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

中国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西汶书场

会员登录 | 注册
civcn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古籍全录

古籍笔记

古籍讨论

新西兰2000G古籍资料

第08部 卷七百十二

[ 董诰 ] [ 打印 ]
将本文分享到:
◎ 李渤

渤,字之。洛阳人。励志不仕,隐嵩山。元和初,以山人徵为左拾遗,不赴。九年,召为著作郎。穆宗朝累迁谏议大夫。敬宗立,转给事中,出为桂管观察使。太和五年以太子宾客徵。卒年五十九。赠礼部尚书。

◇ 上封事表

臣渤言。臣伏见今月一日赦,闻中外僚例应有策略可济时者,悉许上陈,无有所隐。臣窃以陛下登极已来,擢自岩野者,惟一人而已。臣感殊奖,不合私身,身既不私,岂宜爱死。若臣者,得死於义,则荣於生远矣。以元和九年十二月二十六日奏平贼三术,并皆请不舍元济,其上是感,其次是守,其下是战。又言感不成不失为守,守不成不失为战,此求庙战,为陛下万全之谋也。其直言必战者,是见无礼於君,如鹰之逐鸟雀,奋不顾身,真陛下义勇之臣也。昔汉代先零羌反,赵充国守屯田,辛武贤请讨袭,宣帝两行之,虽各成本功,岂如陛下雄迈独断,竟斩灭凶虏。则微臣前者上言,为国之道也。今扫清淮西,是陛下之圣也,社稷之福也。臣独不胜恳款,愿朝廷增修德政,以享外宁之功,辄复自忘幽朴,远献刍言,冀以尘露,少裨海岳。窃以陛下天纵生知,又嗜学不倦,故臣敢依托经史,敷陈下情,特乞圣慈容其迂繁,曲赐终览,则疏退小臣,死骨不朽矣。臣某中谢。

臣昔负薪,偷暇读书。至《周礼》见春官外史掌三皇五帝之书,即楚灵王所谓《三坟》《五典》是也。《书叙》又云:「三坟言大道也,五典言常道也。」然则三五之君,君之至者矣。臣曾学《易》,见三皇之道;加之以《书》,见五帝之德;加之以《诗》《礼》,见三王之仁;加之以《春秋》,见五霸之义。寻《战国策》,极於隋史,见沿代得失,参以百家,统以九流,又遗其繁华,摭其精实,收视黜听,顺其所自,故游涉中理也。仿佛三皇之化,自冥於天。天法道者,不疾而速,不行而至,范围天地,曲成万物。《易》称先天而天不违,又云:鼓万物不与圣人同忧。是三皇在上,至朴未散,天下大同,无思无为逍遥而已。五帝之教,自冥於地。地则天者,其德广运,乃圣乃神,乃武乃文,《书》曰:「天聪明自我人聪明,天明畏自我人明威。」孔子曰:「唯天为大,唯尧则之」是也。五帝在上,惟精惟一允执厥中,百姓不知,其德至矣。三王之政,自冥於仁,仁效地者,不识不知,无思不服,本以六德六行,文以五礼五乐。孔子曰:「以仁理人,」又曰:「克己复礼,天下归仁焉」是也。三王在上,上仁下义,仁义相感,天下太和,故行苇天保之诗作。成康袭政,刑措四十年。至於五霸,力义统盟,功过糅驳,伤坏王猷。秦政贼隳周法,划去井田,残蚀六国,知及之,仁不能守之,故二世而亡。汉高帝宽仁大度,与人同利,任能使,善听纳,竟甸万国。孔子曰:「其或继周者,虽百代可知也。」彼萧、曹辈,生於秦,长於秦,习於秦,惑於秦,不尽刷秦恶,特见制度,与夫三代联辉,此其未至也。然皆根於忠朴与清静,其世代长久者亦在此。文帝躬约素德,罢构露台,却千里马,熙然与刑措无异。贾谊尚以为皇号甚美,论德不称,岂非兼以造程裁范,未抵大中欤?景、武、昭、宣,亦各有美,皆以乐贤从谏,风流无穷。元、成、哀、平,过有轻重,皆以黜贤嬖佞,稔叠亡国。光武皇帝跃白水,乘旧德,贼莽百万,且溃且溺,又平赤眉、铜马、陇蜀诸寇,非项氏等夷。其佐命与三杰亦异,扌交其武踪,功次高祖。若乃稽古宅周,勋臣寿,儒学光,教化浃洽,躬践理平,自牧以谦,自勤以劳,兢兢若不及,过矣无次也。明帝孝思,敦九族,旰食以达幽枉,无幸私,舞矜色。章帝性仁厚,行春令,建胎养法,赋贫人以苑地。和帝抑符瑞,省贡献,有明、章馀风,皆洛都之令主。自殇已下,不足徵也。桓、灵不道,群丑侵政,诛灭贤俊,流毒蒸人,鬻官於朝,列肆於内,群盗大起,腥闻在上,赤帝之祚,其亡也忽焉。蜀先主任托孔明,有仁人风烈。魏文帝席父业,擅妄大言,轻议舜、禹,摧末疏本,其昏塞剧矣,然灾眚罪己,罢劾三公,终制省薄,亦足称也。此外无他胜略,继以荒允邻豪,敌臣奸雄,延数代而亡,实为幸矣。晋武承三叶权力,通一淮海,焚怪服,让泥金,容刘毅直辞,辉光蔼然。然违钦言峤议,使黼衣左衽,数百年华风不振者罪亏(疑)矣。南北分朝,质文术背。造邦者挺雄才,骋奇算,约之以勤俭,必有夏吕之功焉。残国者皆淫逸其心,猜毒溺私,移之以务禽奢奔,必有共、鲧之败焉。嗣主善恶紊驳,三者拟诸二汉,凶或逾之,美不及者也。大概吴风巧,其失也浮;虏俗愚,其失也鄙滞。名不胜质,故陈灭於隋。昔汉世祖帝陇蜀,更诏以书,贵服其心,耻以虚为胜也。何以造以岛夷索虏相济,得不愧颜於让畔通乐乎?

自隋没唐祚,十一帝颁春,响二百年矣。革土垂号,亚姬敌刘。但房、杜病同萧、曹,祖述秦、汉,宪章周、隋,使周邵得擅美於前代者,龟玉毁於椟中矣。乃元宗中兴,崇敏直,敏未达,直不深,皆辅理名才,不宜责以经国也。李林甫元载媚君以佞谀,迷君以嗜好,引同诛异,封其邪志,致逆羯启衅,燎原不灭者,非二子而谁,异代同愆,其污三纪,遂使朝多忌讳,俗尚苟容,波惊挠荡动未息。

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
古籍资料
提示:
  • 欢迎加入古籍QQ群:71582190,本群只谈古籍,勿论其他。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昵称,如:论语.飞翔,杂学.心在远方。
  •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0以上,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
  • 如要搜索本页,请按 Ctrl+F 打开搜索输入框。
相关古籍原文(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
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 10-1000
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以便网友理解。
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欢迎指正。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