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

中国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西汶书场

会员登录 | 注册
civcn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古籍全录

古籍笔记

古籍讨论

新西兰2000G古籍资料

第08部 卷七百十六

[ 董诰 ] [ 打印 ]
将本文分享到:
◎ 陈仲师

仲师官吏部郎中。

◇ 鹊始巢赋

霜天惨惨兮枫树之杪,构彼层巢兮翩然宿鸟。ツ乔柯以上下,惭弱羽之卑小。周匝经营,翻飞缭绕。履危而金弹不发,送喜而珠帘乍开。逐初心之眷恋,无利嘴之嫌猜。架木末,居岩隈。容足之前,望一枝以栖息;翻身之际,历众木以飞来。拂曙声多,排空意远。惜光阴於朝暮,迷饮啄之往返。于是攫腐草,衔飞蓬。重叠尺棰,回环翠空。凌寒而且近朝日,构思而偏愁夜风。俯仰求容,冀资拾芥之力;纵横居止,愿就积薪之功。必使轻举得便,群飞会同。游嬉遂邻於清,窘束长谢其雕笼。所谓摭实以来,凭虚相借。不然则六翮摧毁,三冬徂谢。飞莺将出乎深谷,黄雀亦夸其大厦。所以逾远林,戾前除。仰窥肃爽,远慕扶疏。当绕树之时,暂随乌会;在来巢之日,常畏鸠居。非微禽之敢竞,幸嘉木之有馀。嗟乎!摇尾驯扰,敛容萃止。依乎主人,来若处子。匪能言以呈慧,不善舞以招美。倘抵玉无虞,搏风资始。故巢林以何报,惟化印而後已。

◇ 鹊巢背太岁赋

营巢有因,惟鹊无伦。始自小寒之日,不当太岁之神。辨向背以经营,必先避地;顾纵横而委积,足以藩身。且其矫翼徘徊,向隅栖息。时怀择木之智,日就积薪之力。若在离宫之内,不可巢南;如当子午之中,无因逐北。所以率先表异,选胜知归。应时节而迁易,辨方隅之是非。念彼明神,自易地而攸处;顾兹弱羽,信何枝而可依。时也苟遂居安,宁辞力役。衔腐草而构思,向高柯以容迹。动观所忌,殊古人之曾巢;理契不齐,如方士之工历。择地已有,知风岂无。方一枝而自托,虽小数之能拘。且相质以和鸣,喜同于雀;乃卜居而类聚,趋甚于凫。况复籍用茅茨,殊荷庇盖。任风雨而自适,岂阴阳而去泰。念土宜之是顾,足见知方;信天理以自然,焉能向晦?尔乃节届元律,时方Ё寒。顾地角而知禁,岂天时之可干。无起土功,异衔泥而戾止;知于岁杪,聊寓迹以求安。既而饮啄无虚,推移不滞。得厌胜之良术,诚栖迟之上计。潜轸明条之虑,必附枳枸之势。摧枯拉朽,已完葺于崇朝;命侣引雏,聊优游于卒岁。顾末俗之无违,信微禽之可继。

◇ 灯蛾赋(以「人皆曰子智」为韵)

灯者火也,尊而不亲。奚斯虫之眇质,翻体密而意驯。必将蹈火而後止,是以疑冰之与邻。虽异探汤,执热之情可见;不蒙明照,暗投之罪则均。是以雁飞无忘于避缴,龙蛰有贵乎存神。于以知无知之智,有以同自知之人。无损于明,虽光晖可借;自贻其咎,与压溺同尘。始其焰焰中开,青烟爰发;薨薨四足,白羽若月。焦烂唐突,离披触蹶。人心卒然,天意若曰。婴焚灼者,何如玉石之俱尽;处高明者,曷若乌兔之屡阙。且继彼覆车,虽百夫死难而无馀;纳诸密网,状众鸟惊飞而在初。循环责实,宛转投虚。沈脂膏则屈死,触烟焰则焚如。自我构患,非天祸子。爱水萤之光,载浮熠熠;笑鼎鱼之乐,其毙徐徐。阽乎焦原,可叶其义。投畀炎火,莫之知避。曷若晨鸡候明以自得,火鼠就燥而无累。莫不守之以为顺,居之以为智。是蛾也,馀光可托,留影如寄。排朱焰,扇轻吹。胡糜烂于瞬息,为腐馀之容易。若然者,蠢蠢之类,将外强而必乖;炎炎之著,非内热之所怀。既油然相煦于膏火,亦瞥然相忘于形骸。吾所以知捐躯于鼎镬,与是道而孔皆。

◇ 土牛赋(以「以示农耕之早晚」为韵)

服牛是比,合土成美。将十钧之重斯得,而一撮之多有以。虽欲勿用,泥蟠之质初分;谁谓尔无,块立之形酷似。是月也,采吕氏时令,徵亏人巧指。始辨涂附,宁分脉起。诚安愧乎角立,复何劳于肉视。然後遵土训,启人时。戒晓而出,迎春是资。于以审先後之节,有以占疾徐之期。仰白榆之文,惭其完彼;叶葱之色,则而象之。能首出于泥滓,岂群分于毫厘。彼刍狗之列,饰文绣以求媚;泥龙之兴,因舞雩而取类。曷若标国典,配田器。比物以作则,顺时以相示。同乎非马,契庄叟之至言;偶彼真龙,殊叶公之绘事。质美埏埴,巧逾覆篑。那虑食角之患,宁假莹蹄之异。俾游刃者讶全之于目,运斤者喜墁之在鼻。且耒耜斯呈,我则正春扈于农耕;干戈既偃,我则归郊马于岁晚。将物候自然,谅人情何远。必也揽红縻,亲绀。睹似是之足,尚谓来思;使畜疑之人,犹将屡饭。由是出五种,命三农。乃修故事,于彼穷冬。辟我疆则厥壤爰度,考尔牧则其享有宗。今也物被殊私,形分大造。载之以厚地之德,奉之以先天之道。时将敬授,在三推播植之前;物或肇牵,察庶物生成之早。其用则大,其仪可考。故曰如土委地者,岂必以戴牛为宝。

◇ 土风赋(有序)

班固曰:人含五常,贵於万汇。刚柔缓急,音声不同。系水土之风气,则谓之风。其好恶取舍,动静不恒,随君上之情欲。圣唐四三王而六五帝,一六合而光宅。览职方图,山川尽见。岁七月,木铎徇于路,命州里举贤良。於我睢阳,古之大郡也。惟君子能通天下之志也。其辞曰:

吴季札挺生江国,自南徂北,听群乐之存亡,观诸夏之臧慝。乃言夫《大雅》《小雅》,《周南》《召南》。陈俗夸而奢,其国无主。韩地薄而险,其人不堪。燕都渤碣,秦负陇,侠客凭陵,世家淫勇。颛顼之居卫也,桑间濮上,务耽声色;太公之存齐也,冠带衣履,唯勤组织。洙泗之间,既富财力;觜毕之下,弥重猎弋。冀州则纣之馀烈,易为仇寇;合浦则蛮之犷俗,相尚战斗。吴南有豫章之基,烧铜山而煮盐海;楚东有云梦之区,鞭火耕而驱水耨。

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
古籍资料
提示:
  • 欢迎加入古籍QQ群:71582190,本群只谈古籍,勿论其他。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昵称,如:论语.飞翔,杂学.心在远方。
  •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0以上,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
  • 如要搜索本页,请按 Ctrl+F 打开搜索输入框。
相关古籍原文(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
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 10-1000
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以便网友理解。
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欢迎指正。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