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

中国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西汶书场

会员登录 | 注册
civcn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古籍全录

古籍笔记

古籍讨论

新西兰2000G古籍资料

第08部 卷七百十四

[ 董诰 ] [ 打印 ]
将本文分享到:
◎ 李宗闵

宗闵字损之,宗室郑王元懿之後。贞元二十一年进士,穆宗朝为中书舍人。文宗大和二年以吏部侍郎同平章事,累转中书侍郎集贤殿大学士。七年罢为山南西道节度使,复为中书侍郎知政事。封襄武县侯,坐交通刘稹流封州。宣宗立,徙郴州司马卒。

◇ 随论上下篇(并序)

宗闵读孟轲书,至於王霸之说,未尝不叹曰:「嗟乎!知其时之可者,不知时之不可者也。」即牛鼎之事,未尝不叹曰:「嗟乎!知其身之不可,不知其身之可也。」』於是退而著《随论》上下篇,因明王霸之所以兴废,进退之所由同异,且以解执事者之云尔。

△论上

客有问宗闵曰:「孟轲称齐王由反手,谓管仲为不足为。若是则功业存乎人,不存乎时,不亦信乎?」宗闵曰:非也。可以王而王,可以霸而霸,非人之所能为也,皆此时也。人皆奉时以行道者也,不能由道以作时者也;能因变以建功者也,不能由功以反变者也。昔时纣为无道,以流毒於群邦,天下器然,不待文王之仁人,然後忻戴之也。苟有息肩之所,则民莫不疾乎奔走,如逃其水火焉。当此之时,有能扶义陵戎,除去大憝,则民莫不争被矢石,以报其父兄之仇。故太公相武王,起而革灭独夫,以成王业,宜建其国。虽无大惠於群邦,天下顺焉。虽文王之仁,且欲招而怀之也。苟微虐杀之害,则诸侯孰肯忘国从乱,而违其天子焉?当此之时,有能匡饬暴强,夹辅王室,则诸侯孰肯不争奉盟誓,以休其战伐之勤?故管仲相桓公,从而抚之,藩卫宗周,以立乎霸功,亦宜也。诚使太公居管仲之势,而能以周王天下乎?吾有以知其不能也。太公、管仲,并时而起,则吾未知孰前焉。故仲尼称管仲曰「如其仁」,称桓公「正而不谲」。岂有非其道也。而仲尼称之?且曰圣人之门,无道桓、文之事。吾不信也。

客曰:「然则古人为天下者,亦如是乎?」宗闵曰:固也。所由曰道,道之不可易,礼乐仁义之谓矣。所遭曰时,时之不可常,应天顺民之谓矣。昔者陶唐氏之为天下也。法天而则地,授时以任民,垂其衣裳而天下无为,推其诚心而刑罚不用。当此之时,各顺其情性,乐其习俗,保其奉命,故谓之至(阙一字)时一大变。及有虞之为天下也,始放四凶以除民害,是故勤而不德,时又一变焉。及夏後氏之为天下也。始用肉刑,以寒民心,是故威而不能怀,时又大变焉。及汤武之为天下也。始及干戈,放杀昏虐,是故勇而不能善,时又大变焉。及桓、文之为天下也,始合诸侯,以匡王室,是故顺而不能革。彼三王二公,皆元德也,夫岂乐为相反哉?势异则事殊,时迁则俗易,执一不可以通变,循古不可以制变。是故观时而立功,论世而创业。唐虞各以其道而自帝,三代各以其变而自王,二公各以其时而自霸,不其大哉。吾故曰礼以因人,苟有以因之,不必法乎古也;乐以和人,苟有以和之,不必法乎古也;兵者除乱,苟有以除之,不必法乎古也。为政者平理天下,必法乎古人也。况古之行法岂有常,亦有从其宜,当其道,天下随时而已矣。然胶柱鼓瑟,恶能成其音声哉!若乃诵前圣之言,守已行之制,遭变而不通,得时而不随,夫如是,可谓王莽宋襄公之言,不足为有道者也。昔者王莽尝为德化矣,不问可否,语必援经,不量人心,动必据古,於是天下烦溃,从而丧之。此不知变之祸也。昔者宋襄公尝为仁义矣,楚人尚诈我必信,彼兵尚奇我必正,用欲以兴商道,霸诸侯,一战而为敌所执,再战而身死国削,为天下﹃笑。此不知时之祸也。《易》曰:功业见乎变。又曰:随之时义大矣。非天下之至明,孰能通乎变?非天下之至圣,孰能通乎时?且轲之所言,前王之遗迹矣,君子亦云道而已矣,何必履其故迹耶?呜呼!自周室下衰,诸侯放恣,仁义之道,随没於干戈。微管仲,中国几为戎矣。而曰不足为也,孰可为之哉!

△论下

客有曰:「王霸之事,既闻之矣。或言伊尹负鼎,百里奚饭牛,而孟轲非之,曰未闻枉己而直人者也。又曰圣人之行不同,洁其身而已矣。又可信乎?」宗闵曰:非也。圣人以枉道为耻,以屈道为辱,不以屈身为辱。唯守其道,故虽辱其身而进焉,非其道,故洁其身而退焉。进退岂有他,唯道所在而已矣。天生圣人者,孰为然哉?为行天下之大道也。立天下之大教也,利天下之人民也。故天下有不由其道者,圣人忧也;天下有不知其教者,圣人忧也;天下之人民有不宁者,圣人忧也。圣人之职也如此,圣人之忧也如此。得其时,遭其会,上有明天子,下有明诸侯,遑遑然求合。岂不曰今辱吾身,则天下蒙其安,百姓得其利,不辱吾身,则天下不蒙其安,百姓不得其利,吾宁以一身之故,而危天下病百姓哉?此伊尹之所以乐为割烹,而不顾其耻也。若不得其时,不遭其会,上无明天子下,无明诸侯,则必汲汲而求退。岂不曰今辱吾身,泽得施乎民,道得行乎世,吾往也;今不辱吾身,泽不得施乎民,道不得行乎世,吾止也。虽然,吾岂图是安哉,亦将激偷幸之风,全百姓之教,以为乎後之人耳。此颜回所以乐穷巷而不动其心者也。故《易》曰:时止则止,时行则行。动静唯其时。故《传》曰:富贵可求,虽执鞭之事,吾亦为之。取舍唯其义也。然则趋时不可以洁己,丧义不可以图身,亦犹追亡者趋,拯溺者濡,岂乐为之哉!其势则然也,故曰观逐者於其反也,观行者於其终也。奈何君子之道,岂可以小知哉?非匹夫之为谅也。观悬之危,有救之道,小霸则可,王则不可,而曰非尧舜之事,吾不忍为之,是知尧舜之道乎?是诵尧舜之言乎?且轲之言过矣,所恶夫干进务入者,惧其为利也,苟不知为利,於辱何有哉?

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
古籍资料
提示:
  • 欢迎加入古籍QQ群:71582190,本群只谈古籍,勿论其他。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昵称,如:论语.飞翔,杂学.心在远方。
  •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0以上,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
  • 如要搜索本页,请按 Ctrl+F 打开搜索输入框。
相关古籍原文(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
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 10-1000
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以便网友理解。
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欢迎指正。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