿窍於夫子之墙。乍引潜辉,怯投珠之暗;忽分圆影,疑月出之光。观夫纳耀之初,流辉乍舒。独见之明何得,和光之义则如。然後传之辨鸟,以分鱼。谅非偷人之所以,固同暗者而求於。逗影未周,将阅小明之什;分辉竟劣,难寻光大之书。於是舍之则止,用之则行。彼君子讶来风之穴,矧吾俦观继日之成。谁谓我偷,偷则不灭。谓尔失,失亦不惊。徒爱夫览则无欺,烛之有私。文从曲照,字逐圆规。守其黑非吾徒也,用其光若已有之。始惭服暗之议,不能墙面;终契袭明之旨,或异管窥。况乎贫则宜甘,学也宜耽。韬尔光不违於诲盗,开吾壁非涉於攘贪。志也则劳,自知不足。岂夺鉴微之见,实假照邻之烛。等虚室之白,宁丧尔明;喜冲孔之光,已从吾欲。然则能资於昧者,可望非亲;欲求於明者,有志无囚。达暗之心难固,偷光之道何新。是可投庸功(疑)学,舍彼求身。故能才已徵於梦鸟,道非窒於获麟。

◇ 聚米为山赋(以「明知险易,寇敌成擒」为韵)

有山负固兮远不可窥,规模之於米兮了然可知。象在其中,则远而视近;积而能散,故高以就卑。所以举一隅而必状,投一溢而增危。峙乃糗粮,始觌必盈之积。尘其糠秕,俄分不让之为。爰将取法,非曰作伪。初识聚米之夫,反为乐山之智。同远近无拔蛇之患,殊轻重去压卵之易。善於阵者,谓我幄内师谋;昧於事者,谓我军前儿戏。於是高卑殊状,岩壑再辟。爰分杵臼之资,写彼邱陵之积。持一撮之多,谓能作固;迷方寸之地,已疑见敌。操量鼓者,早讶於拔山;充糜粥者,旋惊其茹石。若其似朽疑驳,如呀欲平。防之於十手所指,负之於五斗而盈。无还三十之车,侔於造化;酷似五千之仞,势亦崇成。且夫或以筲藏,乍疑箕敛。搜其存廪之实,屹作捍邦之险。削培娄而蔽帚呈功,吐岑兮括囊未掩。於是太白忽峙,玉山宛呈。簸持兮阴灵乍泄,转捧兮云掌俄生。偕病马之冈,莫知其远;指亡羊之路,不见而明。然以小方大,布新除旧。有怀狗盗之虞,无辞蚁壤之漏。爰谋爰度,方同数米之人;为冈为陵,不是倾仓之寇。是知进退由己,高下在心。克尽崇卑之势,难均筲斗之斟。勿谓君前尝巧,事外求音。功早登於九仞,虏何逃於七擒。

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
赵蕃,元和中进士。官侍御史,出为袁州剌史,历尚书郎。武宗时为太仆卿,持节使黠戛斯。善歌如贯珠赋(以「声气圆直,有如贯珠」为韵)阅笔  歌有能者,珠有至精。既审音於条畅,因取
赵蕃的善歌者如贯珠赋
古籍资料
提示:
  • 欢迎加入古籍QQ群:71582190,本群只谈古籍,勿论其他。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昵称,如:论语.飞翔,杂学.心在远方。
  •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0以上,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
  • 如要搜索本页,请按 Ctrl+F 打开搜索输入框。
相关古籍原文(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
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 10-1000
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以便网友理解。
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欢迎指正。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